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61章 南攻北守(4)鑒賞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这次去襄阳,你随我同去,立些功劳,回来以后,争取独领一军。你曾经去过荆襄,将来若是灭陈国,我打算以你为主将。
当然,那应该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高伯逸温和的对杨素说道。
这几句话,信息量极大!
首先是这次抗击北周即将进行的军事入侵,高伯逸并不打算直接去洛阳,而是会先去一趟荆襄之地。
其次是会把杨素带在身边,并任命重要职务。
最后则是毫不掩饰的表达了他对于权力的野心!特别是最后那句,语气已经跟皇帝别无二致了。
“主公,卑职何德何能……”杨素客套的说道,实际上心中早就乐开花了!看到李德林在高伯逸身边如鱼得水,他早就心痒难耐了。
“主公,鱼赞来了。”
门外传来竹竿的声音。
鱼赞这个点来做什么,蹭饭么?
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晚上快开饭之前,杨素是准备跟高伯逸谈完事情以后顺便喝点小酒什么的。
杨素心中古怪,他听说鱼赞这个人很会做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要知道快到饭点的时候去人家家里做客,那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
“你家的小娘子还等着在,快回去吧。”
高伯逸对杨素说道,这摆明了就是知道鱼赞是为了什么而来的。杨素微微点头,拱手行礼道:“卑职告退。”
他心中有种预感,邺城内似乎又有大事要发生了。只是,这么早回去做什么呢?他老爹杨敷被高伯逸塞了三个小妾,一口气给自己生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他孤身一人,定亲还未完婚,回去不尴尬么?
杨素一人独自走出楚王府大门,却见不断有卫士进进出出,一副忙碌的样子,确实像有大事发生一样。
他打算还是先回家问问老爹,最近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
鱼赞粗通文墨,不善书写。为了让他更好的办事,高伯逸让崔寡妇的二哥崔儦帮着鱼赞打杂,做一些文书工作。
名为打杂,实则监视。
楚王府的书房里,高伯逸看着眼前厚厚一叠卷宗,似笑非笑的问道:“你写的?”
当然不可能是鱼赞写的,不过确实是他整理出来的,崔儦代笔。一看上面的字笔走龙蛇,就知道不可能出自鱼赞之手。
“主公,还是……先看卷宗吧。”
鱼赞难得不好意思起来。
本来想装个哔,没想到高伯逸一眼就看出他的小伎俩。
“直接跟我说吧,这种东西看着没意思。”
高伯逸摆摆手道。
“喏,是这样的。”
“任城王高湝,跟主公一直有仇怨。只不过他并非出身嫡系,也不受兄弟们待见,所以屡次躲过劫难。
这一次,高孝珩不知道什么原因找到他,让他在邺城当内应,提供消息。于是卑职就做了个局。”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61章 南攻北守(4)讀書
做局?
鱼赞一肚子坏水,高伯逸非常清楚。只不过做局是一项有技巧的“社会活动”,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局的啊。
“如何做?”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是这样的,卢先生的孙子卢臣客,乃是方外之人(道士),当年与高湝相交莫逆。卑职无意间将斛律将军将奔赴晋阳的事情告诉了卢臣客。
并且嘱咐一定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
“那么,卢臣客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呢?”
高伯逸饶有兴致的问道。
卢臣客是谁?高伯逸的“小舅子”呗,此人一向看不起高伯逸,认为高伯逸是为了得到爷爷卢叔武的才智,而用卑鄙手段对自己的姐姐卢臣萱下手,并占有了她。
而这个时间点,离卢臣客将姐姐嫁给任城王高湝,只差了一天!
卢臣客一直想给高伯逸找点麻烦出口气,这个高伯逸也是知道的,不过当初那件事确实是他做得很不光彩,所以也没把卢臣客怎么样。
毕竟,卢臣客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而已。你看卢叔武看得多通透啊!
“你这一手移花接木,倒是很顺溜啊。任城王府有你的人吧?”
高伯逸笑着问道。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1161章 南攻北守(4)熱推
“对,任城王写给韦孝宽的信,原件在我手里,让崔先生(崔儦)模仿字迹之后抄录了一份,然后派人送去了玉璧城。原件在卑职这里。”
鱼赞恭敬的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高伯逸。
果然啊,高氏皇族的人,只要是有机会就会给自己添堵。不过鱼赞这一手,有点钓鱼执法的味道。
火熱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第1161章 南攻北守(4)熱推
“这一次就算了,下次你再做什么事情,要提前跟我说一声。岂不闻小不忍则乱大谋?”
高伯逸板着脸说道。
“卑职知道错了,这次也算是错有错着,下次不敢了。”
鱼赞跪在地上小声说道。
“将信件交给大理寺狱的毕云义,然后抄录一份给高湜,让他们看着办。事情做漂亮点,不要老是落人口实,现在不是打打杀杀的时候了,做事是靠这个。”
高伯逸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
“卑职知道了。”
鱼赞喜滋滋的走了,至于后续,都很好处理,无非是在高湝身上“安插”一个罪名,然后削掉他身上的王爵,如此这般。
现在鱼赞做这个已经很熟练了。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高伯逸轻声感慨道。
高湝跟高伯逸有私仇么?
抢了老婆,确实是有点私仇。不过话说回来,高伯逸把卢臣萱弄到手,是一天前的事情么?都过了好几年了好吧!
之前高洋在的时候,为什么高湝不找高伯逸的麻烦呢?
所以说啊,这个时代,所有人都摆脱不了自己的背景与立场。从生下来开始,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往往已经注定了。
高伯逸也是一样的,他无路可退,他不能手软。
就算他不对付高湝,他的手下,如鱼赞等人,也会想方设法的找高氏一族的茬。
做人不容易啊!当主公更不容易!
正当高伯逸胡思乱想的时候,书房门外传来李沐檀的声音。
“阿郎,卢老先生来了,还用绳子绑了个人……”
呵呵,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高伯逸哑然失笑,实际上他并没有打算收拾卢臣客,不过很明显,卢叔武并不这么想。卢叔武的政治觉悟比卢臣客不知道强哪里去了。
“我知道了,让他们来书房吧。”
其实,按以前的习惯,高伯逸应该去厅堂迎接的。不过这个时候过去,显然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