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371章 馬蹄無眼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说的话,让田永长半天难以相信……
第二日,段勾琼拉着倪月杉,让她带着她去参加京城聚会邀请。
“我快要闷坏了,若是每天这么平静,冷冷清清的,我会疯掉的!”
她一脸的严肃,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倪月杉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过两日吧?之前的请帖都扔了,忘记今日还有谁要办聚会了。”
“那就让下人打听打听今日有谁办聚会,然后我们赶过去啊!”
倪月杉:“……”
段勾琼伸手摇晃着倪月杉:“快些嘛,快些嘛!”
“那先听听大夫怎么说,如果你可以骑马了,我们就去!”
熱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371章 馬蹄無眼分享
段勾琼扁扁嘴:“行行行,同为年轻人,为何你这么磨叽……”
倪月杉:“……”
找了大夫为段勾琼检查后,在知晓她腰已经没了大碍,倪月杉才放心带着她去参加聚会。
长公主府,倪月杉已经来过许多次,这次来,她的身份已然不一样……
席间,如同在田家一样,她的到来,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她成了目光焦点。
只是这次倪月杉的身边只带了一个段勾琼,她穿着一身太子府丫鬟的青色服装,站在倪月杉的身后,伸头伸脑的看上去很不规矩。
倪月杉走在前,没回头也知道她的德行,她轻轻咳嗽:“不要这么正大光明的到处打量好么?”
段勾琼张望四周:“同为公主,我觉得这个长公主是被虐待了吧?府邸这么小,下人这么少……”
“公主心里知道就成!别说出来让人听见了!”
景玉娥看见倪月杉主动站了起来,上前迎接:“太子妃,真没想到你会来,真是让公主府蓬荜生辉!”
倪月杉只淡淡的将手移开:“不多参加参加宴席,怎么熟悉京城中的千金们呢?”
倪月杉扫视了一遍四周,眼眸很冷,她戴着面纱,在她身后的段勾琼也同样戴着面纱,二人站在一起,气质皆是不凡,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让不少人低低议论了起来。
“身后那个是丫鬟么?”
景玉娥也听到旁人在小声议论,她跟着开口问:“太子妃身后这位是?”
“丫鬟。”淡淡的两个字,倪月杉吐出后,错开景玉娥朝前走去。
她走到景玉娥的座位坐了下去,仿佛这里就是太子府一般随意……
景玉娥嘴角一抽,但并未发作,只是缓步走了过去,有些尴尬的开口:“今日有安排打马球,太子妃在苍烈可玩过?不如今日试一试?”
倪月杉看向景玉娥,好奇的说:“在座的各位都会么?”
“会骑马的人差不多都会,太子妃若是有兴趣,那就一起玩,若是不想,在旁边观看也可以啊。”
倪月杉对骑马对打马球都没有兴致,但今日主要是让段勾琼玩好。
倪月杉回头看向段勾琼:“你不是想见识打马球是什么?今日要不要试一试?”
段勾琼虽然穿着的是普通的衣衫,可依旧掩盖不住,于身具来的气质,原本所有人都好奇她,此时倪月杉跟她说话,在场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了过来。
“太子妃不跟着试一试吗?”
“没玩过,不想出丑。”
淡淡的回应,已经算是拒绝了。
“那奴婢先试一试好玩不好玩!”段勾琼接茬。
倪月杉勾唇:“也成。”
二人商议好,最后让段勾琼出场。
一众人一脸扫兴,甚至是不屑。
“让一个丫鬟出场,看不起谁呢?”
低低的议论声,落于倪月杉和段勾琼的耳中,段勾琼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她眯了眼睛。
之后站在倪月杉的身后,慢慢凑近,蹲身给倪月杉倒酒,低低的说:“有人看不起我呢。”
倪月杉同情的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她觉得她要倒霉。
是个瘦瘦的女人,穿一身植叶绿色劲装,将身子紧紧的包裹着,脸颊消瘦,有点长,此时她正一副倨傲的表情,坐在座位上,那是对自己打马球技术的自信?
倪月杉没有吭声,端起段勾琼给她到的茶水。
吃了糕点喝了清茶后,一众人赶去打马球场地,场地极大,在旁边设计了观望区,而在旁边是放着的打马球工具,不少来参加的人都是自备了爱马……
段勾琼站在倪月杉的身后开始伸展活动四肢,完全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形象落入他人眼中被定义为,没形象。
她活动好了,对倪月杉挑着眉说:“待会有人哭了,你被怨我?”
