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蒋白棉一个人是没法和几十名守卫对峙的,她能做的只有盯着他们,防止有谁找机会从商见曜看不到的地方,爆他的头。
反正,谁敢有异动,她就会用手枪点他的“名”。
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她脑海念头急转,有了在深渊上方走钢丝的感觉。
也就是一两秒后,蒋白棉笑了起来,带着无奈的口吻,大声说道:
“我这个同伴的脑子一直有问题,长期在看精神方面的医生。
“简单来说就是,他有精神病,是个疯子。
“我们这次到野草城,就是想通过任务攒钱,让他能找更好的医生。
“各位,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敢按下去,不要拿自己的生命来赌一个疯子的胆量。
“疯子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他连自己都敢杀!”
本来赵正奇等人见商见曜长得眉目周正,年轻也不大,同伴还很漂亮,觉得他应该不是能豁出性命,带着议事厅所有人一起死的狠角色,正考虑要不要施加点压力,让他自乱阵脚,露出破绽,结果却听到了这么一番话。
他们的内心为之一紧,满腹的盘算全部戛然而止。
这不是说他们完全相信了蒋白棉的话,可这种事情怕的就是万一。
万一这真是个神经病,真是个疯子呢?
他不想活,别人还不想死呢!
这时,欧迪克回忆起商见曜的种种表现,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开口提醒了一句:
“他脑子真的可能有点问题。
“我们也是第一次合作,之前我就觉得他不正常。”
欧迪克之所以说出这个事实,是因为担心贵族们太过鲁莽,激化了矛盾,导致大家一起被“小蘑菇”送上天。
对于这样的评价,商见曜不仅没有觉得受到侮辱,而且还笑着点头道:
“对,我有医生证明的,等会可以给你们看。”
说话间,他的目光在机械僧侣净念和“高级猎人”欧迪克身上来回移动。
然后,他微笑补充道:
“我知道你们是觉醒者,而这里说不定还有更多。
“但我必须提前告诉你们,我背后的势力很擅长做生物义肢,里面还会有辅助芯片,就算现在范围合适,你们找机会用能力控制了我,我的手指说不定也会自己按下去。”
说着说着,他笑容愈发灿烂,环顾了一圈道:
“我刚才可能是在撒谎,也可能说的是实话,你们可以猜一下是不是真的。”
看到他的笑容,许立言、赵正奇、弗朗西斯科等贵族和他们的保镖竟莫名打了个寒颤,似乎体会到了暗藏的疯狂。
那笑容越是灿烂,他们越是觉得皮下尽是阴影。
净念和欧迪克等人都知道商见曜有很大可能在撒谎,但他们不敢赌对方一定在撒谎。
尤其机械僧侣净念,是真的有了强烈的危险预感,这让他相信那个疯子是真的敢按下遥控器,引爆所有炸药。
他预备的“六道轮回之畜生道”最终没有使用出来。
就他本人而言,倒也不是太怕这种程度的爆炸,即使机械身体肯定会被摧毁,可只要重重保护下的核心元件还能残存,那过个十天半个月又是一名好僧侣。
而商见曜侧后方的蒋白棉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嚯”了一声:
“还学会这一招了……”
商见曜刚才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哪怕机械僧侣净念有“他心通”,也发现不了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从这些话里推导出的结果只能是:
商见曜有生物义肢和辅助芯片,可以在被控制的情况下引爆炸药!
而真正有生物义肢和辅助芯片的其实是蒋白棉。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没用觉醒者能力的大范围“推理小丑”。
见在场众人似乎都被震住,机械僧侣净念用电子合成音道: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施主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猜。”商见曜一派轻松地笑道。
真的疯子……许立言、赵正奇他们彻底相信了蒋白棉之前的说辞。
这种疯狂劲,这种神经质,演是演不出来的!
这时,蒋白棉咳了一声,不让商见曜继续“挑衅”净念禅师。
要知道,每名机械僧侣都有逆鳞,一旦被触碰到,就会当场发狂。
如果商见曜一言不合,激怒了净念禅师,到时候,他抢先把在场所有贵族都干掉,那就没有人质了!
抢在商见曜说话前,蒋白棉对门外的守卫道:
“第一个要求,把门关上。”
关上了门,外面的守卫就没法确定商见曜的确切位置,也就不敢贸然射击,这会让她的防御压力骤然减轻。
她话音刚落,商见曜看向许立言等人,用鼻音表达了疑惑:
“嗯——?”
许立言吞了口唾液,大声喊道:
“关上!
“把门关上!”
守卫们听从命令,分出几个人,将贵族议事厅的大门缓缓关上了。
商见曜这才举着炸药,提着手枪,一步一步走向长桌。
“坐啊,都坐啊,有事好商量嘛。”他热情地邀请起缩在不同地方的贵族议员们。
行于他侧面,帮他监控着欧迪克、机械僧侣净念和大门处动静的蒋白棉对此只有一个评价: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上头了!
她甚至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处于短路状态了。
“没,没,没事,你说话,我们听得到。”赵正奇挤出笑容,回应了商见曜的邀请。
许立言趁机说道:
“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想要武器、弹药、粮食、黄金、石油、煤炭、大麻,都没问题!”
他还年轻,才当了几年城主,不想现在就去见列祖列宗。
商见曜慢慢坐到了长桌最下方的椅子上,为难地说道:
“我在想啊,我按下开关后,你们会被炸成多少块。
“坐,都来坐下,不能让别人说我不礼貌,对吧?”
