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緣定你-第二百三十一章 顯示屏爆炸推薦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第一次下来时,司华悦怀里抱着仲安妮,后背背着昏迷的李石敏,一路走下去,根本无暇留意周遭的建筑结构。
这一趟往下走,她边走边看,同时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台阶数。
在数到136级的时候,她发现台阶两旁的墙壁较其他墙面要平整些,跟查理理那一层一样,看着像墙壁,实则是一道门。
166级也是这样,再往下走30级,就到了最底层。
又是一番繁琐的消杀、更衣,姜所长也一样。
看着给自己递衣服的机器人,司华悦想带走查理理的决心又坚定了一分。
姜所长的速度比司华悦快,等司华悦穿好衣服从消毒舱里出来,发现姜所长已经包裹严密,背朝她望向核心区。
他的防护服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是绿色的,防护帽却是白色的,比别人大一圈。
顺着他的视线,司华悦瞥了眼核心区方向,嗯?发生什么事了?
平时,核心区里的科研人员都是规规矩矩地在各自的工作台做研究。
遇到需要两个或者以上人才能做的实验,他们会让安保去找姜所长申请。
所以,从司华悦来这里,从未见过他们扎堆在一起过。
而此刻,他们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一边讨论着什么,一边还不时地抬手指向同一个方向。
被他们指点的地方一片狼藉,有种被人洗劫的感觉,桌椅、仪器设备等都东倒西歪着。
有一台显示器的屏幕黑乎乎地外翻着,像是短路引起了火灾给烧的,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炸的。
本打算跟姜结实说带走查理理的事,看眼下这情况怕是说不了了。
人氣都市异能 緣定你 txt-第二百三十一章 顯示屏爆炸讀書
过了第二道门以后,就不需要刷虹膜了,姜结实脚步匆忙地奔向核心区。
司华悦听见他嘟嘟囔囔地在跟什么人通话,没见他手里有通讯设备,应该是防护服里镶嵌着内线对讲机。
司华悦仅来得及听到一句:受伤的有几个人?姜结实就迈进了下一道门。
仲安妮站在她们俩的寝室门口,眼中隐含担忧等待司华悦返回。
见她安然无恙地回来,忙迎上前问:“华悦,没事吧?是谁来提见你?”
“嗐,我妈给我请了个律师,就那晚去疾控中心的那个男的,会鸟语的那个胖子。”
董律师那晚在疾控中心闹出的动静可不小,又会说丑语,又对护士“耍流氓”,想忘记这个人都难。
“哦……”仲安妮心里一跳,瞥了眼隔壁的李石敏。
司华悦忙解释道:“别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妈想告公安非法拘禁。”
“啊?!”仲安妮的心因司华悦的话而忽上忽下,定定神,重复了句:“非法拘禁?”
他们这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出去,司华悦的家人就闹开了?
别到时候把顾颐给惹毛了,真给他们仨按上一个杀人的罪名,每人下张逮捕证,那她岂不是真得把牢底给坐穿了?
“没事没事,你别胡思乱想,后天我们一准儿走人。”司华悦见仲安妮阴晴不定的脸,就知道她想多了。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她索性把话题转移。
“哪边?”心绪一团乱的仲安妮顺着司华悦的视线看向核心区,恍然道:“哦,爆炸。”
从司华悦离开房间,仲安妮就坐卧难安,一直站到门口等她。
因为隔音效果好,她听不见核心区里的声音,但却看到了整个事发过程。
“好像是电脑显示器炸开了,把距离最近的两个医生给炸伤了,刚被安保给抬出去。”
两个人正说着话,外面的大门开启。
司华悦瞥了眼,发现被武警带进来的,竟然是初师爷,他此刻已经进入消毒舱。
地面上的监室司华悦待过,196级台阶她也已经走了两个来回。
从时间上推断,初师爷应该不是从地面的监室里进来的,很大可能是从上面的哪一层提来的。
消毒更衣后的初师爷脚步匆忙,许是已经听说了这边爆炸的事。
从那边到核心区可以走另外一条更近一些的廊道,但初师爷却绕路到司华悦这边。
显然,他是想趁此机会跟司华悦说话。
仲安妮脚步移动了下,想回避,却被司华悦扯住衣袖给阻止了。
经过那次击晕她和李石敏的事情后,司华悦总觉得自己有些亏欠她。
想着眼前这些破事已经不会牵扯到他们家的家丑,干脆让仲安妮留下来一起听初师爷要说什么。
她们俩的小动作怎么可能会逃过初师爷的眼睛。
近前,他压低声音说:“被炸伤的两个人是专门给查理理研制续命药物的。”
抢在司华悦发问前,他补充道:“我要见顾颐,你告诉他,我要更改原来的条件。查理理的病,我有几分把握能治。”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眼还在消化他带来的新消息的司华悦一眼,疾步走向核心区。
续命药物?几分把握?
司华悦的确没法一下子消化完他说的话。
查理理的早衰被世界誉为无法治愈的十大怪病之一,初师爷能治?
几分把握!几分?两分也是几分,九分也是几分。
再有,他说的是治?还非治愈?虽一字之差,却是生死不同的两个结果。
那两个被炸伤的科研人员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如果是意外,这也太巧合了,在姜所长带着她离开地下时发生?
