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九百三十三章返回軍營讀書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哦?”
此时的那少年见到王禅如此开口,眼中异色一闪即逝,王禅能够认识自己,那证明王禅的见识也是不算浅薄,王禅说的没错,这人便是玄门的大师兄,太清圣人现在唯一的入室弟子玄都大法师,也是玄门之中,唯一的一个,让整个洪荒都摸不透的玄门弟子。
“我算是你的玄都师兄,但是也不算,贫道与他乃是一体,你可以叫贫道庄周,本来我与这牛儿云游天下,宣扬人教道门一脉传承,忽见这里有人立人教分支,便好奇来此,不过观你自己所立的纵横一脉,不过只是徒有其表,真正核心经意怕是还没有形成,若不然你的修为不会困顿于金仙境界。”
听这人自称是庄周,王禅心中一种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不过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在脑海之中搜寻李靖的记忆,此时这人既然自称与玄都大法师乃是一体,那么这便就是当年太清圣人说他转身的弟子了,对于这玄都大法师,王禅哪里敢怠慢。
只见王禅整理一下刚才因为骤然跃起而有些狼狈的仪容,然后恭恭敬敬的朝着这自称是庄周之人打了一个道揖,这是玄门之中平辈相交之中,最尊贵的礼节了,而那庄周却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开口道。
“你既然是家师看中之人,立一脉我人教分支也是理所应当,不过现在百家争鸣的局面已经出现,你这一脉也要奋进一些,建立一脉传承容易,但是大浪淘沙,最终能够在人族之中留下悠久传承的,那才是你的目标,今日缘尽于此,若是有暇,可到终南山之中寻我!”
好看的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 ptt-第九百三十三章返回軍營閲讀
对于庄周显示出的善意,王禅自然是心领,王禅虽然知道这庄周定然是因为自己跟随太清圣人修行过,故此才对自己有亲近之意,王禅正要对庄周提出谢意之时,却发现此时身前已经没有了庄周的身影,王禅震惊至极,急忙四处打量。
此时却见到天边,一少年倒骑着板角青牛,手持着一卷书册,似缓实急的朝着北方而去,王禅见此,心中暗叹,自己这修为还是太差了,要说自己全神贯注的提升修为之时,没有发现这庄周也是情有可原,毕竟自己分神他顾。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託塔李天王 txt-第九百三十三章返回軍營熱推
可是这庄周就在自己面前,骑牛而走,自己却丝毫的没有察觉,此时王禅对着庄周,以及那玄都大法师的实力,已经把其跟没有没有成圣之前的孔宣化作一般了,王禅轻轻的摇了摇头,既然庄周已经离去,便不用再想其他,我王禅暗暗掐算,自己出来的时日。
“已经十余日了?看来楚王应该已经到了宋国的边城数日了,不知道现在楚国攻击到哪里了?就算宋国的反应速度慢,现在想必也已经察觉不对,应该做出选择,要么孤注一掷的攻取郑国,要么回师救援自己的宋国,不知道那宋公是如何选择的呢?”
此时王禅已经把庄周的事情放在脑后,此时王禅想起来,自己这才刚刚把宋国撬开一个突破口,距离助楚攻宋,还有着不少的差距,想要念头通达,必然是要继续助楚国,打败宋国,念及至此,王禅便不再迟疑,直接纵身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奔着宋国边城而去。
待到王禅来到宋国边城之时,王禅这才发现,此时的宋国边城已经没有多少楚军了,王禅落下云头,来到城中持着成得臣的令牌打听一番之后,这才知道,有那胖子姬子鱼这个带路党的带领下,楚军在这十日之内,攻克宋国的五座城池。
不仅如此,现在的楚军已经马上要过了泓水了,若不是行军速度太快,后续的舟楫没有跟上,怕是此时楚军已经渡过泓水,攻击真正的宋国的腹心之地了,王禅听到这个消息,不再迟疑,赶紧去追成得臣的大军。
楚国大军的进攻速度如此之快,必然会使得宋国朝野震动,现在宋国的主力都在郑国,若自己是宋公,此时也要回师救援,毕竟若是自己腹心之地被楚国洗劫一空,那么宋国就算攻克了郑国,那么宋国也会一蹶不振,毕竟国力看的不仅仅是军事实力,还有钱粮等物资呢。
待到王禅根据成得臣的气息,寻找到成得臣的在泓水南安的军营之时,王禅已经发现,此时成得臣的军营之中,那先锋元帅的帅旗已经消失不见,出现这种情况,王禅感觉,定然是楚王和成得臣之间有什么状况了,要不然以成得臣的功勋,先锋元帅的人选应该当仁不让。
发现了成得臣的位置后,王禅没有再犹疑,只见王禅身形一闪,便来到了成得臣的大帐之外,原本守护成得臣帅帐的亲卫见到突然有人出现,本能的刀枪出鞘,可是见到来人是王禅之后,面上就是一喜,赶紧收起刀剑,上前一步,朝着王禅行礼道。
“见过玄微真人,大将军这些时日为了找你,都快急死了,玄微真人请在大帐之外稍待,属下这便去通知大将军!”
跟随成得臣出征的这些家臣,没有一个不认识王禅的,在王禅闭关这些日子,成得臣已经把附近都翻遍了,还以为王禅已经走了呢,不过他还是存着侥幸心理,就是现在,还有一些成得臣的家将一直在寻找王禅的下落。
都市言情 託塔李天王討論-第九百三十三章返回軍營分享
精品小說 託塔李天王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三章返回軍營鑒賞
就在这成得臣的亲卫要进大帐通禀之时,还没等打开大帐的帐帘,只见一道人影自大帐之中窜出,来到王禅身边,给了王禅一拳,然后开口道:“玄微,这几天你到哪里去了?真是让我好找呀,以后切勿如此,就是你要离我而去,我芈子玉也不会阻拦,不过你要让我有个送别的机会!”
这成得臣的话,说的极为坦诚,王禅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感动,不过王禅并非是哪些为了富贵的士人,故此王禅没有像成得臣想象的那样“纳头便拜”,只是轻轻的点头之后,便成得臣微微行礼。
“大将军,实不相瞒,是家师相招,事发突然,故此我没有跟大将军提及,这是玄微的错,日后若是有事儿,玄微自当提前告知大将军,对了,大将军,这是什么情况?为何先锋元帅的帅旗不在这里?”
王禅不想让成得臣在这件事儿上纠缠,于是在说话的最后,便开始转移话题,王禅再说着的时候,便指向了那伫立在成得臣大帐之前的那个高大的旗杆,原本上面烈烈飘扬的大旗,已经消失不见,这个旗杆现在显得有些突兀。
“玄微,此事说来话长,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这边就进去大帐之中一叙!”
听到了王禅的问题,成得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拍王禅肩膀,做了个一个请的手势,让王禅进去大帐再说。而王禅自然知道,成得臣不是不想跟自己说,而是在大帐之外,人多眼杂,万一透漏了什么话出去,对成得臣也是不好。
于是王禅点了点头,转身跟着成得臣进去大帐,就在跟着成得臣之时,王禅看到,此时成得臣竟然鞋只穿一只,见到这种情况,王禅更加的感动,要不是自己追求的乃是大道,怕是此时已经被成得臣的这些细节所折服,为其效力了。
进去大帐之后,王禅发现,此时成得臣的大帐,已经很是纷乱,与在宋国边城之时截然不同,而散落一地的都是各种竹简,王禅在其中扫视几下,发现这都是其他大臣,给楚王的谏言,其中主题只有一个,大将军芈子玉僭越,请诛其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