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600章 執拗的太子展示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夫君,起床了。”
“马上。”
贾平安睁开眼睛,自信的微笑,“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
他动了一下脑袋,“哎呀!”
脖颈剧痛。
“落枕了。”
贾平安只是动了一下,脖颈痛的不行。
卫无双被吓到了,跑过来看了一眼。
“帮忙。”
贾平安僵硬的被扶起来,惨叫不断。
“阿耶!”
小棉袄来了。
苏荷进来,见状不禁大笑,然后把兜兜扔在床上,“兜兜快去寻你阿耶玩耍!”
“阿耶!”
兜兜就像是越野赛般的爬过去,贾平安偏头,马上惨叫一声。
兜兜被吓到了,愣在那里,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父亲。
“兜兜……”
贾平安伸手。
落枕太难受了。
没法操练,吃早饭都是把碗送到嘴边,慢慢的刨。
上马,贾平安说道:“阿宝,稳一些。”
阿宝不愧是四驱车,减震的效果也不错。
到了百骑,下马时巨难受。
贾平安别扭的进了值房。
“落枕了?”
明静干咳一声,“我会弄落枕!”
“果真?”
贾平安心中一喜。
“当年我在道观时和人学过。”明静一脸自傲,“经我出手,最多半日就好。”
这个有些意思。
“那就试试。”
明静走到他的身后,按住颈椎两侧的肌肉,“百骑贷……”
“这个月的免息!”
贾平安豪爽的一塌糊涂。
一番按摩,你还别说,贾平安转动脖颈,竟然好了大半。
牛逼!
“武阳侯。”
包东就像是鼹鼠般的出现了,“许尚书那边寻你。”
贾平安站起来,脖颈依旧有些扯着痛。
但好的太多了。
“多谢了。”
身后,明静得意的道:“小事一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比如说明静就喜欢买买买。
李义府追求什么?
许敬宗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贾平安和李义府。
这竟然是个见面会。
李义府笑的如十里桃花,贾平安笑的如同是十佳少年上台领奖。
这个老贼寻我作甚?
李义府从此会开始一段红得发紫的宦途。
但人不能太火,火了之后最好蛰伏一下。
这是贾师傅的经验。
李义府含笑道:“老夫的祖父原先为官,老夫跟着迁居蜀地。但老夫靠的并非是萌荫。老夫的文章被人赞颂,随即剑南道巡查大使李公举荐老夫进京为官。那也只是门下省的典仪。”
“后来老夫的文章被多人夸赞,一步步就这么上来了,并跟着当时还是太子的陛下……”
老鬼说这些做什么?
“老夫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老夫并非是那等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奸佞。”
李义府神色坦然,“老夫投靠了陛下和皇后,有人因此说老夫是奸佞,可老夫若是不如此,长孙无忌就会对老夫下毒手……”
这个时代实际上和后世的宋明没什么区别,但凡成为皇帝心腹的都会被主流社会斥之为奸佞。
李义府讥诮的道:“帝王的心腹为何被斥为奸佞?皆因那些人把帝王看做是对头,想和帝王争夺权力罢了。”
李猫果然不愧是李猫。
李义府笑道:“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番话堪称是官场秘籍,一下就点穿了为官之道。
“世家门阀传家的学问中,这番话是必有的。”
这是在示好。
但他低看了贾平安。
“大唐分为三个部分。”贾平安觉得自己可以反向给李猫上一课。
你知晓世家门阀的这等秘籍又如何?
你可知晓后世屠龙术大成者的看法吗?