若是人为,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大门再次开启,顾子健穿着一身星空迷彩,带着他的两名随从走了进来。
或许是隔着层层玻璃墙距离有些远的缘故,司华悦险些将他误认成顾颐。
她不禁感慨这老头的抗衰老能力几可媲美褚美琴,跟他儿子顾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消杀更衣后,他们三人快步走向核心区。
“他们爷俩长得跟兄弟似的,真年轻。”旁边的仲安妮视力也很好,隔着很远也能看清人的脸。
“但愿查理理没事吧。”仲安妮看着核心区里那些刚被训斥,正各就各位进入工作状态的科研人员说。
“你知道早衰症具体是怎么回事吗?”司华悦问。
“不太清楚。”仲安妮也仅是通过网络和新闻了解到有限的一点常识性东西。
“别的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得这种病的儿童寿命很短,如果我没记错,当时看过一则报道说,这些孩子的平均寿命是……”
说到这儿,仲安妮眼中闪过一抹惊诧,继而满脸都是惋惜和痛苦的表情。
“是多少岁?”一直盯着核心区的司华悦等了会儿不见仲安妮继续往下说,她扭头看过来。
当看到仲安妮脸上的神情后,她已经不需要听到具体答案了。
她感觉自己的喉咙一阵酸楚,眼前不禁浮现出查理理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
两个人缄默地看向核心区,都在心里祈祷着这场意外事故不会波及到查理理。
姜结实的办公室在最里面的位置,墙体也是玻璃的,但后面的那个隔间却不是。
那个隔间就是当初刚来这里时,仲安妮和李石敏被推进去的那个房间。
而此刻,姜所长的办公室里没人。
“我去给顾颐打个电话。”想起初师爷刚才说的话,司华悦跟仲安妮打了声招呼,直接进入房间。
仲安妮没有随她一起进去,依然站在原地看核心区的动静。
隔壁的李石敏也在关注那边的情况,脸色略显阴沉。
电话响到底了也没人接,司华悦手机电量显示仅剩36%。
她再次拨打顾颐的电话,心里想着,如果这一次他再不接,她就不再吃解药,大闹“地宫”!
顾颐像是在考验她的耐心,第二遍电话响到底了依然不接。
司华悦感觉自己鼻腔里的气息都在升温,她恨不能变成一头火龙,狠狠地吐出一口火,将这里的一切焚烧殆尽。
可看了眼隔壁的李石敏、门口的仲安妮,再联想到监狱里的余小玲,头顶正拼命在为她和仲安妮制造机器人的查理理。
她委屈得想哭,周身的烈焰慢慢熄灭,由一头云巅的火龙变成了海底的龙女,只剩下水了。
第三遍,没接,第四遍,没接……
她就这样一直打,一直打,眼睁睁地看着电量的百分比在下降。
就在她麻木到头脑空洞,仅剩下机械地划动屏幕的动作时,电话通了。
“你想耗光我的手机电量吗?”那个熟悉到让司华悦恨不能手撕了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喂!你倒是说话啊,别告诉我,打了二十六遍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耗我手机电来的?”
顾颐那边非常吵,能听到呼呼响的风声。
外面起风了?
司华悦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气的确不怎么好,感觉随时都会下雨。
“这边出事了。”司华悦本想直接把初师爷对她说的话转述给顾颐听,可张口却说出了这么一句。
对于知道她身处环境的人来说,这五个字无异于晴天霹雳,能瞬间把人的心给揪到嗓子眼。
而司华悦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出什么事了?你在哪儿?”由于顾颐的声音是与风声一起灌进来的,司华悦分辨不出他的情绪。
“发生了一起爆炸。”司华悦突然生出一种恶作剧的心态,想吓吓顾颐,让他也品尝下无措的感觉。
“什么?!”司华悦的身手顾颐最清楚,他不担心她会被人欺负,她那百毒不侵的体质,更无须让他担心会被人下毒。
可这热武器就不行了,司华悦再厉害,那也是肉身,一颗子弹就足以要了她的命,更遑论炸.弹了。
“你有没有事?”顾颐那边的风声越来越大,几乎快要盖过他的说话声。
嘀嘀,手机发出低电量提醒,司华悦知道得赶紧说正题。
“炸伤了帮查理理研制药物的两名医生。”
司华悦加快语速,“刚才初师爷进来了,他让我告诉你,他有办法治疗查理理的早衰,让你来见他,他要更改以前的条件。”
萦绕耳际的风声没了,一切恢复到原有的安静。
“喂、喂!”
司华悦赶忙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显示通话结束。
再打,关机。
“你这到底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呀?”她瞪着手机问。
余光瞥见有人往他们这边来。
“华悦,好像是顾颐他爸来了。”仲安妮小跑着进来报信。
司华悦将手机重新放回盒子里,看向走过来的一队人。
顾子健、姜结实、初师爷以及顾子健的那两名随从。
“你们都到外面候着,我单独跟司华悦说几句话。”
顾子健这句话并非仅针对仲安妮说的,还有他的两名随从。
大概了解司华悦的身手,他们不放心让顾子健单独跟司华悦待在一起。
可他们又不敢不服从命令,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谨慎地站在门的两侧,做好随时冲进来的准备。
待室内仅剩下顾子健和司华悦两个人后,顾子健站到司华悦的对面,面色凝重地看着她。
“查理理的性命仅剩下一周左右,现在负责他药物研制的两名医生被炸伤。药断了,他将面临随时死亡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