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gqj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四章 確實,這很合理 (7800,月末求月票!)讀書-3lm7j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地球封印宇宙,某种意义上是隔绝于有着伟大存在直接影响的封印多元的。
非要比喻的话,那么地球封印宇宙是位于伟大封印多元最顶层的瓶盖,瓶中的水亦或是饮料就是被伟大存在影响的多元宇宙,瓶盖大部分时间都和封印多元有着相当长的一段虚空隔离。
而在这里,隔绝饮料和瓶盖的空气,就是伟大封印本身。
想要通过这层虚空,只能由地球宇宙顺着伟大封印的裂隙出发,展开一次单向旅行,亦或是说利用‘天神刻度’这种封印碎片的力量。
苏昼现在,就位于‘饮料’和‘空气’的分割线上,再向前,就是伟大封印的力量本质显化,也就是地球封印宇宙周边,而向后,就会退回封印多元中。
但是他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有久别重逢的旧友,上门拜访了某位蛇灵。
【混沌,多少年了,好久不见。】
那是一个听上去有些苍老,但却中气十足,充满勃勃生机的开朗声音:【上次在埃安世界看见你时,你居然不找我打招呼,真是令老朽感到见外】
【这次留下来和我还有大道一齐喝杯茶如何,咱们还有很多事情想要聊啊】
青绿色的纹路,构成了树状图一般的脉络,这脉络纹路与另一侧呈现十二颗节点的青绿色光点互相重合,将赤色的蛇灵包夹在其中。
“哈哈,世界树,谁能想到你那个时候醒着呢?我这不是觉得你在睡觉嘛!”
隐约还能听见雅拉同样相当爽朗的回话:“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事,下次见面再聊!”
如此说着,赤色的蛇灵就仿佛想要跑路一般,从两个神木虚影中钻出去。
【别这么着急啊】
但是同时,还能听见另一个似乎正微笑道出的声音,大道之树轻声道:【多亏了你们两位,我才能重新定位世界树,将其从空无中唤醒……虽然你可能忘记了,但是的确完成了我的委托】
祂向前一迈步,堵住了蛇灵的退路。
“别带上我,我啥都没干,主要功劳都是我立约者的,你们要谢就谢他去!”
雅拉显然不愿意和两颗神木扯掰这些事情,但很显然,事情并不如祂所愿,祂还是被强行架走,喝茶去了。
而青年就坐在一旁笑呵呵地吃瓜。
时间回到一段时间之前。
就在苏昼脱离黄昏世界群周边的空洞虚无,回到正常多元宇宙,正在顺着天神刻度的轨道,快要回家的时候。
他便突然感知到了,虚空中传来一阵阵熟悉的赞颂之声,自多元宇宙的辽远彼端传来。
响彻万界星海的神圣指引动摇诸天列星,虚空也绽放光华。
一般源自于普通眷属眷族的颂词,能在周围几个世界传播,就已经算是非常清晰响亮,而这种即便是横穿封印多元的颂词声,基本只有伟大存在的意志才能办得到。
而哪个伟大存在会自己唱颂词呢?
答案是神木们!
【——万界之基,众生之首!】
【——天理之始,诸果之源!】
紫色的魔神 jieking
【——存世不朽,永恒无休!】
【——礼赞神木,诸因之果!】
大道之树和世界树一唱一和,一个主颂词,一个副颂词,一个高声部,一个低声部,搭配成和声。
两位伟大存在轮转交替着,就这样,带着无尽的生机气息,降临在了苏昼和雅拉的身旁。
虽然听上去有点好笑,但是那个时候的苏昼可笑不出来。
因为随着这两位神木系的伟大存在意志划过多元宇宙,无数死寂的世界就由此有了生命与光。
仙神也无法察觉到的微渺片段,在那虽然是自己念诵,但却蕴含了无数眷属眷族最诚恳赞颂的颂词声中,有无形的波动,随着伟大存在的意志扩散。
在青年的目光中,无数没有生命的死寂世界中,接连亮起了璀璨的活力之光,就像是漆黑的暗室被烛光照亮。
还未孕育完全的世界,神木帮助它们完全。
孕育完全却没有生命诞生条件的世界,神木帮助它们协调。
有着生命诞生条件,但还没有来得及孕育的世界,神木帮助它们加速。
生命存在,但却并不兴盛,随时有倾覆危机的世界,神木帮助它们稳固。
而已经繁衍壮大,兴盛无比的世界,神木祝福他们的未来。
两道青绿色的光辉交替轮转着传遍一个个世界,祂们所过之地,寂静的变得喧嚣,喧嚣的变得宏大,黑暗的变得明亮,明亮的变得璀璨。
【存在】和【延续】。
一切已经存在的万事万物,未来将要存在的万事万物,过去曾经存在的万事万物,都在印证这一切的正确。
正因为在‘过去’的源头处,有生命存在了,所以它的后代可以孕育更加宏大的事物,发展出更加璀璨的智慧与文明,存在于‘现在’,并且于或许遥远,或许并不遥远的‘未来’,最终成就最伟大的存在。
赞颂万物的存在与延续,因为它们是过去的缔造者,现在的掌控者,未来的创造者!
