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七十二章 立教傳道,再踏征途相伴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五月,初夏。
受神州大阵灵气滋润,西北边疆,到江南水乡,到处一片翠绿,流水缠绵,更有灵雾飘荡山间。
开元神朝立朝仅半年,诸多变化日新月异,即便是归降的妖族,也感叹其崛起之势。
各州十二地支灵山调理汇聚神州灵气,福地之名彻底坐实。
勃州丑灵山,层层梯田上灵雾如雨,各种珍稀灵药分层种植,不时有青衣修士穿梭其中照顾…
泽州申灵山金水相生,埋下金属后不仅不会腐朽生锈,反而会被缓缓滋养出现灵韵,更有数条金属灵脉正在形成。
江州酉灵山的剑修,往往会在这里凭功德点获取灵材,再跑到沙洲巳灵山灵火眼亲自铸成宝剑。
而在北疆州辰灵山,则有无数修士借助刚烈之气打熬肉身。
“真是个好时代…”
常有年老修士发出感叹,如今的神州,对于修士来说,简直是天堂,近半年突破天劫境者不计其数。
这要在以前,都能当个镇国,但现在想进地阁玄阁,都要接受考验。
而在十二地支灵山脚下广阔平原,一座座城市已经拔地而起,中央神庙金光四射,学堂童子练气打坐,商贸繁荣,街上密密麻麻人群往来。
振奋人心的草原大捷过去已有两月,鬼戎国彻底纳入神朝版图。
那位曾经的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卸下王位,在寅灵山做了一名普通将军,经常到曾经镐京城遗迹上巡视…
就在人们以为神州今年无大事的时候,昆仑山上忽然一日神光大作,随后张奎的声音在各个神庙间回荡。
“我今立一教,名曰玄,取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镇压人族气运。”
“凡我神州人族修士,皆可入门,神州万灵,亦可凭功德有所斩获,大道无常,人心有序,众生万物好自为之。”
整个神州顿时沸腾…
…………
莱州,灵气长空浩荡。
昆仑山下,有着整个神州最大的平原,按照此地阴阳八卦大阵,围绕着昆仑山建立了乾、坤、坎、离、巽、震、艮、兑八座庞大城市。
张奎开山门的消息一出,天下修士顿时蜂拥而来,八座庞大城市竟然顷刻爆满,打尖住店想都别想,百姓家中都住满了租客,就连城外都是满山遍野露宿之人。
张奎过往太过神秘,短短时间崛起,横扫禁地,镇压中州,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开元神朝。
天生神人的称号早已流传四方,或许太过玄妙让人难以置信,但几乎所有人都肯定,其应大气运而生,掌握着一门极其强大完整的传承。
如今开山门,怕是无数年来最大的机缘,没人想要错过。
开元神朝诸多设置颇有古怪,许多人戏称其是将国家当成门派来经营,如今终于获得确认。
谁都知道张真人于沙洲闭关炼器,一周前,山下八座城市的百姓一觉醒来,忽然发现昆仑山自半山腰起,被无边云海灵雾笼罩,隐隐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许多人不明所以,只是凭空做了许多猜测,也没人敢上一探究竟。
如今谜底终于揭晓,开元神朝地、黄二阁以及众多星官纷纷出动,维持秩序的同时昭告天下玄教入门规矩。
简单来说,有三个必要条件,一是至少踏入开光境,二是名列人族神道户籍,三则是功德点足够。
若是满足此三点,即可前往附近人族圣庙焚香祷告,安排入门时间。
满足这三点的着实不少,因此昆仑山下拥挤异常,甚至还有不少妖物进入城市,或者在野外修炼。
神朝无论百姓或修士早已见怪不怪,也都纷纷抱着善意,毕竟能攒够功德点有胆来的,都对神朝人族做出了不少贡献。
……
乾城一家客栈内,檀香袅袅,凌秋水领着一帮师妹正在盘膝修炼。
半晌,她忽然睁眼看向窗外,巍巍昆仑灵雾缭绕,透露着无边神秘。
张奎开山门一事,开元神朝高层自然早就知道,那些功勋卓著者被安排第一批进入。
顾紫青自然也在其中,回来后气机难测,心神有些恍惚。
凌秋水和众师妹连忙询问,但顾紫青只是留下一句“法不可轻传”,嘱咐她们迅速来昆仑山入教后,就匆匆闭关修炼。
她们不敢怠慢,匆匆赶路后终于到达此地,今日便是定好的入教时间。
凌秋水不知道会学到什么,她只是想快点,因为那个曾经心仪的豪迈身影已经越来越远。
想到这儿,她眼中神光一闪,沉声道:“诸位师妹,我们走吧,早一些莫误了时辰。”
天水宫一众女弟子顿时叽叽喳喳相伴而行,满脸兴奋地来到了昆仑山脚下。
昆仑山南侧是开元神朝重地,天地玄黄阁,六部星官,中极殿,神朝秘库都在此地,而北侧则是上山的通道。
这里修建了庞大的石质广场,宽阔陡峭的石梯层层叠叠,一直冲上了半山云层深处。
经过神道宣传,所有人都知道昆仑山为人族神山,传道圣地,张真人早已布下大阵,除非获得允许,否则不能飞行。
此阵以神州阵法为根基,相当于集中神州结界的力量,即便大乘境也不敢乱闯,因此全部在广场上等待。
浑身肌肉的兵家修士、眼神凌厉的剑修、道袍老者、扛着锄头的牛妖…形形色色,相貌各异。
有人聚在一起兴奋讨论,但更多的则看着那道通天之梯,眼中满是憧憬。
在原本安排下,此地本可正常出入,但毕竟是刚开始人太多,为了维持秩序,一排地阁修士拦住通道,黄阁修士则唱名,分批次进入。
“今日乙字丑组,入山门!”
