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316.調轉、命運與投石問路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这就是你的全力以赴?”King几乎是以俯视的姿态看着帕斯,“在我看来还远远不够,你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决心,甚至没有螳臂当车的执着,而且你的决斗……”
King看着帕斯的场地,“似乎根本没有变化。”
斩机固然有着在很多情况下都能转危为安的手段,但是下级怪兽的数量也限制了这副卡组的底限。
也是帕斯无力去改变的现实。
“没有感觉到一些微妙的既视感吗?”King说道,“这样的场面,在你的记忆中没有出现过几次吗?不……只怕每一个敌人,你都是这样去应对的吧?”
“还不够!我还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帕斯攥紧了拳头说道。
“是啊,你还没有失去希望,但除了希望之外,你又能相信什么?”King说道,“你固然可以欺骗自己,你还有获胜的希望,但是你真的有吗?”
有吗?
帕斯捏紧了手卡,决斗盘上3000点的生命值依然紧紧的伴随着他,忠实而并不怎么可靠。
“战斗!”King下达了攻击宣言,“用【轰界王战·哈尔王】对你直接攻击!”
漆黑的魔术师权杖上闪烁着雷霆,如同狂战士一般将权杖的末端举过头顶,随后对准帕斯的方向猛然挥下。
雷霆夹杂着将地面犁出深痕的力道,直扑向帕斯。
【轰界王战·哈尔王atk:3000】
生命值只剩下三千的帕斯,如果直面轰界王战的这一击,只怕会瞬间灰飞烟灭,帕斯从来没有想过,这场决斗竟然会如此漫长,似乎一眼望不到边。
但是,应该做的事情还要去做。
“技能发动!”帕斯张开手,“一场决斗中只能使用一次!将这个回合变为结束阶段!”
“【世界】!”
随着一声令下,时间的转盘开始转动,战斗阶段被跳过的一瞬间,闪耀着光芒的雷霆砸到了一面无形的盾牌上,在看似毫无阻拦的帕斯面前硬生生停下。
那无形的盾牌无法被击破,那是规则构成的盾牌,在战斗阶段结束之后,伤害步骤被进入了结束步骤,强制阻止了哈尔王的攻击。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规则,只有触及到决斗规则的技能才能玩弄规则。
帕斯的技能已经接触到了这个先决条件,但是King……似乎更加技高一筹。
场上的【王战团队衍生物】化作了冰结的水晶,碎裂成粉末逸散,纷纷扬扬飞散向天空。
“哼,还是不肯承认失败吗?”King无聊的摇了摇头,“我已经玩够了,你,和你的决斗,似乎都差了一点火候!一点惊喜感都不能带来……”
在King的庞大压力和决斗的双重折磨下,帕斯体验到的是极致的绝望,哪怕伴随着King的技能他的体力也会跟着恢复,但是精神上的疲惫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消除的。
“已经不需要使用我的技能了,”King无聊的说道,“我已经玩腻了,作为一个复制品,你也已经尽力了不是吗?在感受到这种绝望之后,还有力量重新站在我面前吗?”
King看着帕斯,“然后是这张脸,越看越觉得厌恶,我有时候会想,既然我已经诞生了,为什么他又会诞生?仅仅是为了让我感到妒忌吗?不,那是一件礼物!那是我通向神明和王冠宝座的礼物!他的天赋不应该仅仅是他一人拥有!那也应该是我的!”
说到这里,King自言自语的话头猛地一顿,又神经兮兮的摇着头,“不对!慢着……”
“慢着慢着……如果你是我儿子的复制品,那么,是不是就说明了,我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了!?”King忽然笑了起来,“开玩笑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或许会得意忘形到露出破绽也说不定!哈哈哈哈……”
帕斯忽然间半跪了下来。
打不过的,自己的能力被King的能力所克制,只要King还能发动技能,那么无论自己使用多少次【世界】都会被挡下。
King看起来是不打算再使用他的技能了,那么结束了吗?
不对,只要自己一抽卡,王战的舞台效果就会再度发动。
那么至少,自己要给playmaker他们留下一些有用的讯息!