“别自己说旁白了!”
而忍不住的雅拉非常不给面子的戳穿了这一点,祂当即抬起尾巴指指点点:“你们怎么就这么喜欢重复你们眷属给你们写的彩虹屁啊?”
然后,便有两个声音笑着交替回答。
大道:【因为他们说的对】
世界:【而且你没有】
大道:【仔细想想,混沌系的眷属眷族反抗精神都很强,大家都会抬杠自己的顶头上司,这都是常态了】
世界:【确实,这很合理】
大道:【话说回来,你的世界里面下克上的家伙很多呢】
世界:【那可不,埃安世界里面,混沌的眷族就经常互相背刺】
大道:【羡慕了?】
世界:【似乎的确是羡慕了】
这一套连招下来,蛇灵自然是僵在原地,话都暂时说不出来。
但还不等祂开口反驳,譬如说自己也是有非常亲切友善的眷族眷属的时候,两位神木便来到祂身侧,简直就像是一人抬着一只胳膊,把祂架到一旁了。
世界树和大道之树倒也没什么恶意,就是和老朋友聊聊天,但很显然,雅拉非常不适应这种聊天方式。
脱口秀主持人能和相声组合说的有来有回吗?显然是不行的。
而就在三位伟大存在在一旁交流感情,感慨伟大封印中的时光,并且就‘黄昏怎么比以前更自闭了?’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的同时。
苏昼也得到了‘世界树’的传讯。
【谢谢你,苏昼】
这苍老但是开朗声音响起,直抵苏昼灵魂:【神木的再次复苏,唤醒了沉浸于空无的我,若非如此,恐怕我会和黄昏一齐等待相当漫长的岁月后才能苏醒】
【长眠的等待,令生命陷入寂静,无法创造未来,无法顺利延续。黄昏的光虽然的确存在,但却并不向往,也并不延续,是寂静的虚无】
【而你选择祝福。这是值得赞颂的选择】
“应该的,我会这么做,也只会这么做。”
苏昼忍不住看了眼眼前两位神木的象征图腾……和先驱,宿命,寂主这种有着较为明显特征的伟大存在不同,大道和世界树的象征图腾都非常自由,虽然的确有着‘十二星纹’和‘树状图纹’这种特征,但是每次展现出的细节都有微小的不同。
而这样不同的光辉,正在照耀整个封印多元。
他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不愧是传说中联手便可以与黄昏抗衡的伟大存在……如若说黄昏是正确最极端的一极,那么双神木就是这一极彼端的另一极。
祂们自然也是毫无悬念的正确。
【因为存在就是不拘泥于形式的,延续也是如此】
察觉到苏昼的想法,世界树柔和地回应,就像是谆谆教诲的老者:【肉体,灵魂,精神,意志,记忆,神通……都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留下血脉,留下斗志,留下信念,留下传承,也都是延续的一种方法】
【没有高低上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合理,全部的万物都是理所应当】
说到这里,世界树爽朗地笑着:【你帮助了我,我便应当回馈】
【苏昼,大道一直都在注视着你,神木一直都在注视着你,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光,有着正确的信念,并且正在逐渐朝着道路的上方迈进……所以,我们不会做任何事妨碍你自己的‘存在与延续’,我们只会‘祝福’你】
【——祝愿,祝愿你未来的旅途,将行于你的道上,你的所作所为,都将印证你的爱与信念】
话音落下,便有一轮深青色的微光自遥远彼端降临,垂落自苏昼的额头。
它并不蕴含任何实在的力量,仅仅是一个祝福。
但祝福本就是不需要任何实质的力量,只是代表最真挚心意的举动。
而神木的诚挚祝愿,仅仅是存在,便持有真正意义上的权能。
当然,现在苏昼暂时还什么都感受不到,而世界树的声音悠悠响起:【生命必将于其他生命相连……苏昼,也是雅拉的立约者,更是革新,吾等祝福于你,便是因为如此】
毕竟是和雅拉呆的久了,苏昼很容易就可以从世界树的话语中解答出真正的意思:这一祝福的力量,需要在有其他生命和人的情况下才能发挥。
双神木正在和雅拉交流他们在黄昏世界群的所见所闻。
雅拉和苏昼之前分析出的,有关于‘怪物’的事情,自然也被告知给了双神木,这毫无疑问令祂们颇为警醒。
作为昔日伟大存在和怪物战争的主力,双神木比谁都要清楚,那些意图在封印多元中制造‘怪物’的家伙是什么想法……想要解开缠绕在这个多元宇宙中,所有伟大存在身上,属于其他伟大存在的力量枷锁,怪物就是几乎唯一的选择。
可神木却有着不同的意见。
【封印,也是一种存在】世界树如此说道,展露出了神木一系共同的无所谓态度:【我们被封印,这很合理】
而大道树也仿佛在点头:【封印的延续,也是传承,挺正确的】
【反正只要存在至恒久的尽头,伟大封印便会自然而然的破碎——它现在就已经坏了相当一部分】
苏昼/雅拉:?
