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獨仙行 起點-第2097章 橫插一道推薦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097章    横插一道
果真,曲雅的手中托着一柄血色小斧,连斧柄加一起不过尺余长,看不出什么材质炼制,在尾端有三个斜槽,表面铭印了密麻的符文。
“怎么可能!?”
姚泽目露精芒,看的真切,刚刚对方言语中一提,他就猜测是件魔械,可谁知此物竟是当初黑衣在双角族中亲手炼制的上品魔械!
此物所用乃一头吼天血牤的那只冲天独角炼制,黑衣还不惜施展神通,彻底激发独角中的真灵血魂,使其威能暴增,可怎么会流落在此地?
当初黑衣在双角族中盘桓了近十年,亲手打制了数十件品相不低的魔械,而受材料限制,其中只有三件属性上品,眼前的血色小斧正是其中之一,他怎么可能会看错!
此时黑衣依旧在上清城中逗留,寻找步震天的下落,两人心意相通,自然知道拍卖会发生的一幕,当初连云城被破,四族之人全都被天魔宗所掳走,准备贩卖至仙界的,后来却被黑衣带着春野直接在空间通道中给截下,到现在百万之众依旧生活在连云城中。
当时解救的人质只是整个连云城的一小部分,甚至那位城主浦良知都被天魔宗的那位大人物给打下禁制,逃亡妖界蛮荒,还是自己将他们从包围圈中带出。
这件上品魔械应该是随着双角族人一同被抢走的……
他的心中一阵翻江倒海,而台上的曲雅已经随手安置了三块元晶,单手微微一晃,顿时一柄数丈长的血色巨斧就握在手中,加上此女俏生生的模样,一时间有着别样的风情。
“啊!”
此女娇呼一声,双手扬起,举起巨斧猛地一挥,“嗤嗤”的破空声响起,一道血芒从巨斧中飞出,一闪即逝。
众人只看到此女挥动巨斧,英姿飒爽,带着一种美感,正看的赏心悦目,一道霹雳声响突然传来。
“轰!”
会场的上方猛地一颤,一头巨血色巨牤仰天狂啸,而一道百余丈的漆黑裂缝凭空浮现,呼啸的罡风狂涌而出。
“空间裂缝!”
所有人都看的心中一紧,谁也没想到,一位看似娇滴滴的美 人随意劈出一斧,竟有着如此大的威能!
这片空间一阵光芒狂闪,一处处密麻的禁制浮现而出,血色巨牤散去,那道巨大的空间裂缝缓缓合拢,转眼就了无痕迹,似乎刚才发生的只是场幻觉。
整个会场都被这一幕所震撼,魔械在妖界算是平常之物,当初春野就常年和妖界外围的城池做交易,此物用来对付兽潮很是顺手,修为高低都可以施展,可上品魔械就极为罕见了,何况如此威能足以让一位真仙不敢轻举妄动的。
就在会场一片沉寂时,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
优美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97章 橫插一道鑒賞
“请问曲雅仙子,这件上品魔械有什么来历吗?”
众多目光同时朝二楼望来,甚至有不少神识扫过,可无一例外地被包间外的禁制所阻。
发声的自然是姚泽,他按捺不住疑惑,特别是身处上清城的黑衣,一直挂念着野龙那孩子,难道此物和野龙有关?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97章 橫插一道讀書
“咯咯,这位前辈好眼力,竟然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上品魔械。”
曲雅有些意外,娇笑一声,秋波流转,“至于此物的来历,妾身也知之不详……上品魔械,来自圣界的一位传奇大师亲手打制,起拍价一百万块元晶……”
“怎么,你想要这件魔械?”
青魅有些奇怪,这魔械看起来威能颇大,可和对方的实力相比,并没有太大帮助,除非买来送给大燕门的弟子。
姚泽有些遗憾地摇摇头,身体朝后一靠,并没有参与拍卖的意思。
人氣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 ptt-第2097章 橫插一道看書
“一百三十万!”
“一百五十万……”
这样的魔械对于那些修为不算高的修士帮助极大,特别是各家族中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核心弟子,有这样一件魔械在手,等于多了一道强力保护,一时间此物竞争极为激烈。
“是他?”