贾平安笑的很是云淡风轻,“其一为帝王;其二为群臣权贵,以及豪强地主;其三为普通百姓。”
屠龙术告诉我们,阶级不同,就别指望他们为你的利益说话。
许敬宗就在外面。
他担心贾平安被李义府给忽悠了,准备关键时刻冲进去一声断喝。
但听到这里,他不禁忘却了初衷。
“先帝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诚哉斯言!”贾平安先来了个政治正确,把自己的一番言论和先帝挂钩,“那些人一心就想攫夺更多的权力和利益,向上把帝王视为对手,关键是向下,他们会巧取豪夺……”
外面许敬宗,里面李义府,外加一个贾平安。
若是长孙无忌在此,定然会说群魔乱舞。
“李相只看到了那些人和帝王争夺权力,可看到他们向下巧取豪夺的坏处吗?”
李义府并未浪得虚名,“你是说……那些人鱼肉百姓,天长日久,民不聊生,随即……”
“李相何必震惊?”贾平安笑道:“你并非不知道……”
李义府愕然,“这话何意?”
贾平安说道:“你只是并未把百姓当回事罢了。”
谁不知道民不聊生的后果,可为何都视而不见?
万般理由汇拢在一起:百姓不就是牛马吗?
李义府微微眯眼,觉得眼前的年轻人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
“老夫今日来此,只是想和武阳侯说说心里话。”
笑里藏刀的说心里话,贾平安真想看看他的手中是否握着刀子。
“李相请说。”
贾平安压根就看不到半点慎重的模样。
“老夫为陛下腹心,武阳侯也是如此,所谓合则两利,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是来求和?
不对。
这是做姿态!
贾平安想到了阿姐。
李猫啊李猫!
李义府此举定然是做给阿姐看的,所以才会寻了许敬宗来做中人。
他这番话一出,贾平安若是拒绝,那就是不识好歹。
贾平安微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李义府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起身颔首,“如此老夫知晓了。”
他推开门出去,看到外面偷听的许敬宗后惊讶的道:“许尚书你……”
老许尴尬的道:“老夫忘记了东西,刚想回来拿。”
看看,李义府明明知晓许敬宗定然就在外面偷听,却一脸震惊的模样。
这演技杠杠的。
而许敬宗却尴尬的想钻进地缝里去。
演技太差了,应对太差了。
不过想到许敬宗干的那些奇葩事儿,贾平安就觉得这一切都是浮云。
李义府微微颔首,潇洒而去。
许敬宗进来就埋怨,“李义府如今进了朝堂为相,红得发紫,你不和他同流合污也就罢了,何必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这是撕破脸了!”
贾平安笑道:“许公,李义府笑里藏刀之人,行事只问利益,毫无底线,此等人我与他为伍……死后无颜去见祖宗。”
“你啊你!”许敬宗嘟囔道:“他定然会去皇后那里说你的坏话。”
……
李义府随即进宫。
“武阳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武媚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李义府旋即出宫。
回到值房,他对心腹说道:“贾平安颇有才,眼光独到。”
李义府颇为自傲,所以心腹觉得古怪,“相公竟然夸赞他?”
“他一番话把大唐诸人划分开来,更隐晦指出了百姓不能指望权贵豪强,只能指望皇帝。而皇帝也不能指望这些人,只能指望百姓的支持。可中间却隔着权贵豪强,两边相望,却无法联手。”
人氣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txt-第600章 執拗的太子熱推
心腹震惊。
李义府笑道:“是个有才的年轻人,可却不知好歹。”
心腹低声道:“要不把这番话放出去?”
“权贵豪强本就是帝王的对头,从许久之前便是,说出去……徒惹人笑罢了。”
……
邵鹏出宫了。
“为何拒绝了李义府?”
“因为他是个烂人。”贾平安甩出了这个答案。
呃!
这话很有道理,但邵鹏却嗤之以鼻,“你看看那些官员和仇人都能共事,你虚与委蛇不就是了?”
贾平安不禁笑了,“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弄他。”
罢了。
这个态度没得谈。
邵鹏回宫禀告。
“平安还有这等脾气?”武媚突然默然。
“阿娘!”
李弘来了。
武媚笑道:“下学了?”
“是。”
李弘行礼,然后看看武媚的神色,“阿娘不高兴吗?”