好家伙,一个存在延续,一个黄昏虚无,虽然完全相反,但是却都对伟大封印表现出了几乎相同的态度啊。
‘等’就完事了!
有关于黄昏世界中‘怪物’的讯息,虽然重要,但是却没有更多相关的线索。
苏昼毕竟不是伟大存在,自然也不像是双神木和雅拉那样参与过和怪物的战斗,所以这三位伟大存在严肃地探讨相关话题时,他也就只能吃瓜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苏昼接通了自家小妹的联系,并指引对方控制自己的躯体。
而就在苏昼搞定地球宇宙那边事情的时候,伟大存在们的交谈也进入尾声。
“【归一】【创造】和【终结】都参与了这一次‘怪物’的缔造。”
雅拉眉头紧皱:“【宿命】也有点影子,不过并不是非常确定。”
“【先驱】呢?你们觉得先驱有没有可能……”
虽然先驱自封于伟大封印,但是,这也让祂反过来成为了伟大封印解封的最大受益者。
【没有可能】
出乎预料的是,一直以来,无论是说话还是态度都非常中肯的双神木直截了当地否决了这一可能:【唯独先驱不可能】
察觉到蛇灵和苏昼的不解,双神木也对二人透露出了一个讯息。
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尝试,大道之树联系上了‘先驱空间’,主动地将先驱空间的力量引入了所有以神木之力为主导的世界中。
【先驱的探索,自然会带来无比绵延的存在和延续,他们所过之处,即便是未知的远方也将会有存在的传承留存,即便是这些探索者不再回首,踏足他们开拓过的那些世界,但仅仅是探索的行动,也令生命的缘起也因此而浮现】
以上颇为谜语的解释由世界树所述,祂可能是陪黄昏‘等待’的时间有点长,现在话有点多。
而大道树如此解释道:【神木的一丝庇护力量,将会成为未来高等冒险者的标配,让他们不至于被任何攻击瞬间抹杀,给予先驱空间可以把他们救回去的机会】
苏昼也不奇怪为什么作为世界树的代表,九界树会被黑龙尼德霍格啃倒,而大道树的代表智慧树会和古蛇撒旦有关联了。
这可能是谜语人之间两看相厌吧.jpg
双神木仍在阐述。
【总之,反过来,我们的力量也可以因先驱探索的力量扩张,这是相辅相成的好事】
【正如我们和你们结盟那样,存在的一切联合,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说得通了。
雅拉虽然还在碎碎念,但是却也接受了【先驱】不可能作为幕后黑手这一现实。
双神木没有撒谎隐瞒的必要,倒不如说,所有伟大存在的傲慢,都令祂们不屑于进行撒谎这种‘扭曲自己正确’的事情。
每一位伟大存在,都是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是正确的家伙。
双神木和先驱的联手,甚至还特意关照了苏昼一下,令青年可以看见此刻神木世界的情况。
神木世界。
蟠榕不死树因为和苏昼的约定,如今还没有完全活性化,将整个地球都化作自己的庇护区。
但即便如此,已经被神木之气彻底浸染的星球上,除却修行木系修法外,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先天之上更高等级的修者了。
时间距离苏昼上次回归,已经过去了几年,随着周不易下定决心,依照苏昼给的建议,带领人类前往月球殖民,避开蟠榕不死树的‘侵蚀’,也算是所谓的‘爱的拥抱’后,整个神木世界便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先驱冒险者。
冒险者和探索者微妙的不同点在于,冒险者大多都比较偏向于解决一些原有的问题,譬如说干掉本地世界的魔王,解决掉远古封印的问题,让未来走向全新的道路。
而探索者偏向于探索未知世界的远方,更多时候是在一个还未完全开发的世界中进行探索。
那么问题来了,神木世界中,天正联盟统治的星球上,谁最像是魔王呢?