“乙字午组,入山门!”
随着一批批人上山,也不断有人从山上下来,刚出来就被无数人拦住询问。
“上面什么情况?”
“可是张真人亲自讲道?”
被询问者要么神色恍惚,要么眼神凝重微微摇头,“法不可轻传”。
也有不少人脸色异常难看,“老子功德点不够,没时间跟你们废话,自己上去便知!”
说完便匆匆离开,看方向是往黄阁而去,走着走着甚至用上了身法,一溜烟消失。
众人看得面面相觑,不免又对那昆仑上云雾飘渺之处多了无限期盼。
凌秋水瞧得有趣,又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奎时的情景,那是古秘境中遭逢劫难,对方如神兵天降,男儿豪情气冲云霄。
当时只以为是个浪荡江湖的游侠,谁曾想如今却成了只手擎天的张教主,受万人敬仰…
凌秋水正陷入回忆中,忽听得前方传来清朗声音。
“丙字寅组,入山门!”
“师姐、师姐,到我们了!”
兴奋不已的师妹们欢呼提醒,凌秋水回过神来,连忙带众师妹来到台阶前。
神庭钟圣像前核对身份,一一领上腰牌后,众人终于上了那狂阔的石阶。
昆仑山如天柱一般,因此石阶异常陡峭,抬头望去,仿佛通天的阶梯直入飘渺云层。
凡人若是上此台阶,恐怕不到半路就会气短眩晕,但对修士来说却轻而易举。
众人脚下如风,十几道婀娜的白影沿石阶飞速攀升,不多时就消失在云雾之中……
…………
灵雾飘渺,轻盈如纱。
凌秋水与众师妹抬眼一看,只见前方出现宽阔石台,旁边一块巨石上刻着雄浑大字:
入我玄教者当谨记:法不可轻传,人心难测,道心难欺!
经过山下神道宣传,众人早已知道入门需对着大石立下道誓。
“原来法不可轻传是这个意思…”凌秋水微微点头,率领众师妹上前立誓。
这世界传承本就是生死大事,有些门派甚至只传家族子弟,因此众人也不觉得奇怪。
立下道誓后,几人忽觉心中多了些什么东西,但转眼就隐去消失不见。
众人面面相觑,她们不知道的是,此道誓与神道绑定,张奎还在巨石中封了魇祷术,若是违反誓言,恐怕后半生将活在噩梦中,道心崩溃。
不怪张奎谨慎,实因地煞七十二术威力不凡,若被人用来祸害人族,就实在有违他的初衷。
众人刚准备离开,就见继续上山的石台前,忽然神道金光一闪,一名正准备上山的老道顿时被镇压跪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满头冷汗。
神虚的虚影忽然出现,面色冷淡说道:“投机取巧,未立下道誓,罚一千功德点,功德点不够,暂不允许入门。”
老道原本是前朝的镇国家族,确实存了私心,想要给自己后代留下传承,好不容易攒下功德点几乎被扣个精光,顿时不要脸皮,痛哭流涕:“正神慈悲,饶我一回!”
可惜,神虚根本不搭理,身形消失,同时老道也被神光推出了台阶,脸色死灰。
看到此人下场,周围人顿时心中一凛,同时也投去鄙夷的目光。
张真人传教天下已是恩典,此人竟还想偷偷传于他人,真是不知廉耻。
凌秋水等人没有搭理,阔步走上了石阶,顿时一股压力传来,连忙运气抵抗。
好在压力并不大,开光境就能抗住,轻轻松松上了台阶。
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排连着的青铜大殿,仔细一数竟有七十二座,大殿上牌匾分别写着古朴大字:驱神、请仙、通幽、斩妖…
而旁边巨大青石上刻着地煞十殿第一重,青石右侧,则另有石阶通向更高处。
一名女弟子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张真人竟然留下了七十二道传承,我…我该选哪一个?”
