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闢道立心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闢道立心,傳道衆生(大結局,完結撒花)鑒賞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辟道立心
随着时间流逝,在这个时空完全粉碎的环境下,交战的三人,便是有能力探知时间变化,也不会去探知,因为没有意义。
可能一战过去,外间还是破碎凌乱,文明凋零,可能一战过去,外间已经过去千万年,孕育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文明来。
不过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哪怕是三人如何留手注意,也总是有法力余波逸散而出的,于三人而言,不过是微风一般的法力余波,于外界而言,便是不可承受的重负。
一个文明想要出现并壮大,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是少不了的,若是一直如此混乱,也不知道要何时才有文明出现,似书法绘画这些艺术,本就是一些吃饱饭了没事做的人才有心思去思索。
在交战之中,吴毅的心思便放在这些上面,去思索未来,思索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这一思索开启之后,虽然吴毅本心想要停下,却无法让其停止。
这其实是吴毅无法掌控自己强大心神的体现,就好像一个人精力旺盛,总是要做些什么才行,在交战之中,还有这个心思来想这些,吴毅也算是一个怪胎了。
对未来的推演,吴毅如今可推演至万年之后,当然只是推演万年之后的大势如何,具体到个人自然是不可能的。
真要具体到个人,具体三代以内大致可以,吴毅如今可以预料到个人可能的变化,甚至于连对方的死亡之日都能够算出来,就像是亲眼见到一样,再之后,虽然也能够算出来,却是未必准确。
这一刻,吴毅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异数。以往自己都是作为异数的存在,被人算计,今日算计别人,立场不同,算计不到的,便是异数。
若是日后真的掌控整个禾珏域,明白更多的讯息之后,或许能够得到更为精确的推演。
与这一思索伴随的,是与流芒子的战事,时间流逝,吴毅与守护石灵的交战经验都在一步步变得老练起来,流芒子原本的优势被一点点抹平,战局的天平,再一次平衡了。
只是,换做其他人,此刻说不定要内心波动了,但是流芒子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性太好或是隐藏太好,以至于吴毅没有感应到。
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对方有后手,吴毅所需要做的,便是不让自己成为流芒子的主要目标。
但是事与愿违,流芒子在交战之后,优势不再,认为是吴毅捣鬼,守护石灵底蕴深厚,大概率无法拿下,便欲先除去吴毅。
结果吴毅反倒成为了被针对的主要对象,守护石灵自保有余,庇佑吴毅却是不足。
经过无数次的铺垫,流芒子将吴毅逼至绝境,大袖一挥,星光漫天,将吴毅施展出的劫气尽数收去,而后一掌落下,只如拍在了西瓜上一样,吴毅霎时间粉身碎骨,精气神被消杀大半。
从某种角度上而言,吴毅已经跌出了这个舞台,失去了争霸的资格。
但是,流芒子得势不饶人,化掌为爪,只欲将吴毅抓住挫骨扬灰,彻底湮灭吴毅,连一道执念都不允留下。
天外密切关注着这场战事的华阳子与元吉子,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场面,面含微笑,毕竟吴毅之前算计了他二人一把,眼下吴毅将死,二人自是乐见其成。
只是天不遂二人之愿,守护石灵出手替吴毅挡下了最为致命的一击,否则这一击之下,吴毅怕是要身演洪洞,吞噬因果了。
饶是如此,流芒子修为根本不是吴毅可以抵抗的,其大道之力在吴毅体内流转,破坏着一应生机,吴毅虽然不死,也失去了交战的资格,被迫退守后方。
场上又回到了守护石灵与流芒子巅峰对决的场面。
吴毅的出现与退场,好像只是一个插曲,不值一提。
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吴毅确实没有参与,流芒子被守护石灵牵扯住,也就暂时放过了吴毅。
吴毅得以趁此时机疗伤,以毁灭莲子激发毁灭之道,将体内的外道之力尽数驱逐而出。
不得不说,毁灭之道还真是强势,虽然像吴毅一样弱小,却早早体现出其不凡之象,好似蛇吞象一样,反过来毁灭这外道之力,并在这个过程之中,得以淬炼。
毁灭莲子可破灭流芒子之道,这岂不是说,吴毅在疗伤过程中的这一发现,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方新世界一样,不可思议。
吴毅似乎找到了打败流芒子的方法了,神色不改,眉眼的余光看向眼前的战局,若有所思。
不过,眼下,还是让他们两人再互相消耗吧!
吴毅要选择最为适合自己的时机再重新入场。
若是守护石灵与流芒子知道吴毅的这一想法之后,会不会生出立刻诛杀吴毅的念头呢?
