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超腦太監-第1100章 高下(一更)推薦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哟,和尚你胆子不小哇,是不是觉得自己顿悟了,觉得天下无敌了?”
袁紫烟失笑,上下打量着老态龙钟的虚明和尚,啧啧赞叹:“不愧是枯荣诀。”
虚明和尚看她丝毫不在意,皱了皱霜白的眉毛,头顶的戒疤仿佛更大了两分:“阿弥陀佛!”
袁紫烟哼一声道:“怎么,你膨胀得厉害呀,还真觉得自己能代表枯荣寺跟我们南王府宣战?”
黑衣老者长长叹一口气:“罢了,虚明师兄,报仇之事就如一场大梦吧。”
众人好奇看向他。
黑衣老者发出莫名的一笑,摇摇头道:“前尘往事如浮云,好像过了很久。”
他身处顿悟之中,不仅仅身体迅速的苍老,心境也变得沧桑如百年。
明明一会儿功夫,他却有弹指一挥即百年之感,一切都变得不那么清晰,愤怒与仇恨如冰雪慢慢融化。
他没有那么恨,也没有那么怒,唯有淡淡的惆怅与感慨,自己兄弟二人的缘法确实已尽。
小弟行天理难容之事,自取灭亡,别说碰上烛阴司,即使碰上枯荣寺弟子,也一样难逃一死。
虚明和尚皱眉:“真算了?”
“即使灭掉南王府,也不能让小弟复活,又何苦再造杀孽呢。”
“阿弥陀佛!”
虚明和尚合什一礼:“恭喜陆师弟!”
“多谢虚明师兄。”
黑衣老者也慢慢合什,动作迟缓,与一个寻常老人没有两样。
袁紫烟发出一声冷笑:“好大的口气哟!”
徐智艺摇摇头:“袁妹妹,既然他不想报仇了,那便算了吧,当我们没来过。”
“多谢小王爷。”黑衣老者对独孤弦合什一礼。
独孤弦微笑:“这可能便是机缘罢,是你开悟的机缘到了,不必谢我。”
他心中替黑衣老者高兴。
能在最后关头堪破仇恨,心中宁静释然,实在是可喜可贺。
更关键的是,其性命保住了,不必枉死,自己也不必沾一条人命。
袁紫烟哼道:“和尚,来来,露露本事吧,让我们看看枯荣寺的武学到底有什么奇妙处!”
“阿弥陀佛!”虚明和尚霜眉一轩,双眼闪动逼人亮光:“贫僧正有此意!”
他高瘦枯槁的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袁紫烟身前,枯瘦的手掌缓慢拍出。
“嗤!”冷露骈指一点,剑气破空而至。
“砰砰砰砰砰……”
枯瘦手掌连颤数下,最终无力低垂下去,虚明和尚踉跄后退数步。
赵茹抿抿嘴。
这几位姑姑还真不是善茬儿,明明黑衣老者已经放弃了报仇,她们还不依不饶,没有罢手的意思,有点儿得理不饶人的意味了。
独孤弦轻轻握一下她玉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赵茹不解的看他。
独孤弦轻轻摇头。
两人现在默契十足,已经通过眼神与动作,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四位姑姑这是为什么?”
“等等看就知道了。”
“是想试试枯荣寺的武学?”
“不仅仅如此。”
“阿弥陀佛!”虚明和尚一声佛号打断了两人眉来眼去的交流。
两人看过去。
虚明和尚迅速变得年轻,像一个撒了一半气的皮球再次被充满了气,血肉饱满,红光满面,双眼湛湛如寒星。
“这位女檀越何必咄咄逼人!”虚明和尚合什,肃然道:“何必逼贫僧出辣手?”
“要看看你们枯荣寺到底有何本事。”袁紫烟嗔道:“这么大的口气,看是不是吹牛皮!”
“既然如此,那贫僧就献丑了!”虚明和尚肃然,右掌朝她猛一推。
袁紫烟一闪消失。
下一刻,青莲剑气再至。
冷露骈指如剑,朝虚明和尚虚点。
她冷着玉脸,黛眉轻蹙。
这虚明和尚真是个小气鬼,就因为袁姐姐说几句话,就揪住了不放。
“砰砰砰砰……”
闷响声中,虚明和尚稳稳站在原地。
一团金光从他掌心射出,在他手掌一尺处扩成雨伞大小的金色手掌,挡住雨点般的剑气。
“哟。”袁紫烟出现在叶秋身边,笑道:“还确实有点儿本事呀,能挡得住。”
冷露哼一声:“挡得住?”
她左手轻轻一点自己眉心。
“嗤嗤嗤嗤!”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 ptt-第1100章 高下(一更)
剑气破开了金掌,撞上虚明和尚胸口。
虚明和尚身上浮现一棵巨树,高有五米,两人合抱粗,把他包裹其中。
剑气钻进树皮。
树叶簌簌抖动,然后寂然。
一道道剑气连绵不绝射进树影中,依然没能破开这虚明和尚的护身罡气。
“古怪。”冷露蹙眉。
超棒的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100章 高下(一更)展示
袁紫烟沉吟:“这便是真正的枯荣诀了,确实不凡呐。”
她说着话看向黑衣老者。
却见黑衣老者已经垂眉低首,好像入定一般,对两人动的情形一点儿不关心。
袁紫烟嗔道:“喂,姓陆的,事情是因你而起,你却要置身事外?”
“虚明师兄已经明悟枯荣经,枯荣一念间而已,你们是奈何不了他的。”
“枯荣一念间,就是生死虚实一念间?”袁紫烟若有所悟,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忙摆手:“袁姑姑,我可不懂佛法。”
“你一点儿不懂?”袁紫烟白他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里在精研佛法呢。”
这便是大明寺的厉害。
明明已经斩除了威胁与诱导,可除非当初废掉独孤弦的修为,否则,就没办法彻底消除其影响。
独孤弦叹道:“好吧,枯荣经我略有一些了解,生死、阴阳、虚实,一切皆为枯荣,所谓枯荣经,便是两者的生化,由枯到荣或由荣到枯,转化无碍便是练成了枯荣经。”
“这虚明和尚练成了?”
“即使没有大成,也应该有小成。”独孤弦道:“这棵是枯荣树,由死转生,由生转死,转换不休。”
“唔……”袁紫烟轻轻点头:“有意思,枯荣经。”
她倏的一指点出。
轻柔如清风,落到了树影,顿时树身剧烈抖动如筛,可见到一片片树叶落下,飘在空中时便消散。
“砰!”大树一下消散。
虚明和尚脸色肃然看向袁紫烟。
冷露没继续出剑气,打量着虚明,又看向袁紫烟。
她更好奇的是袁紫烟用的什么指力。
更让她恼怒的是,青莲剑诀出师不利,竟没能破开枯荣诀的护体罡气。
青莲剑诀威力何等惊人,即使小成,也应该能破开一切阻碍的,偏偏没能破开据说是小成的枯荣经。
也难怪教主对这枯荣经忌惮了,这枯荣经确实别有玄妙。
袁紫烟笑道:“和尚,枯荣经是挡不住我们的。”
“阿弥陀佛!”虚明和尚沉喝:“不知袁司主用的是何指法?”
“我家老爷自创的指法。”袁紫烟笑盈盈的道:“威力如何?”
“……佩服。”虚明和尚沉声道:“但贫僧的枯荣经还差得远。”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寺内有人能挡得住这一指?”袁紫烟道。
“……未必不可。”虚明缓缓道。
他一颗心沉重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