帕斯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将手指按在了决斗盘上方,“我的回合!抽卡!”
“这个瞬间,你抽到的卡是【斩机·纳布拉】,一张不错的用来翻盘的卡,”King狞笑着,“但是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王战的舞台】效果发动!”
地面上,世界树的光芒再度亮起,象征着九个世界的光点闪烁着,“对手从卡组将卡加入手卡的场合,从卡组中将一只【王战】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陷阱卡发动!”帕斯就在这时,按下了后场的盖卡,“【虚无空间】!只要这张卡在表侧表示存在,那么双方都无法将怪兽特殊召唤!”
虚无空间是一张神卡。
哪怕被添加上了“当自己场上或是自己卡组有其他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这张卡破坏”的限制,这张卡也依然是神卡。
只要在场,那么双方都无法进行特殊召唤,搭配上一些辅助用卡,能让敌人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哦?下了相当大的决心嘛……”King哼笑了两声,“但是没用的!场上【轰界王战·哈尔王】的效果发动!对手发动怪兽的效果、魔法、陷阱卡时,将自己场上的两只【王战】怪兽或是魔法师族怪兽解放,让那个效果发动无效化并破坏!”
King看着帕斯,“你应该还记得,哈尔王和场上的艾克莉西娅是什么种族吧?”
“他们全都是魔法师族!”帕斯当然对此印象深刻。
“我将【轰界王战·哈尔王】与【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解放!让【虚无空间】的发动无效并破坏!”
雷霆包裹了哈尔王与圣女的身体,并逐渐压缩为一条细线,直扑向帕斯的场地,在一瞬间贯穿了【虚无空间】这张陷阱卡。
同时,脚下【王战的舞台】效果顺利发动,象征着某个世界的光球飞向了天空,极度深寒的风暴自地面涌起,覆盖了整个场地。
“我将卡组中的【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特殊召唤!”
被冻结的世界中暴风雪在铺天盖地的旋转着,帕斯眯起眼睛,看到了一对被冻结的黑色翅膀自光球中张开。
风暴再度袭来,吹得人心惊胆战,带着邪龙的咆哮,极寒的温度在风暴的中心猛然爆开。
尼德霍格,北欧神话中居住于世界树底部的黑龙,不断啃噬世界树的树根,其名为绝望。
“这个瞬间!【王战的舞台】效果再度发动,”King张开手,“对手的回合当场上有王战怪兽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在自己场上将【王战团队衍生物】尽可能多的特殊召唤!”
世界树的形象被缩小,化作拥有攻击力的实体怪兽,一化为四,落到了黑龙的身下。
果然开始了吗?
帕斯看向了手卡中刚刚抽上来的【斩机·纳布拉】,King说的没错,自己抽到的依然是斩机纳布拉……自己的命运似乎并没有改变,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自己没有进行过检索操作,所以卡组并没有洗切。
【王战】,这副卡组很强,而且最强的时刻是在对手开始抽卡的那一刻,刚刚好能克制自己的【世界】。
但是自己这边,身后早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通常召唤【斩机·纳布拉】!”帕斯将一张卡拍在了决斗盘上。
手持黑色阔剑,身上带着黑色与金色配色的装甲的机甲落到了帕斯的场地上。
“接着手卡中【斩机·加武】的效果发动!选场上一只怪兽,那只怪兽的攻击力上升1000点,这只怪兽特殊召唤!”
“我选择场上的【斩机纳布拉】!让其攻击力上升1000点,让【斩机加武】特殊召唤!出来吧!加武!”
【斩机纳布拉atk:1000→2000】
斩机纳布拉的攻击力在加武的加持下上升,随着条件的达成,一身红色的机甲战士落到了帕斯的场地上。
“陷阱卡发动!”就在这时,King再度下达了发动陷阱卡的命令,“【教导的惩罚】!以对方场上一只表侧表示怪兽为对象,从额外卡组将一只那只怪兽攻击力以上的怪兽送去墓地,将那只怪兽破坏!”
“什么!?”