当然是降魔局局长,隐藏在官方背后的黑暗巨手,左右整个文明发展的不死者,昔日击杀恶龙,如今自己也成‘恶龙’的此世最强者,武圣周不易啦!
仅仅是因为背景原因,就被默认为魔王,视作阻碍神木世界走向未来的周不易表示:?
——幕后黑手?那隐藏在我背后的降魔武圣,昆仑之主,当世烛昼,苏昼苏武圣岂不是比我更加幕后黑手?
这些人怎么就不去讨伐苏昼呢?
这是周不易当时自言自语的原话。
看到这里的苏昼:???
但是仔细想想,各路烛昼在诸多世界的表现,倒也无愧于BOSS这个名号。
因此,那段时间,周不易天天都要面对各路来自各个世界和本地的冒险者暗杀和讨伐,弄得他不胜其烦,以至于干脆自己招了一批冒险者,组成‘天正联盟官方冒险者小队’去和那些野生的先驱眷属打擂台,这才消停了一会。
而等到他正式展开月球探索计划后,冒险者就少了不少,大量探索者开始浮现。
实际上,许多世界的势力都察觉到了先驱空间的存在,他们自然也想要探索这个神秘的空间,但是先驱空间对自己眷属保护的力度非常大,从之前和神木联手,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眷属这点就可见分晓。
所以,绝大部分意图动用暴力手段探索的势力都没什么好下场,先驱眷属可能自己没啥力量,但是他们背靠有无数资源的先驱空间,颠覆一两势力那是轻而易举。
一边合作,一边和先驱眷属明争暗斗的势力才是大多数。
依靠探索者的力量,周不易已经在月球上建立了以继往神木为主体的神木生态圈。
他如今正在努力使用其他技术取代神木,保证人类武者可以在月球上进阶统领阶,乃至于天罡武圣之上,周不易自己勉强只是摸到边缘的境界。
甚至,他自己也因为先驱空间的出现,浮现出了‘想要去远方看看,究竟有什么样不一样的知识,能让我指引天正联盟走向正确的道路’。
依照苏昼的看法,这完全够得上是先驱者的标准了,埃安世界的芙妮雅女士也不过是在最后有了这种明悟。
而对于先驱空间这种明晃晃地在自家世界里面抢人的操作,双神木都是笑看一切。
为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双向的,随着双方神木的合作深入,昔日只有先驱能开发的那些世界,也会为神木所用。
而存在与延续的普适性,还是比先驱的正确要高的。
【最重要的是,先驱自己退了一步】
大道树的草木图腾光点闪耀:【祂自己放弃了脱出伟大封印,这就让所有的利益纷争都离祂远去】
【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如此,我们自然也愿意和祂合作,也退一步】
世界树的树状图纹路微微晃动,似乎是在肯定。
生命和延续。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生命为了延续,需要比其他人更好,亦或是足够合适,足够适应时代。
不管如何,生命之间,总是在互相竞争。
延续也必须存在作为支撑,所以竞争也是不变的主题,‘纷争’也是伟大存在之一。
而不同生命之间,比其他人更好的地方,就是各种‘正确’的代表,也是无数纷争的起源。
所以即便是知晓退一步海阔天空,愿意退一步的人也很少。
先驱和神木的结盟正是基于这点。
这一次交流过后,双神木和苏昼一行人便逐渐分开。
双方都知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达成了各自的目的,都非常满意。
至于苏昼的疑惑,为什么世界树会和黄昏打起来这点,也得到了解释。
【主要是刚离开封印,还以为正在打呢】
那时的是世界树如此解释道:【一抬起头就看见被封之前战斗的对象,无论是谁都会先出手,至少要离祂远一点吧?】
【这很合理】
确实,这的确很合理。
而世界树一个人被打趴下也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
世界树和黄昏的战斗,完全是吃了信息不足的亏,祂只是和过往一样,普通的和黄昏战斗,结果打到一半发现本来应该和自己同时出手共同应敌的大道树不见了。
好家伙,突然直接孤军奋战!