这一点不得而知,但是无疑,吴毅又一次选择了赌博,为了表示自己“无害”,吴毅甚至可以遏制毁灭莲子驱逐外道的速度,好让守护石灵与流芒子继续忽视自己。
至于结果嘛,只能够说,效果很好。当然也是因为二者在内心之中,从来没有将吴毅放在眼里,见到吴毅连这么小小的一击都承受不了,更是坚定了最初的看法。
他们的傲慢,最终,也将埋葬他们。
是百年,千年,还是万年,三人无意去计算时间,便是将时间计算出来又如何,于他们漫长的生命之中,所谓万年,和一天又有什么区别。
总而言之,这场大劫的持续时间,已经不短了,好在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人交手,战火被约束在一定范围之内,对天地的影响虽然有,但并不是毁灭性的危机。
在这段岁月之中,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指出的,首先是流芒子治下的界域因为流芒子身处此地,也被牵引至此,同样归入禾珏域内,这一步完成之后,流芒子实力大增,而这一步完成,也就意味着流芒子同样将所有的底牌使出来了。
而出乎吴毅的预料,守护石灵竟然也引来几处界域归入禾珏域内,以为法力源泉,不愧是存活不知多久的老前辈了,有这些地盘,若是他想要东山再起也不是难事。眼下投诸此地,同样加大了赌注。
二者究竟还有没有手牌吴毅不知道,但是这一刻,他是真的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了,此处成为了二者的专场。
吴毅算是明白了二者为什么看不起自己,看过他们战斗之后,吴毅自己也觉得自己不行。
此外,吴毅自始至终就没有将外道之力驱逐掉,表现在外,便是一副半死不活,气息奄奄的模样,能不能够骗到人不好说,无论是谁赢,恐怕都是死路一条。
吴毅依旧在蛰伏,日后赢了飞龙在天,说得好听是潜龙在渊,日后若是输了,那就是一条隐藏起来的毒蛇,将自己的獠牙隐藏住,伺机吞食。
究竟是龙还是蛇,就看之后的变化了。
成功了是龙,失败了便是蛇,甚至连成为蛇的资格都没有,在历史的长河中彻底落幕,留不下一点痕迹。
吴毅看着眼前的命运长河,河水照映着很多人的身影,都是与吴毅有关之人的影子,很多都已经沉入水中,或是几经沉浮。
吴毅如今能够存活数劫乃至于数百劫,但是一路走来的很多人,都已经作古,或是转世重生很多次了,几经沉浮便是这个意思。
修道一路孤寂而漫长,只愿此战快结束,吴毅尚可弥补一些昔日之因果,否则就成为了永恒的因果了。
守护石灵与流芒子自然不会听从吴毅的想法,按部就班地比拼着底蕴与消耗,若是这般磋磨下去,打到地老天荒也未必。
无边的等待之中,最是消磨人的耐心,至少吴毅的耐心就已经被消磨地七七八八,而这,原本是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因为,任由这两位消耗才是对吴毅最有利的事情。
难不成是自己心中生就心魔了吗?吴毅不得不朝这个方向思索,一番排查之后,并无所得,若是有心魔出现,吴毅有心去找,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
既然没有的话,这种类似于第六感的东西,不得不让人深思,是不是有其他的变化。
吴毅将目光转向眼前的战局,初看无有所得,再一细看,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一战,已经到了结束的环节,只不过因为二者手段不凡,即便是在一侧的吴毅,若是不仔细看,也看不出究竟来。
就目前而言,流芒子已经是大局在握,就好像之前逼迫吴毅时所做的那样,将守护石灵的生路锁死,最后横空一掌拍落。
亘古似乎未曾颤动的神山,竟然有大半个峰头被拍落,又是一掌,半山处断了一截,第三掌,流芒子似乎动用了一身气力,整个禾珏域都为之搅动,万千生灵在未来的命运,便系于这一掌。
而最后,神山彻底崩溃,轰然倒塌,令人莞尔叹息。这场巅峰之战,结束了。守护石灵已经不可能翻盘了。
元吉子老祖沉眉不语,内心沉重,华阳子喜上眉梢,心中快意,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圣灵宗将主宰未来百劫甚至是更长时间的天地气运。
原本归属于守护石灵的气运,开始转向流芒子,流芒子将目光看向一侧的吴毅,准备顺手将这个“爬虫”捏死,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吴毅竟然率先出手,精神奕奕,哪里有之前病态的模样。
“原来你是装的吗?”流芒子冷笑,随即道:“不过这样也好,顺便将你也一并解决了!省得那守护石灵还在你身上留下后手。”
吴毅不去理会,眼下排除一应杂念,因为他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错过这一次机会,对方有了准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毁灭莲子落在劫莲之上,毁灭之道与劫气交杂,就好比干风烈火,火势滔天,威能在短时间内数倍乃至于数十倍地增长。