三层的某个包间,金袍男子有些惊奇地收回目光。
“怎么,七公子,有什么不对?”一旁来自魔界的血袍青年有些好奇问道。
“一个有意思的人族修士,这件魔械是我从神魔域的南宫家族无意中得到的,没想到还有人关心此物的来历。”七公子随口解释一句。
“南宫家族?七公子,上次就听说那位南宫仙子答应了你的婚事,具体什么时候可以喝上你们的喜酒?”血袍青年目光闪动,话锋一转,笑嘻嘻地如此道。
提及这个,七公子脸上露出苦笑,“牧兄不知,那位南宫仙子修炼的功法奇异,每过一段时间就将之前的事忘记的一干二净,什么婚事都只能延后。”
“竟有如此功法?可据我所知,闪雷一族和南宫家族双方联姻是两家老祖所定,即便南宫仙子修炼神通有异,也不能违逆老祖意见吧?”对于此事,血袍青年似乎知之甚详,又追问起来。
七公子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面露沉吟,剑眉微皱,似乎在迟疑什么。
“呵呵,七公子你看,这件魔械已经拍到了二百三十万……”
血袍青年见状,忙见机地轻笑一声,就将话题岔开,不料,七公子却轻叹一声,摆了摆手。
“此事早晚都会传开,告诉你也无妨。”
血袍青年神情一正,露出注意的神色。
“南宫家族的那位老祖在十年前没能渡过雷劫,陨落了……”
“什么!?”
“砰”的一声,血袍男子面色狂变,目光呆滞,连身下的石椅粉碎都不自知。
包间中一片沉寂,过了许久,此人才醒悟过来,喃喃低语,“这南宫家族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瞒得我们好苦啊……三百年前我曾经拜见过南宫老祖,看其面色红润,精神焕发,距离仙帝也只有一步之遥,怎么就……”
“呵呵,即便成就仙帝,也无法摆脱天道轮回……”
……
拍卖会进行了近一天的时间,前后已经拍出了近三十件宝物,姚泽大部分时间只是静静观看,连青魅都小有斩获,以五十万块元晶的价格拍下了三滴琉璃彩凤的精血,喜不自禁的模样。
只是等台上的曲雅捧出一个小巧的红色玉瓶时,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形。
“流沙化璃三钱,这宝物的功效不用妾身多说了吧,炼器的珍稀材料!只有荒界深处才可能发现一点,为了收集此物,一位大罗金仙都失去了肉 身……八十万块元晶起拍,每一次加价不少于五万!”
喊叫了大半天,此女依旧活力四射,眉飞色舞地介绍着手中的玉瓶,似乎里面装的是件稀世珍宝。
古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拍卖会临近结束,众人的热情减退,或者大伙的心早已被那件压轴宝贝所吸引,半响都无人竞价。
“东西是好,可惜太少了点,如果再经过一番提纯,估计一钱都不到……”有人嘀咕着。
“是啊,一钱的流沙化璃,见到火都该飞了。”
曲雅有些着急,整个拍卖会称得上完美,可如果有流拍的现象发生,就是非常扎眼的瑕疵了。
“诸位前辈都清楚,如果炼制时机缘不错,甚至可以在宝物上铭印出阴阳法则。”情急之下,此女竟如此蛊惑起来。
“轰”的一下,整个会场都爆发出大笑声,没有逆天的机缘,都无法感悟到阴阳法则,想要在宝物上铭印出阴阳法则,和痴人说梦无疑。
笑声之后,整个拍卖会也变得轻松起来,不料就在此时,一道悠悠声音突然传来。
“八十万!”
会场上瞬间安静下来,无数道惊奇目光朝二层的某个房间望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八十万!二二三号嘉宾出价八十万!还有没有比这价位更高的?”曲雅一时间喜出望外了,恨不得现在就宣布宝物归二二三号所有,唯恐对方反悔了。
是故她没有等待,直接宣布:“八十万一次!”
“八十万二次!”
“八……”
只是还没等她喊出最终的价位,又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
“八十五万!”
这声音比之前更让人惊奇,这一次声音却是从三层的某个房间传出。
“怎么牧兄,你想锻造什么宝物?”七公子有些奇怪,据他所知,对方并不擅长炼制宝物的。
“没有,那小子你知道是谁吗?我就是不想让他拍到。”血袍青年嘴角微扬,带着一缕冷笑。
“二二三的那位?一个小位面的小修士,应该叫姚泽什么的,牧兄,你的境界已经刻意压制了百余年,只要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踏足圣祖,还会在意他吗?怎么,你和他有过节?”七公子目中异色一闪,兴趣大增。
“他可不是小修士,连圣祖修士都不一定是其对手……”血袍青年双目一眯,精芒暴闪,语气中带着丝丝寒意。
见此情形,七公子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目光一转,落在了斜下方那间静室上。
曲雅的俏脸上几乎笑出了花,眉眼弯弯,此时一点都不急了,“流沙化璃,有前辈出价八十五万,看来珍稀的东西没有谁愿意错过,还有更高的价位吗?”
姚泽也十分意外,本来此物即将流拍了,竟有人会横生枝节。
流沙化璃对于此时他正需要,那截断开的黑刀修补,流沙化璃正是其中之一的辅材,他眉头微皱,迟疑片刻,才缓缓喊出了“九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