直到祂被黄昏击败,陷入空无等待时,祂才搞明白是有人屏蔽了黄昏世界群周边的信息流通。
放在多元宇宙的其他地方,想要屏蔽伟大存在,即便是一点残渣的感应也是绝无可能……但是黄昏世界群不同,环绕整个黄昏世界群的空无黑暗,正是黄昏的部分本质显现。
而黄昏,恰好就是最强大的伟大存在之一,双神木需要联手才能与其抗衡,单独一体自然是没办法在有黑手的情况下突破屏蔽。
“……看来,真的是需要去先驱空间走一圈了。”
目送着再次完整的双神木组合,青绿色的意志朝着虚空彼端远去,苏昼不禁感慨道:“天神刻度固然定位精准,但是论起数量还是太少……这点我早就知道。”
“但现在看来,先驱退的这么一步,的确是一招妙棋,祂任有实力,但却表现出了善意,那么像是神木这种伟大存在就乐意同样付出善意和祂合作。”
至于像是寂主这种交际花,苏昼早就知道对方和先驱有关系,现在无非就是有更多侧面印证。
原本苏昼还打算谨慎一点,等到自己实力变得更强后再去先驱空间探索。
但是现在看来,他的实力已经相当不错。
即便是魂魄,也可以和天仙中也不算是弱,还有着大天尊级力量底牌的太阳皇打的有来有回,甚至将对方挫骨扬灰,这证明苏昼的实力已经抵达了一个阈值。
只要他的肉体也同样强大起来,那么魂魄肉体相合,再加上已经愈发成熟的战斗技艺,那么苏昼很快就可以朝着天仙巅峰,乃至于天尊的临界点前进。
“差不多,也是时候开始准备前去先驱空间探索了……我准备的那么多后手和资料,也应该发挥力量。”
操控着天神刻度转向,朝着地球封印宇宙飞驰而去,苏昼伸出手,触碰着怀中的代表着先驱引导象征的‘表’,不禁点了点头:“等回到地球后,解决了虚无教团那群扑街仔后,就该开始展开探索。”
银色的光,在虚空中飞驰。
与此同时,地球宇宙中。
烛昼肉身·裁决死星。
在结束了和孤立行星系中,虚无寄星魔舰队的战斗后,死星巨龙就重新变成了原本的死星形态,节约消耗。
这一次,裁决死星算是大吃特吃了一次,寄星魔的营养非常丰富,既有高质量的宇宙合金,也有相当浑厚的灵能核心,至于一般人畏惧无比,视为剧毒的‘黄昏要素’,对于比谁都要了解黄昏的苏昼肉身而言,更是一剂大补药。
对于邵霜月的战绩,汤缘没有半点羡慕嫉妒,反而露出‘终于解脱’一般的表情——在邵霜月展现出烛昼操控器的瞬间,他当即表示整个地球联合舰队的战斗指挥权,以及裁决死星的操控权全部交给邵霜月,而他就只担任地球联合舰队旗舰舰长的虚职。
邵霜月一开始还在思索为什么汤缘能如此轻松的将如此大的权利抛手扔给自己……但是等她在日常生活中,也被烛昼之躯各种提示报错提示洗脑后,她就终于明悟了。
譬如说‘xx区域开始进行自检’‘xx功能需要进行更新,请决定是在半小时后还是现在立刻重启’‘你需要立刻重新激活操作面板,请转入到相关操作界面输入操纵器秘钥’等等等等烂七八糟的玩意……
革新嘛,更新也是革新,烛昼之躯这种无时无刻都在提示更新的战体,恐怕只有苏昼这种革新人才能够忍受吧。
搞明白这一切的真相后,贸然答应下来的邵霜月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至于汤缘?
加班了两年多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秘书表示现在就是很爽,非常爽。
他如今就像是放了一个长假的究极社畜,得到了假期后什么都不相干,每天就是幸福滴瘫在舰长座上,满怀喜悦地注视星空。
枭宠毒妃:第一小狂妻 凌薇雪倩
相比之下,现在哭丧着脸的邵霜月,还要面对这样一个情况。
那就是几乎每天日常的黄昏舰队突袭事件。
是的,每天,随机时刻,都会有相关的黄昏舰队针对死星展开近乎自杀性袭击的骚扰袭击。
少的可能一天一次,多的可能一天四五次,绝不会给人可以安稳休息的间隙。
接手过后,才知道汤缘昔日工作烈度的邵霜月心中,近乎是完全崩溃的——她也完全理解为什么汤缘操控死星时的心态会变得如此心口不一了。
一天被突袭三四次,就和早中晚饭一样,这谁受得了啊!
就在刚才,邵霜月才操纵死星消灭了一支碳基虚无教团成员的舰队。
毁灭吧,赶紧的,累了.jpg
“霜月姐!”
此时此刻,驾驶舱中,正在一个人自闭的少女,听见了同伴龙人少年匆匆忙忙的传讯声:“糟糕了!这个星期的第十九次黄昏舰队突袭又双叒叕来了!”
“哈?!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