吴毅为此赌上了自己的本源,赌上了自己的命运,堵上了自己的一切,因为他明白,若是输了,便什么也没有了,天地主宰之争,就是如此地残酷与激烈。
流芒子初而不以为意,只是认为是吴毅的狗急跳墙罢了,但是当真正与吴毅接手的那一刻,他意识到问题所在了,自己的神通术法,在吴毅面前,就好像纸糊的一样,一触即溃,虽然声势浩大,却不顶用。
流芒子又怎会明白,在他与守护石灵交战的时候,吴毅可都是分心关注着的,而且还在研究如何应对二人,这样无论是谁赢,自己都能够有手段反制。
镶嵌在三十六品劫莲之上的毁灭莲子,仿佛一把宝剑的剑锋一样,所过无可当之,一步错,接下来流芒子步步错,先机全失,被吴毅一步步追及。
噗嗤——
毁灭莲子贯穿法衣,扎进了流芒子的体内,无穷无尽的劫气裹挟着毁灭之道,在流芒子体内肆虐。
仅仅是如此,也不足以击杀流芒子,下一步,吴毅开始争取禾珏域的天地气运加持,借天地之力,灭杀流芒子。
流芒子自是拼死反抗,然则,受毁灭之道扰乱,根本无法争过吴毅。
随着天地气运汇聚在吴毅身上,流芒子的眼眸之中生就恐惧之色,多少劫以来,即便是与守护石灵一战,他也没有流露出恐惧的眼神来,但是这一次,却流露出来了。
因为他知道,这毁灭之道,是真的能够击杀他的。
“不——”流芒子仰天长啸,一双手臂抓住吴毅的双肩,将吴毅的肩胛骨给捏碎,源源不断的外道之力涌入。
吴毅不去理会,以玉石俱焚的姿态,与流芒子一战。
流芒子恐惧之色愈发深重,他不想死,至少没有想过可能会死在吴毅这样的“小人物”手上,他不甘心。
此战变故,引得华阳子与元吉子皆匆忙赶来,华阳子是为了救流芒子,而元吉子则是看见了自己可能取而代之的可能性。
机会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真是让人兴奋。
吴毅亦随之嘶吼,爆发出仅剩的一点气力,贯穿流芒子的身躯,毁灭之道席卷至他整个身躯。
流芒子回天无力,无人可以救活一个被毁灭之道席卷全身的人,即便是弃卒保车也不可能。
“想不到,我竟然会败在你的手下!”流芒子用怨毒的眼神看着吴毅。
“不要小看所有人,你太傲了!”吴毅冷冷回答道。
言毕,流芒子身躯随之崩解,连带着与守护石灵死后化为的洪洞一起,两方巨大的洪洞出现,与他们相关的因果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是禾珏域,周围几乎所有小界域,都受到了影响。
而吴毅,则是在流芒子死后,受到了气运的一体拥护,无边气运汇聚在身,整个禾珏域的伟力都为吴毅所掌控,这是一个汇聚有诸多界域,远胜最初的界域。
若是将这股力量消化下去,吴毅的实力,将有可能突破守护石灵的巅峰修为。
只不过,华阳子与元吉子并不愿意看见这一幕,吴毅不过是老五而已,打赢老大老二完全是意外,论顺序也是应该轮到他们二人才是,何时轮到吴毅了。
他们紧赶慢赶,赶过来送死,是的,赶过来送死,吴毅无边法力无处宣泄,这两位前来送死,吴毅便也就满足他们,省得日后虚与委蛇。
同时,吴毅还将守护石灵留在自己体内的烙印给祛除了,彻底打散了守护石灵重生的希望。
华阳子与元吉子二人一死,那凤鸣域与鸿纶域也失去主人,为吴毅所吞并。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皆死,这场劫数,吴毅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天下百废待兴,吴毅却汇聚无边气运,掌握无穷灵机,此刻调御而出,惠及众生,凡天下有灵无灵之属,皆可承受之。
吴毅并无门派种族的偏见,为众生开了一条上进之路,不管你是仙道也好,神道也罢,人道也无妨,吴毅皆有修习之,自然谈不上偏见。
吴毅希望自己治下的世界,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世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吴毅不会在上层刻意禁止,即便是他们是所谓的魔门妖道吴毅也不在乎。
在灵机的滋养下,天地恢复了生机,但是想要恢复昔日文明,还需要一段时间,吴毅同样没有刻意引导之,因为那是道门主导的世界,日后会演化地怎样,还看他们竞争的结果。吴毅不会参与下层的争斗。
不仅在心中如是想,吴毅还开金口,发纶音,将自己的道法与信念传诸天地。
“我所立之道,为众生之道,凡男女老幼,飞禽走兽,鳞甲五虫,皆可修习之!”
“我所奉之心,为自强之心,凡男女老幼,飞禽走兽,鳞甲五虫,持自强之心,便是吾正统!”
……
……
……
声音激荡,传响诸天,不仅仅是禾珏域,便是周围的界域,也都能够听见,吴毅不仅仅是宣示自己的信念,也是在宣示自己对禾珏域的统治。
道法外传,吴毅便是禾珏域所有生灵的老祖,众生皆问道,众生皆平等,持自强之心,便可攀登高峰,山高人为峰。
这是吴毅传递的信念,也是他修炼一生的信念。
禾珏域,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