见他坚持,桌底的默里奇不敢再反对,一点点退了出来,起身坐下。
有了他做榜样,赵正奇等人相继走向议事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他们的保镖和随从站在他们的后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商见曜的手指。
“你,您现在可以说要求了吧?”许立言竭力放低姿态。
精品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閲讀
商见曜笑着环顾了一圈:
“把荒野流浪者打退后,大家捐出自用之外的粮食和医疗物资,收拢残存的人,救济本城的公民,尽快让野草城恢复稳定,焕发生机。”
这要求……他是野草城城主,还是我是野草城城主?许立言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让赵正奇等人愈发相信这是个疯子。
倒是欧迪克,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商见曜和蒋白棉,不再有冒险使用“强制入睡”这个能力的想法。
默然几秒,许立言开口问道:
“救济的目标包括那些荒野流浪者吗?”
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包括。”
所有贵族略有点愣住时,蒋白棉帮忙补充道:
“收拢起来,分开询问,杀过人的就和你们庄园里的奴隶对换位置。
“死了这么多人,不管是城防军,还是城主卫队,肯定都需要补充了。”
许立言听得目光微动,转而问道:
“还有别的要求吗?”
“有。”商见曜笑着点头。
这回答反而让赵正奇等人松了口气。
他们不相信有谁能为了救难民舍弃自己的生命,拖着贵族们一起死,这肯定是顺带的要求。
归根究底,肯定还是为了自身。
“嗯……先把这件事情给完成了,再说后面的。”商见曜笑着望向肥肥胖胖的赵正奇,“就从你开始,给你的心腹打电话吧。”
不等赵正奇开口,他笑眯眯提了个问题:
“如果我对他们说‘这个人搞鬼,我要打爆他的脑袋,你们要是选择帮他,那我就按下开关’,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面对那张笑脸,赵正奇艰难地吞了口唾液:
“我说什么您都听得到,我肯定不敢耍花样啊。”
他也没想过在言语里埋坑,这一个弄不好,被听出来了,矛盾立刻就会激化。
他准备用的是光明正大的办法。
很快,赵正奇拿出手机,给心腹打了个电话,按照商见曜刚才说的内容,逐条吩咐了下去。
整个过程毫无瑕疵。
但是,他那名心腹就在外面,知道他受到了威胁,所以肯定不会立刻着手去办,必然要观望一阵。
依次让在场的贵族议员们打过电话,商见曜慢慢站起道:
“第二个要求每个人都不同,我们一个一个来。”
他谨慎地退到了远离长桌区域的里侧角落,大声对机械僧侣净念道:
“禅师,你先。”
净念艺高人胆大,也没什么舍弃不了的,未做斟酌,直接走了过去。
这时,商见曜将黑色遥控器交给了蒋白棉,笑着对所有人道:
“她也有生物义肢。”
蒋白棉配合地让左手指间跳跃出了电弧。
铁一般的事实让许立言等人分外庆幸刚才没有鲁莽,没有冒险。
控完场,商见曜看向快要两米高的机械僧侣净念,盯着他闪动红光的眼眸,压着嗓音问道:
“禅师,你认识净法大师吗?”
精品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閲讀
这样一来,长桌区域的贵族是听不见这边说什么的。
“他是我师弟。”净念坦然回答。
商见曜旋即道:
“你看:
“我认识净法大师,听他讲过佛法;
“我还帮忙阻止了城主自爆,让你的任务得以完成;
“所以……”
净念电子义眼内的红光闪动骤然加快,又迅速恢复了正常。
他低宣了一声佛号,用电子合成音说道:
“既然是教团的盟友,贫僧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谢谢禅师。”商见曜再次伸手,和净念握了握,“你可以回去了。”
目送净念返回许立言身旁后,他高声对欧迪克道:
“欧先生,你第二个。”
…………
守卫们在贵族议事厅外等待了近二十分钟,终于看见大门缓缓敞开。
商见曜、许立言、赵正奇、弗朗西斯科等人勾肩搭背地出来,皆是笑容满面。
赵正奇环顾了一圈,找到自己的心腹,哈哈笑道:
“误会解除,就按刚才的吩咐办。
“我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守卫们目瞪口呆中,跟在后面的蒋白棉趁机拿出了魏钰他们的照片:
“快在附近找找有没有这三个人。”
有口皆碑的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相伴
既然要栽赃陷害,那剩余的“旧调小组”成员肯定已潜入城主府。
…………
赵府,某间书房内。
赵家二子赵义学站在窗边,拿着手机,正和某个人通话。
“等会注意着听,轰隆的声音将是你成为城主的礼炮。”电话那头,一道略显沙哑的嗓音带着些微笑意说道。
“爆炸?那我爸和我哥?”赵义学颇为愕然。
电话那头的“神父”轻笑了一声:
“当然是一起去了西天。
“你想想,如果他们还在,就算没有许立言,没有别的贵族,你也当不上城主啊。
“我知道,你下不了手,这不,我就帮你代劳了,不用谢。
“放心,有‘最初城’那位的支持,剩下的人是翻不起浪的。”
赵义学沉默之中,他的心腹走入书房,凑到他耳边,汇报起情况。
电话那头,“神父”笑着问道:
“怎么样?听到爆炸声了吗?”
赵义学表情颇为古怪地回答道:
“没有爆炸……
“他们,他们现在在议事厅内跳舞……”
“跳舞?”“神父”发出了疑问。
然后,他许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