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熱推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心疼我了?”
叶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嗯呗。”
林浅雪羞涩的白了他一眼,脸颊绯红,眼中却闪过几丝甜蜜的笑意。
“嘿嘿……”
叶宁笑了起来。
看到叶宁林浅雪的眼眸越发的温柔,看向叶宁的目光充满了浓情蜜意,这一刻叶宁就像是她的全世界一般,是这个世上最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也是她这辈子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怎么了?”
叶宁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问道。
“嗯?”
林浅雪愣了一下,随即笑容绽放。
“你说呢?”
林浅雪妩媚的看着叶宁。
“你想我做什么?”
叶宁挑了挑眉毛。
“讨厌!”
林浅雪俏皮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说道;“咱们赶紧上去吧,酒会马上就开始了。”
接着叶宁和林浅雪乘坐电梯到了酒店二层。
此时再酒店的二层宾客众多,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声,不少人正在三五成群的交谈着什么,叶宁和林浅雪走入人群中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是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浅雪在这坐一会,我去上个卫生间。”
好看的都市小說 贅婿神王 ptt-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相伴
叶宁凑到她耳畔小声叮嘱一句。
“嗯嗯。”
林浅雪轻轻点头应道。
“我马上就回来。”
叶宁又小声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浅雪我们又见面了。”
这时凌烟穿着黑色长裙走了过来。
而再她的身旁则跟着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犹如众星捧月般跟随在左右。
“有事吗?”
林浅雪冰冷着脸看向凌烟。
态度瞬间冷淡。
“凌烟,这位就是你经常念叨的那位林浅雪?这长相也一般般嘛?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再凌烟左手边那个长发女孩尖酸刻薄的调侃道。
“呵呵,一看你就是小地方来的吧?人长的也不过如此,这穿着打扮都如此寒酸,是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端酒会啊?”
同时另一个短发女孩亦跟着开口讽刺。
“我是不是小地方来的关你们屁事啊?”
林浅雪被激怒了。
“我说的不对吗?这么一副穷酸相,怎么进来这种酒会的呀?真是丢人!”
“就是就是,真不知道这种高端的酒会的场合是怎么邀请你的,你还好意思进来呢,哈哈!”
“就是,就你这样子还好意思进来?你以为自己长的漂亮就可以随便勾引男生了吗?”
“差不多得了,何必这么咄咄逼人?你们的这些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人家浅雪小姐的心情。”
一直沉默的方寒终于忍耐不住了,站起身来冷冷的开口道。
“你谁啊?凭什么替她说话?”
那个短发女孩尖锐的问道。
“你又是谁?”
林浅雪也反问,清冷的眸子盯着青年。
“洪门方剑。”
“是他?!”
“原来是方剑……?”
“我道是谁,原来是东北洪门六大金刚之一的方剑,怎么你看上这个贱人了?”
站在凌烟身旁的那个长发女孩讽刺道。
“你的嘴巴很臭知道吗?是你自己掌嘴!还是我来帮你?”
此时叶宁回来了,气息摄人,冷漠的盯着凌烟三人。
“没事吧?”
他心疼的看着林浅雪,眼神中尽是温柔,自己才离开这么一小会,就有人忍不住上来找麻烦。
“掌嘴?!”
柳燕眼眉倒竖,气的脸色发白,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掌嘴,他以为自己是谁?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当真?”
凌烟开口说道。
“你以为自己是谁?也敢让我掌嘴?知不知道这里是省城?是东海王族的地盘懂吗?”
柳燕大刺刺的说道,一脸嚣张跋扈的样子。
轰!
瞬间叶宁如一头猛兽跨了过去。
杀气逼人!
啪!
耳光声向量,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叶宁一巴掌扇飞了柳燕,伴着一声刺耳的惨叫声,遭受巨大的力量撞击,柳燕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半边脸红肿,牙齿都飞出来几颗,嘴角溢血。
“你算什么东西?!”
叶宁一步就迈了过去,凶狂的气息摄人,冰冷道;“恬不知耻!你以为我不敢抽你?”