“我选择你场上的【斩机·纳布拉】,从额外卡组中将2000点攻击力以上的,攻击力2500点的【灰烬龙·落胤龙】送去墓地,将【斩机·纳布拉】破坏!”
召唤的世界与通向墓地的黑暗闪过了一道光,灰烬龙自诞生之地落下,沉入了黑暗。
交错的光芒化作了利刃,飞起穿透了【斩机纳布拉】的身体,并将其送去了墓地。
场上唯一的希望被破灭了,二卡无法达成的彼岸,King再度消除了帕斯获胜希望。
“想使用纳布拉的效果,从卡组检索来扰乱你的命运吗?真是太天真了,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永远也达不到,能检索瞬间的场面。”
“真的是这样吗?”听到King的话,帕斯忽然间笑了,他猛然抬起了头,“天真的人,是你!”
“!?”
“想使用你的技能就尽管去使用吧!”帕斯说道,“虽然你有着强大的技能,但是你的决斗技术和前瞻性,并没有太多高明的地方!就像是现在我所说的这番话,你又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吗!?”
“?”King皱起了眉头,到现在了这家伙还在逞口舌之利吗?
“哪怕你知道了我全部的战术,那又有什么关系?!真正的决斗者,战术是无穷无尽的!”
“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在这样明显的大劣势情况下,你也只能说出这种无聊的话来吗?”
“是不是无聊的话,还要看接下来……”帕斯抬起手,“打开吧!通向未来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张开。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四星以下电子界族怪兽一只!我将场上的【斩机·加武】设定连接标记!”
红色的机甲化作一道流光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的下方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数据的大门涌动起来,在翻滚之中,数据堆叠成一只电子界的精灵,自大门中飞出,“Link1!【连接弟子】!”
手持AI精灵剑的简陋人工智能生命体出现在了左侧的额外区域。
“这个时候连接有什么用吗?只有一只连接怪兽的话,电子界小男巫也没办法特殊召唤出来吧?”
“打开盖卡!”然而,帕斯的回答相当简单,“【斩机超阶乘】!”
“嗯?”King愣了一下,历史发生改变了吗?那家伙竟然使用了之前没有使用过的卡!?
按照历史,他盖下去的应该是【墓穴的指名者】才对,但是现在,曾经发生的历史却发生了变化。
但也只是皱了皱眉头,King就不再在意了。
“嘿,好奇吗?为什么我会将这张卡盖在场上?”帕斯忽然间说道,“你的技能有着三个弱点,第一,既然能知道我的行动,那么我自然也能知道你的!只要对你的技能有所了解,那么就根本不足为惧!”
“第二,你的技能只能看到一部分的战术,为了胜利,只能不停的使用!而且根本没办法直接促成你的胜利!”
“第三,一旦对手使用了其他的战术,你就无法预见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斩机超阶乘】的效果!从墓地中将最多三只【斩机】怪兽特殊召唤,然后用那些怪兽进行超量或是同调!”
“我将墓地中的【斩机纳布拉】与【斩机加武】再度特殊召唤!并且用它们进行超量召唤!”
帕斯的心脏在狂跳,只要他能进行检索,那么这场决斗的胜负还未可知。
只怕……King会在关键时刻发动他的技能!
但是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
“我将斩机纳布拉与加武进行叠放!以两只怪兽作为超量素材进行超量召唤!”
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展开,纳布拉与加武化作两道光束飞上了天空,纠缠着落入了大门的漩涡之中。
漩涡炸裂,金色的雷霆乱窜,手持长刀身披金甲的电子界战士从炸裂的漩涡中缓缓降临。
在它背后螺旋的光点,化作了无限的标志,于身后盘旋。
“【块斩机·算子达朗贝尔】!”
新的怪兽出现,预示着这场决斗又有了新的变化,“算子达朗贝尔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超量召唤成功的场合,根据去除超量素材的数量,可以选择新的效果!我将两个超量素材去除,从卡组将一张【斩机】加入手卡!我将【斩机方程式】加入手卡!”
一张卡落入了帕斯的手中。
但是,【斩机方程式】的入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检索。
然后洗牌!
现在,命运已经彻底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