倪月杉双手环胸,无所谓的回应:“你开心就成。”
不管倪月杉同不同意,段勾琼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的活动活动了。
一众人皆上了马儿,一眼看去,花花绿绿的不少人聚集在一起,手中拿着球杆,有人敲了一下锣鼓,立即所有人,跑动了起来。
倪月杉坐在座位上,看着一众人跑了起来,现场立即变的热闹非凡。
“太子妃若是觉得有意思,待会也可以试一试?”
倪月杉转眸朝身边看去,景玉娥此时正对她礼貌的笑着,倪月杉心里却是清楚,这位景玉娥绝对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此时在她的面前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很亲和的模样,倪月杉只是淡淡勾着唇回应:“长公主没有想过也去玩一玩?”
“先让他们玩一局,晚些本公主便上去。”
段勾琼穿着丫鬟服装,一身青杉,在人群中,身形略显娇小了一些,但她马技了得,即便是不熟悉的马儿,却依旧可以驱使自得。
手中一个球杆,如同熟稔的挥动马鞭一样,能耍出一种花式来。
她驾马而行,怒喝出声,好似玩的很是尽兴,到了完全忘我的地步……
她没意识在外人面前要学会伪装,潇洒的谁的球都去抢,去怼……
马匹上,有两个女子对视一眼,之后互相点头,目光落在了段勾琼的身上,然后驱马儿靠近。
景玉娥在旁边端起茶杯,姿态优雅的坐落着,开口:“没有想到太子妃的丫鬟马技都这么出色,那么太子妃你更是……”
“不,长公主你有所不知,本太子妃技术一般,不如这个丫鬟,你们听说本公主马技了得,是因为本公主让这个丫鬟冒充过本太子妃许多次,让她帮本太子妃争夺荣耀。”
景玉娥:“……”
倪月杉勾了勾唇,将面纱摘下,也不怕景玉娥看见她的容颜。
马场上,两个女子接近了段勾琼,看见在马蹄下滚动的球儿,用力挥出手中的球杆,木质球杆击打在马腿上,引得马儿吃痛,嘶鸣了起来。
原本兴致极强的段勾琼,顿时感觉到马儿不稳,她紧紧抓着缰绳,眼神喷火的看向旁边女子。
那女子一身绿装,不正是宴席上说话得罪她的人么?
段勾琼眯了眯眼睛,笑的清脆好听:“我说这位大姐,眼神不好,就不要打马球了!”
然后她挥起手中的球杆朝着对方的马屁上狠狠敲了一下。
因为用力过猛,球杆竟是断裂了,而女子的马儿被打痛,原本温顺的性格,瞬间暴躁了起来。
他突然狂奔,横冲直撞。
不少在场人目光紧紧顶着马球,没注意到这边的状况,听见马儿嘶鸣,等反应过来,目光看去时,想撤退,却发现,来不及了!
马儿相撞,立时人仰马翻!
段勾琼没有因此放弃,她怒喝一声:“驾!”
马儿狂奔,扬起前蹄,朝着摔倒在地的绿意女子狠狠踩下。
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伴随着一声惨叫,清晰传入在场人的耳中。
景玉娥的脸色瞬间变了变,狠狠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朝前方走去。
倪月杉倒是平静。
在景玉娥这里,段勾琼不惹出点什么,倪月杉反而会觉得奇怪。
她缓缓端起面前的茶杯,浅尝了一口。
嘴角微扬,好茶!
景玉娥快步走上前去,此时在地上绿衣女子痛苦的抱着腿,而段勾琼则是没心没肺一般,挥动手中即将断成两根的球杆,击打在马球上,马球进球,她开心大喊:“好玩!”
而在场的其他人全都静默了下来,神色各异。
她这是脑子缺根筋,还是有恃无恐?
马儿踩断了别人的腿,还笑的玩的这么开心?
“长公主,好疼啊!”
倒在地上的绿意女子,一脸的痛苦,没了一开始半点的嚣张。
景玉娥转眸看了倪月杉方向一眼,她还在慢慢的品茶,好似心情很悠闲,没因为这边的情况,而慌乱。
她神色严肃,开口:“快,带人找大夫!”
其他人下了马儿,对景玉娥开口禀报道:“是太子妃的丫鬟,她骑马撞的!她还故意拿球杆敲她的马儿!”
景玉娥目光放远,看向段勾琼:“来人啊,将人拉下马儿,带到太子妃面前!”
一听这话是要问罪,段勾琼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的开口说:“别人说战场刀剑无眼,咱们是马背上,马蹄无眼,怪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