“我的老婆也是你能羞辱的?谁给你的胆子和勇气?以为和王族的子孙是朋友就可以嚣张跋扈?”
此刻柳燕整个人脑袋轰鸣,头晕目眩,被叶宁一巴掌抽的懵逼了,脸上一片血红。
并且酒会上的众人全都靠近再围观。
啊!!!
柳燕被激怒了,发疯似的尖叫,披头散发,感觉自己被羞辱了,迅速的爬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冲向叶宁。
“滚!”
叶宁冷晒一声,啪的又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
而后他如一阵狂风欺身而进,凶狂的气息逼人心肺,直接掐住了柳燕的喉咙,慢慢将她提了起来冷冷道;“给脸不要脸?再敢哔哔一句废话,我不介意捏碎你的喉咙信么?!”
“呃……”
柳燕瞪圆了眼睛,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用力的张着嘴巴喘气,双脚脱离了地面。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神王討論-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鑒賞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 ptt-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熱推
“道歉!”
叶宁掐着柳燕的喉咙,直接提着她走到林浅雪面前,噗通一脚将其踹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够了!”
突兀凌烟沉下脸说道;“叶宁得饶人处且饶人,刚刚只是玩笑话而已,何必当真?”
叶宁转身冷冷的盯着凌烟。
“再江陵的时候你就兴风作浪,现在到了省城还想对我老婆动歪心思,给你脸了是吗?!”
“你?!”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贅婿神王笔趣-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熱推
凌烟被叶宁一句话怼的够呛,脸色顿时铁青,粉拳紧握。
“叶兄差不多可以了,一个女孩子而已,说的话都是无心之举,别太斤斤计较。”
方剑主动站出来说道。
林浅雪清冷的眸子看了方剑一眼,早就看出来他和凌烟是唱双簧而已,开口讽刺道;“东北洪门的人都爱管闲事吗?刚刚我被她们三个羞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站出来?”
“我认识你么?”
叶宁斜睨的看了一眼方剑,而后说道;“相当和事老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
“给你三息时间给我老婆道歉!不然我不敢保证你能活着走出希尔顿酒会知道么?”
叶宁杀气四溢。
顿时柳燕吓得瑟瑟发抖,抬头祈求的看着凌烟,贝齿咬着嘴唇,内心后悔莫及。
“起来!我看谁敢动你?”
凌烟娇喝一声。
好歹自己也是王族之女,身份尊贵,如果柳燕真的跪下道歉,那自己的脸面往哪放?
这打的不仅仅是她的脸,更是王族凌家的脸!
哈哈哈。
“我看谁敢欺负我侄女?!”
突兀随着一阵大笑声传来,顿时所有人扭头看去,一些围观的宾客吓得更是微微变色,立刻避让开来。
“云豹叔?云峰叔?”
凌烟看着两位长辈走了过来,看向叶宁的目光闪过一抹杀气,顿时露出一抹喜色,扭头对着柳燕眨了眨眼。
得到示意后柳燕一脸委屈,眼底满是怨恨,暗自咬着银牙,颤颤巍巍的刚站起来一条腿,骤然叶宁就动手了!
砰!
叶宁凶狂的抬脚就踹飞了柳燕,直接把她当成沙包一样,咔嚓瞬间柳燕的侧身骨头断了一根,如同皮球般身子擦着地板砖翻滚,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你敢动手?!”
凌云豹怒喝一声,倍感丢人,自己和云峰到了,这个上门女婿叶宁竟然还敢动手挑衅!
“柳燕?!”
凌烟和那个短发女孩微微变色,赶紧跑了过去。
“不服你尽管过来!”
叶宁负手而立的看着凌云豹,接着说道;“正好我也想灭掉一个王族来玩玩!”
嘶!
“灭王族?!”
“这小子也太敢说了,他以为自己是阎王殿吗?!”
“这王族赵家刚被阎王殿灭了,直到现在都还没平息,地上圈子的部门已经忙坏了,这又有人想灭王族?”
“真他妈狂!”