凌秋水眼睛微眯,看向青铜殿外巨碑,“那碑上有各个传承的介绍,众师妹可自行观看选择。”
众人连忙上前,挨个观看,上面仔细介绍了术法能力和后来的晋级术法,并且标明了学习所需的功德点。
凌秋水也是心思聪慧之辈,顿时想清楚了其中关窍,不禁赞道:“张道兄果然深思远虑。”
“师姐,什么意思?”
一名有些迷糊的师妹问道。
凌秋水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张道兄所传法门惊天动地,如今广传神州,若是被奸恶之辈习得,岂不是要造成祸患?而且人心易变,即便憨厚之人,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变成邪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那该怎么办?”
这名小师妹着急得看了看七十二座铜殿,恨不得亲自把门,挨个分辨那个是坏人。
“所以才说张道兄高明…”
凌秋水看了看周围,微笑道:“如此多的传承,都需要人族功德点,而且我若没猜错的话,之上的地煞十殿,需要更高的修为和更多的功德点。”
“无论什么人,既入玄教,想学到这么多传承,就需要海量的功德点,势必要为神朝鞠躬尽瘁,那还有时间想其他?”
“哦…”
众人恍然大悟,随后就没了兴趣,她们即便没有功德点也会护佑人族,习得各种传承,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弄明白这些后,众人当即跑到各个大殿门口查看碑文。
有人不喜争斗,一头钻进了医药、炼丹类传承大殿,有的人选择了布阵,更多的人左看右看都想学,但一盘算各自功德点,顿时哭丧着脸…
凌秋水同样陷入挣扎,不过想起曾经的张奎后,立刻钻进了斩妖殿中。
不多时,凌秋水一脸恍惚走出大殿,回头望望通向更高处的石阶,顿觉高山仰止。
斩妖术确实威力非凡,但修炼之困难,也是令人畏惧,张道兄能够修成这么多术法,真不愧是天神神人。
她却不知道,张奎纯粹挂逼,往后怕只有惊才绝艳者,才能复刻他的道路,学完全部术法。
很快,天水宫众多女弟子出来,皆是头晕脑胀,望着那更高处的石阶不断乍舌。
凌秋水看了看众人,沉声道:“各位师妹,我们回去立刻闭关修炼,随后去挣功德点。”
“入了玄教只是开始,虽然修炼艰难,但既然张真人已经为我们开辟出了通天大道,各位不可懈怠!”
“是,师姐!”
“师姐…”
一名天水宫女弟子吐了吐舌头,“如今我们要换个称呼了。”
“哦…”
凌秋水心中复杂,随后似乎放下了什么,微微一笑。
“是,要叫张教主!”
众人相伴下山,而此时昆仑山下黄阁中,早已人潮汹涌。
“今日还有什么任务?”
“我什么都愿意干,只要有功德点!”
“这个传授蒙童的任务我接了…”
远处高山之上,蛤蟆大尊和元黄远远望着这一切。
蛤蟆大尊赞叹道:“张教主手段果然非凡,玄教一出,人族崛起势不可挡,就连我那手下小妖都跑去帮人族清理河道,啧啧…厉害!”
元黄微微点头,叹了口气,“张教主天生神人,当然会考虑周全,只是那地煞七十二术虽好,却与我等功法相背啊…”
张奎很大方,他们天阁群妖协助立神州大阵,还有草原战争积累了不少功德,只可惜地煞七十二术为一整套体系,他们可以借鉴,但毕竟已经是大乘,没人愿意散去法力重新修炼。
而此刻在昆仑山顶,张奎两眼日月光轮旋转,山下情况一目了然,满意得点了点头。
门派可能中断传承,但他的玄教目前看来,应该可以随着神道一起镇压人族气运,不枉费辛苦炼制地煞十殿。
如今的神州,在神道和玄教的庇护下,气运蒸蒸日上,未来可期。
想到这儿,张奎因为血海祭坛不爽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转头看向另一边。
在那里,龙骨神州已经彻底改造,不仅面积扩大了数倍,更修建了船阁和攻击防御阵,巨大的镇魂塔镶在船阁之上,神光四射。
那些天外来敌是什么?
古老仙庭发生了什么?
仙路为何中断?
如今神州安稳,自己终于能放下负担,探索这天地间的奥秘。
想到这儿,张奎哈哈一笑,用神道网络传音给了仙道盟约众妖:“诸位,陪老张去阴间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