武媚惊喜,“五郎如何知晓?”
李弘走近,“阿娘不高兴的时候,看着冷冰冰的,就算是笑也是冷冰冰的……”
武媚回头,“五郎孝顺。”
邵鹏心中欢喜,“殿下纯孝,昨日还问皇后吃饭可香。”
“阿娘,为何不高兴?”
李弘很认真的问。
武媚本想哄他,可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不妥,“武阳侯不肯和人联手,阿娘不高兴。”
她觉得李弘大概会想不明白此事,然后再给他分析一番。
这是太子,她也想让他活的轻松自在,可前方无数挑战,不学习这些怎么行?
李弘迷惑了一瞬,武媚心中暗笑。
“阿娘,那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呃!
武媚发现自己无从回答。
李义府是好人还是坏人?
从帝王和她的角度来说,李义府是个好人。
可若是从世俗道德的角度去看,李义府就是个坏人。
帝王眼中无好坏,这话是李治说的。
我该告诉他哪一个答案?
武媚沉吟着。
良久,她说道:“你是太子……”
李弘皱眉,“阿娘,你上次说我先是你和阿耶的孩子。”
瞬间武媚就被这句话击中了,招手把他揽在怀里,“那人不是个好人。”
李弘就昂首道:“那为何要与坏人联手?”
武媚第一次让人看到了尴尬的情绪,李治刚好准备进来,见状觉得好笑,就止步。
“那个……因为坏人能帮你啊!”
李弘摇头,“阿娘,这不对。”
“哪里不对?”
现在的武媚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人,和自己的儿女较劲。
李治不禁含笑。
李弘抬头,一本正经的道:“要人帮助,为何不去寻好人?”
李治悄然转身出去,王忠良威胁道:“别说陛下来过。”
在李弘那纯净的眼神注视下,武媚鬼使神差般的说道:“是啊!该和好人联手。”
可好人做事的能力多半也有问题。许多时候上位者需要人来干脏事,好人有自己的道德观,不肯去做,坏人却甘之如醴。
李弘笑了,“阿娘有错就改,是君子。”
武媚啼笑皆非,“你还能给阿娘说道理了?”
邵鹏等人哄然大笑。
还未远去的李治听到了笑声,微笑道:“五郎纯真。”
王忠良也觉得太子很好。
“陛下,李义府求见。”
李治淡淡的道:“是想说和贾平安的事?”
“不知。”
“此事……”
李治本想召见,可却想到了那句话,“就说朕没空。”
——要人帮助,为何不去寻好人?
他是帝王,知晓帝王身边必须要有干脏活的人,比如说李义府。
但面对孩子那纯真的眼神……
“朕偶尔也该放纵自己一次。”
晚些,皇帝那边来人,赏赐了太子几道菜。
“阿耶为何赏赐了菜?”
李弘有些好奇。
来人笑道:“陛下说殿下最近学业不错。”
于是李弘就心安理得的开始吃饭。
吃完饭就该回去准备睡觉了。
躺在床上,李弘心满意足的进入了梦乡。
不知何时,他听到了哭泣声。
成年人半夜听到哭泣声,大概会吓得躲在被子里。
可李弘却自家下床,“开门!”
陪房的内侍这才醒来,“殿下,可是要马子吗?”
李弘摇头,“把门开了。”
内侍开门,李弘迈过门槛出去。
他顺着哭声往右,内侍赶紧叫醒了值夜的几个内侍宫人。
李弘已经转过去了。
一个宫女蹲在那里哭泣。
“你哭什么?”
宫女愕然抬头,见是太子,慌的跪下,“奴惊扰了太子……”
李弘再问,“你哭什么?”
宫女摇头,李弘板着脸,“说话。”
小小的孩子开口,威严自然就来了。
宫女颤声道:“奴……奴的母亲死了。”
李弘回身,“睡觉。”
宫女起身,内侍近前低骂道:“贱人,竟然惊扰了殿下,还不快滚!”