“这个上门女婿叶宁真是个自带热点的人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
林浅雪默默的站在叶宁身边,她知道自己不用开口,这里的一切他都会解决掉。
这种安全感让她倍感暖心。
放肆!
凌云豹眼神犀利,点指叶宁怒道;“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本来觉得你对我凌家还有利用价值,现在看来这是你主动找死了?!”
“六哥别跟这个小子废话,直接拿下带回王族,交给大哥惩罚,不知死活的东西!”
凌云峰冷冷笑道。
“诸位闹够了没?”
这时康元冷着脸出现,双手插进裤兜,一脸神色不悦的样子,其身后跟着四个威猛的大汉。
“今天是辉煌集团举办的酒会,是为了各位合作伙伴举行,不是看你们来闹事的!”
顿了顿康元扭头盯着林浅雪,以一副教训的口吻说道;“林总好好管教你的男朋友,让他给王族的人道歉,不要因小失大知道么?”
“道歉?!”
林浅雪皱起眉头,美眸闪烁,问道;“康总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的责任你弄清楚了吗?”
“林总!”
骤然康元脸色冷淡,沉声的说道;“我敬你是个年轻人,能体量你当时被羞辱讽刺的心情,但你身为林氏集团的代表要扛荣辱,知进退,不要为了一点小事而赔了夫人又折兵。”
“呵呵,康总的意思我懂了,别人骂我羞辱我,按照你的意思来说我不能反驳,只能隐忍是这个意思吗?”
林浅雪美眸冷淡的看着康元。
“小不忍则乱大谋!”
康元老气横秋的说道。
“呵呵。”
顿时林浅雪皱眉看了叶宁一眼,又看了看凌烟,笑容有些讽刺。
“康总不是所有人都是软骨头,并且我没有向别人低头的习惯,这件事错不再我们,还请你把事情的原委弄清楚再来指责我老公。”
“什么意思?!”
康元阴沉着脸,他自然听出来林浅雪话中的意思,这是再含沙映射他是软骨头!
“林总如此含沙射影,是不想签合约了?”
“一个合约而已,以后机会多的是,但是丢了骨气和尊严那和狗有什么区别呢?”
叶宁言辞犀利的说道。
“哼!送客!”
康元脸色铁青的喝道。
“不用,我们自己走。”
叶宁神色从容,上前握住林浅雪柔软的小手,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转身奔着电梯口走去。
“呸!”
看到叶宁和林浅雪从身边走过,柳燕强忍着肋骨断裂之痛,故意朝着俩人的脚下吐了口血沫,眼神怨毒的盯着叶宁。
叶宁止步,扭头看着柳燕,眯着眼睛冷冷道;“好好珍惜最后的时光,你命不久矣!”
“咱们走着瞧!”
柳燕咬着银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林总可要想清楚,一旦你现在走出希尔顿酒会,之前咱们谈好的那个十几亿的项目自动停止,你可别后悔!”
康元喝道。
“不劳你操心!”
叶宁挥了挥手,拉着林浅雪进了电梯。
哎!
进了电梯后林浅雪忍不住叹了口气。
“叶宁我是不是很失败?”
“为何这么说?”
“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是集团第一次再省城拿到的项目,现在想想怪可惜的。”
林浅雪自责的说道。
“不怪你。”
叶宁温柔的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是辉煌集团眼瞎,习惯给别人当狗,他们会后悔的!”
“真的嘛?”
林浅雪美眸泛红,有泪光闪烁,浅笑的看着他。
“相信我。”
叶宁伸手擦拭她眼角的泪光。
出了希尔顿酒店后,俩人直接上了车准备回家。
嗡!
叶宁启动车子,瞬间疾驰而去。
“没想到辉煌集团和王族凌家还认识,我都怀疑那个陈萍是不是故意的来找咱们合作。”
副驾驶上林浅雪蹙眉微皱。
“不管真假都已毫无疑义,大夏境内生产游戏设备的又不止辉煌一家,别着急。”
这时前方红灯亮起,叶宁轻轻踩下刹车。
“那倒也是。”
林浅雪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
轰隆隆!
