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第五界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推薦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很简单就做得到吧。”
王权看着银幕之中已经开始交战,甚至演变成激烈战斗的场景。无论是瑟杰克斯那边还是古蕾菲亚那边,都似乎并没有留有余力的在战斗着。这一场戏的初衷都好像是被遗忘了,他们现在真的就像是站在对立面上的敌人。
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势均力敌一样,可王权能够明显的注意到,在这一场交锋之中,古蕾菲亚不断地被逼着后退,胸口起伏幅度也变的很大。相反另外一边的瑟杰克斯看起来就像是闲庭漫步一样,并没有多少的消耗。
“可是我为什么要去做?”魔王路西法有一些怪异的转过头看向了王权说道。
“他们不是正在企图占据属于你的冥界,领导你的民众吗?”
“那又如何?”
“那你不是不能够维持魔王的身份了吗?”
王权论证的观点并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恶魔这边的情况,就相当于人类的一个朝代正在被推翻。而拥有帝王身份的魔王明明有能力可以阻止这一切事情的发生,但却只是在一边束手旁观,没有任何想要出手自己这个岌岌可危的帝国的意思。
“嗯,这个结论我也已经推敲出来了。”回答这句话的魔王路西法,有一些迟疑。看起来他似乎是对于自己魔王的名号还有一些留念。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过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自己的国度都要被毁于一旦,这还只是没有什么大不了那么简单吗?
王权已经看不懂这一位魔王路西法到底是在想一些什么事情了,要是他一上来就是为了大义之类的,让他留在这边不去插手他们恶魔之间的内战,那他大概率也会放心一点。他原本也没有打算插手,历史也应该遵循着历史的痕迹进行。
他跟过来的目的本质上还只是为了照看古蕾菲亚不受到太大的伤害而已,还有在必要的时候能够直接将她救下来。可这一位魔王又在构思着一些什么,让人搞不懂。
“你认为我做的这一个决定很蠢吗?”
大概是知道王权在想一些什么东西,路西法看向了身边的王权。这个时候王权并没有开口,他保持着缄默。
“的确,以一个人类的角度来看,有一些愚蠢倒也是正常的。明明可以将强权掌握在手中,却偏偏放开。人类历史上也有不少的君主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做出了暴政,而我和他们却是有根本性的不同。”
“根本性的不同?”王权有一些奇怪的看向了对方。
“那就是整个冥界自始至终就只有我这一个魔王,没有所谓的禅让制度,也没有所谓的继承。从始至终都只是我一个人。”
整个冥界恶魔的历史,似乎从一开始就承认了魔王路西法的存在。之前王权也从莉雅丝还有葛瑞菲雅那边了解了关于为什么,瑟杰克斯成为了魔王却要抛弃掉吉蒙里这个姓氏,使用路西法作为自己姓氏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们给予王权的回答…
冥界不能够没有路西法。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同样也证明了,魔王路西法实际上也属于恶魔们精神上标杆一样的存在。
“我已经有一些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也差不多该要到放手的时候了,我也不介意由那几个年轻人来领导全新的冥界。他们这一段时间的行动,我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如果真的能够让整个冥界变的更加没好的话,魔王之位哪怕让出又如何?”
魔王路西法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这一句话。之后他又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王权的身上,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说出了让王权更加惊讶的话。
“相比于我,还是你更加引人瞩目吧。未来从异世界来访的客人。”
“看起来还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了您的模样,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您会知道我的身份。”
声音里面多了几声恭敬,这并不是演戏,只是单纯对于魔王路西法的存在心存敬畏。怎么说…他对于整个恶魔社会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好君主,而以他的实力,还有那特别的手段,却也能够称得上是一个令人敬重的强者。
“只不过是稍微猜测了一下而已,你的身体被恶魔棋子改造过,但却又没有成为恶魔,甚至连恶魔的基因都并不存在。你也并非正常的人类,而是半妖。更加直白来说,你的父母其中有一方是妖怪,另外一方是人类。”
半妖,指的是我?
这个结果王权之前也有推测过,他的父母能够在涂山那边稳定居住下来,并且他的母亲还能够成为涂山那边几乎至高的角色,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很不正常了。毕竟涂山那边虽然也欢迎人类,但本能上那一些妖怪还是会产生抵触。
所以他的父母肯定有一方会是妖怪,亦或者是和妖怪十分亲密同时又十分知名。
现在被路西法给直接说破,他也有一些释然,同时也有一些怪怪的感觉。
“您在这一场战争结束之后会去做一些什么?”
这一些疑惑还是等到回去之后再去询问一下自己的父母,现在还是将心思放在路西法的身上。
“去找‘他’吧,毕竟我也有一些必须要向‘他’赎罪的地方。正巧这一次也刚好可以放下身上所有的重担。”
没有打算掩饰,路西法十分直白的开口说道。
这又同样让王权感到一头雾水。
“‘他’是?”