你永远都不要奢求别人会对你的悲惨境遇感同身受,外人对你的境遇更多的是觉得膈应,心想你和我说这个干啥?
所以那些喜欢抱怨诉苦的人开始很受欢迎,渐渐许多人都会疏远他。
第二日,李弘起床,随后要吃早饭。
“昨夜哭泣的宫女叫做什么?”他打着哈欠问道。
“殿下,叫做王霞。”
“去阿耶那里。”李弘准备出发。
他身边的管事内侍曾相林上前,眉间全是平静,“殿下,今日不该去陛下那里。”
李弘渐渐大了,李治和武媚早上事多,所以也顾不得他,让他自己吃早饭。
李弘看了曾相林一眼,“去阿耶那里。”
曾相林低头,“是。”
这位太子殿下看似和气,可执拗起来拦不住。
“要快些,不然陛下那边吃完了。”
曾相林催促着众人。
李治已经在用饭了。
他一边用饭,一边想着朝中之事。
“陛下,太子殿下来了。”
李治讶然,然后笑道:“他如何来了?快让他进来。”
李弘进来,行礼后说道:“阿耶,我有事求阿耶。”
这个孩子一开口就不转弯,李治却颇为欢喜,“你说来,若是正事,朕便许了。”
王忠良看了太子一眼,心想还能有啥正事,多半是一些孩子的想法吧。
李弘说道:“阿耶,我那边有个宫女叫做王霞,他的阿娘死了,我想让她回家看看。”
王忠良愕然。
“殿下。”这等事儿皇帝不好劝,只能王忠良上,“不管是谁,一旦进宫之后,就和外面再无瓜葛了……”
就如同是武媚当年一样,除非是混到了帝王宠爱的地步,否则宫外的家就成了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为何?”李弘很不解。
王忠良苦笑,“殿下,这个……是规矩。”
李弘不搭理他,吧嗒吧嗒走到李治的案几前,“她的阿娘死了,定然会心疼。上次阿娘病了,我都难受了许久……阿耶,让她回家去看看阿娘吧。”
李治默然看着他,良久点头。
宫中最大的规矩就是帝王的话。
李弘笑了起来,随后告退。
李治吩咐道:“再弄些饭菜来。”
皇帝和太子一起用饭,武媚得知后问了缘由。
“殿下为了一个宫女去向陛下进言。”
武媚的眼中多了些不明的意味。
“那宫女的母亲离世,有出宫办事的人恰好知晓,回来给她说了。她晚上在寝宫外哭泣,惊醒了殿下。”
武媚点头,看着奏疏,突然吩咐道:“去查查此事。”
“是。”
事情很快就查清了,王霞的母亲前日离世,出宫办事的人和王霞有些交情,被她委托给家人带些自己攒下的钱财,结果得知了此事。
“皇后,蒋涵问出宫那人可要严惩。”
“蒋涵也在耍滑头。”武媚淡淡的道:“五郎既然说了,那便算了。”
王霞回来后,一言不发,只是在见到李弘时福身,一双眼中全是感激。
此事被邵鹏随口说了出来,贾平安不禁笑了。
许久后,萧淑妃的两个女儿年纪不小了,依旧在宫中无人问津。后来就是李弘得知后,亲自去和母亲求情,这才能出宫。
这个孩子心肠好,堪称是老李家难得的好种。
“老邵,太子是个好太子。”
“咱知道。”邵鹏也颇为感慨,“太子心善,见到人受苦就难受,假以时日,定然……”
和李贤等人相比,李弘的优势太大了。
但贾平安想到了肺结核,“老邵,注意殿下身边的人,谁咳嗽了先隔开,请了医官诊看,没好之前不许回来。”
“咱办事比你稳妥。”
邵鹏见贾平安神色严肃,就加了一句,“定然不会。”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