就在这时巨大的汽车轰鸣声响起。
叶宁透过后视镜看到一辆拉满巨大石块的渣土车快速疾驰而来,丝毫都没有减速的样子。
轰隆隆!
与此同时前面和东西两边分别出现了三辆渣土车。
瞬间叶宁瞳孔射出两道冷电!
“浅雪坐好!”
“怎么了?”
林浅雪微微变色,但还是立了扣紧了安全带。
轰!
叶宁脚下猛踩油门,双手猛打方向盘,但是东南西北都是渣土车,直接堵死了逃生路线,轰隆一辆渣土车凶猛的撞了过来,咔嚓直接就把甲壳虫顶翻了,而后咔嚓甲壳虫的车身裂开!
轰隆隆!!!
甲壳虫汽车滚下了山坡,整个车身都变形了,汽油都漏了出来,而林浅雪的额头破了,脸上都是鲜血,双眸紧闭,气息微弱。
“浅雪?!”
“不要睡!”
叶宁大吼,额头都是血迹,目呲欲裂。
轰隆!
甲壳虫撞在了山坡下的一棵大树上才停下,车身冒起一阵白烟,刺鼻的汽油味弥漫。
呼!
一股火苗从引擎部位窜起!
啊!!!!
叶宁眼眉倒竖,恨欲狂,发疯似的怒吼,犹如猛兽咆哮,满脸血迹,拼尽力气从车窗位置爬了出来。
咔嚓!
他一拳打碎了副驾驶的车窗玻璃,双手都被划破了十几道伤口,鲜血流淌。
“浅雪?!”
叶宁大吼,心急如焚,拼尽全力把车子翻了起来,而后用力拽开副驾驶的车门,顿时露出了林浅雪的脑袋。
“浅雪?!”
叶宁抱着林浅雪的头颅轻声喊叫,心痛如刀割。
林浅雪已经昏迷了过去,她浑身冰冷,脸色惨白,呼吸急促。
该死!该死!
叶宁的牙齿都快咬碎了,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嗜血的杀意,右手猛地抓住了车窗玻璃,将之捏爆。
他左手握紧了拳头,狠狠砸向车盖,顿时车盖裂开了一条缝隙,叶宁一脚踹开了破洞的车盖,右臂猛地探进了缝隙中,将车内的空间扩大,随即伸出右臂将林浅雪的脑袋托起,把她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左臂猛然伸出,用力将车盖合拢,同时右手抓紧了车盖边缘。
嘭!嘭!嘭!
他用力拍打着车盖,车盖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叶宁双手抓住车顶,双腿用力蹬踏着地面,车子腾飞而起,在半空中旋转了好几圈才缓慢落在地上,叶宁抱着林浅雪,身体在剧烈颤抖,脸上全是泪水。
浅雪,浅雪,你不能有事!
你千万不能有事!
你醒醒啊?!
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我就在你的身旁啊!
我不允许你死!
不允许你死啊!
“咳咳咳!”
突然,林浅雪剧烈咳嗽了起来,嘴巴里吐出一滩浓黑的污血。
“浅雪!浅雪!”
叶宁连忙扶住了她的身体,关切的问:”浅雪,你醒醒,你怎么样了?”
笔下生花的小說 贅婿神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不允許你死啊?!!閲讀
顿时林浅雪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她的脸颊苍白如纸,嘴唇毫无血色,眼神迷离,眼珠子转动了一圈,最终盯在了叶宁的脸庞上。
叶宁看着她醒来,喜极而泣,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心疼道:“你终于醒了?!”
“叶宁……”
虚弱的林浅雪强颜欢笑,美眸含泪,用力的伸手抚摸叶宁的脸庞,嘴里不断向外吐血,叶宁这才看到一块玻璃插在了她的胸口上。
“我……是……快死……死了么?”
“不会!你不会有事的!”
叶宁双眸血红,滔天的杀意汹涌,抱起林浅雪狂奔而去。
“我不允许你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