路西法沉吟了片刻,继续开口说道。
“按照你们的话来说的话,应该是圣经之神吧。”
“可是圣经之神不是已经…”
死了
最后两个字王权并没有说出口,路西法却也是知道王权想要说一些什么。
“的确,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似乎已经彻底离去了。所以我才要踏上追寻他后背的道路。”
路西法是想要求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瑟杰克斯可以战胜路西法,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两个人闲谈的时间,画面之中瑟杰克斯和古蕾菲亚的胜负已经彻底决定了。胜者自然是瑟杰克斯,他看起来只是身上的衣物有一些破损,但另外一方古蕾菲亚身上看起来倒是多了七八道刀刃所造成的伤害,脸上也多出了不少血污。
这种状况,看的王权有一些火气,他恨不得现在就直接冲过去揍瑟杰克斯一顿出气。可他并不能够做,因为现在还是在演戏当中,这种场面看起来越是逼真效果自然也就是越好。当然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理由,那就是现在的路西法也大概不愿意放他离去。
……
又过了大概半天的时间,演戏也彻底结束了。
那边的演戏状况也十分简单,大概也就是瑟杰克斯宣布了一下关于古蕾菲亚的事情,他选择了俘虏并且当场招募了对方之类的事情,然后就是十分经典的七擒七纵环节。最后葛瑞菲雅也十分‘心甘情愿’的加入了瑟杰克斯那边的势力。
王权也在陪同路西法看完这一场戏之后被送了回来。
回来之前,王权还询问了一下路西法关于自己身上恶魔棋子的事情,他对于这种特别的东西也十分感兴趣。他也知道恶魔棋子的研制,甚至他本身也就十分感兴趣,只是从头到尾他都保持着缄默,并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而已。
关于他对自己儿子的看法,李泽维姆是一个让人感觉到头疼的角色,他是绝对不会去维护他,当然也不可能让他自己处刑自己的儿子,所以只要有能力处理掉他的儿子,他也不会去做一些什么,前提是不要在他的眼前!
再怎么说那是他的亲生儿子,怎么冷血都会拥有基础的感情。
这一次演完戏之后,王权又一次进入了放假时光。时间很快来到了一年之后,瑟杰克斯也和魔王路西法接触了,两者之间也不知道谈了一些什么话题,最后的结果是魔王路西法彻底消失了,而取而代之的则是瑟杰克斯·路西法。
当然他们的战役到最后还没有彻底结束,因为冥界最后一股抵抗势力,是以李泽维姆为主的反对派。除开讨伐李泽维姆以外,他们整个冥界也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一段时间内,古蕾菲亚时常会去冥界露个面,甚至去为王权抢夺一些名声。若不是王权执意让她撤退回来,估计她都已经和另外一个魔王赛拉芙露争夺冥界最强女性的地位了。
风音日和那边实验也十分顺利的进行,只不过对于赤龙帝力量的运用似乎还有许多不稳定性,无法正式投入使用。
很快又是过了半年的时间,瑟杰克斯那边也正式对冥界旧魔王派势力残存发起了最后一次的进攻。
这一次他们只要驱逐了李泽维姆,就算是彻底统一了整个冥界的恶魔。
原本瑟杰克斯他们会认为这一件事情是很简单的,实际上对手只有李泽维姆的话,的确也困难不到什么地方去,而古蕾菲亚作为现在冥界牌面人物也必须要在当场露个面,摸摸鱼就好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第二天的时候,王权突然收到了来自于瑟杰克斯的一个联络。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知阁下。”
来自于瑟杰克斯的联络一上来就是那么尊敬的语气令人感觉到有一些奇怪,实际上在这一些年的接触之中,王权和瑟杰克斯之间的关系也趋向于朋友关系发展。按照正常的朋友关系,能够突然之间对你使用敬语,这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说。”
王权的语气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平静,而是有一些烦躁。大概是猜出来王权现在的状况,瑟杰克斯也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古蕾菲亚小姐被湿婆抓住了。”
湿婆?世界第二强者,他为什么会参与恶魔之间的事情?
感觉到疑惑,王权自然也开口询问了。
“为什么湿婆会在那个地方。”
“理由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只不过湿婆对我们…更加准确来说是对您提出了一个邀请。只要你答应和他打一场,他就会无条件释放葛瑞菲雅。”
这么说来就是上来找架打的咯?
“什么地点和时间。”
“明天中午,他将会在…”
结束了和瑟杰克斯的通话,王权的心情并不怎么好。这换做其他人估计心里也不会怎么好受。和自己关系亲密的人被绑架了,而他还必须要和那个人打上一架才可以。像是这种艹蛋的事情,又会有谁愿意去做。
尤其是,那个人还是湿婆,这个世界上除开伟大之赤还有无限龙神以外,最强大的人。以他现在的实力,搭配奥菲斯进入龙神化,大概也能够和湿婆打上一架。不过胜负如何,他并不好判断,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湿婆出手,也只是听说过他可以独自解决启示录圣兽而已。
“还真的是糟糕的事情。”
这一件事情,也自然是隐瞒不住风音日和的,她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个消息。赶在第二天中午王权准备去赴会的时候将一个瓶罐放在了王权的手中。
“这是通过星云气体和赤龙帝产生共鸣的产物,它并不需要通过变身烟雾枪就能够和赤龙帝笼手产生异变,生成相等的铠甲。因为它上面还有一些未知性我也不能够彻底解析清楚,不过它的确是可以增幅赤龙帝的铠甲。”
看着手中还带有温热的瓶罐,王权也抱住了风音日和。
“辛苦你了。”
“嗯。”
风音日和顺从的依靠在王权的怀中,两个人维持着拥抱过了五分钟左右,风音日和主动开口。
“去吧,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先去将古蕾菲亚救出来吧,以后的时间还很漫长。”
“嗯,你待在家里面也要多加小心。”
王权轻轻亲吻了风音日和的额头,带着奥菲斯通过魔法阵传送到了湿婆要求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