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第0320章 你還是從前那個少年看書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不是傻子,相反他很聪明。
林一菲的语气,虽然没有把话说得明明白白,里头的意思已然表达得清清楚楚。
她也不着急,好整以暇地轻倚在巢穴上有弧度的边沿,完美的身段隐隐绰绰之间,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力。
按理说,此情此景,大多数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绝对不会产生多大的抵抗意志,就算有,也会轻易瓦解。
更何况,这确实是一个不对称的选择题。
一个选项是拒绝,然后深陷危机当中。
另一个选项是欣然接受,拥香抱玉。
可偏偏就是这种送分题,江跃却好像无动于衷,甚至连答题的意愿都没有。
林一菲纤手轻抵着下巴,露出一丝浅笑:“难道我的魅力不够吗?”
“林同学,你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个,时间地点都不太适合么?”
“嘻嘻,我是不介意的。你介意吗?”林一菲撩了撩锁骨边上的长发。
“如果我介意有用的话,我确实很介意。”江跃一本正经道。
“那么,你是说,换一个地方,还是可以谈的么?”林一菲的语气也异常认真。
认真到甚至让人忍不住怀疑她是否做作。
可偏偏她的眼神是那么真诚,那么干净,完全看不出她一丝作伪的样子。
让人觉得,在这件事上,她是异常认真的。
“为什么是我?”江跃有些想不通。
林一菲笑了。
美眸盯着江跃,仿佛在欣赏一件心爱的艺术品。
“江跃,我对你的了解,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
“从中一班开始,我们在楼道上上下下,碰到过九百八十六次;在校内,一共碰到过七百六十三次;在校外,我们遇到的次数是一百三十二次。加起来,一共是一千八百八十一次。”
“这一千八百八十一次当中,你冲我微笑的次数有三百五十四次,仅仅点头的次数有二百三十七次。其他的时候,要么是人群中匆匆而过,来不及看一眼,要么就是我看到你,你却并没有留意我。”
从林一菲樱唇里吐出的这些数字,详细到个位数。详细到让人觉得她也许就是信口开河。
“这六年时间里,我们总共举行了一百二十三次全年级排名的考试。每一次你都是全年级第一。我一共有五次发挥超常,但最终还是只能排在年级第二,始终没有翻越过你,甚至都没接近过你。”
“我知道,你有个同桌叫李玥,你们关系非常亲密;你们班里还有个韩晶晶,是星城主政的千金,她一直喜欢你。”
“其实,整个扬帆中学,何止她们两个呢?在你知道和不知道的许许多多角落,喜欢你,默默关注你的女孩子,可能是几十个,可能是几百个,甚至可能是一两千个……”
“当初的我,只不过是无数个当中普普通通的某一个。也许你知道我的名字,但却从来不会放到你心上,更别说爬到你心尖尖上。”
“你家是星城本地的。天权区新月港湾,可你为了方便,日常还是住校。我也是星城本地的。为了在学校可以多看你几次,我也特意申请了住校。”
“我对别人说,住校是因为想上晚自习,不想走夜路。谁都不知道,我只是想每天上下楼的时候,能多碰到你几次,能让你多给我几个微笑。”
“我不但了解你,还了解你身边的人,了解你的圈子。”
“刚才那个人,他叫童迪,是你的死党。还有一个茅十九,一个天天吹嘘自己本钱出众的村炮……”
江跃头皮有些发麻。
他本以为林一菲只是随口说说,万万想不到,她竟如数家珍,居然掌握如此之多的信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这些信息不算很私密,但两人之间毕竟不同班,要是不多加打听,还真不可能了解这么多。
这些也就罢了。
最惊人的还是那具体到个位数的数据。
翔实到简直不真实。
仿佛是看到了江跃脸上的诧异。
林一菲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凝。
“你不相信吗?”
理智让江跃觉得那些数据不可信,可林一菲脸上那真诚的笑容,真挚的语气,却让他又不免信了几分。
似乎,林一菲没有必要编造这些毫无意义的数据吧?
那么,哪来的动力,让她记得这么清楚?
“你不相信,也是正常的。”林一菲见江跃将信将疑的样子,语气有些失落。
“我信。”
不知为什么,江跃鬼使神差把这俩字说出了口。
“真的吗?”林一菲本来有些情绪低落,闻言后,脸上顿时溢出光彩,笑容舒展。
诡异的是,明明身处这种血腥恐怖的环境,她的笑容却像春日暖阳,夏日凉风,让人无法生出任何反感。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好端端会对你如此关注么?”
这确实是个问题。
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
始于颜值的烂俗桥段世间多了去,多数就跟雨后的彩虹似的,时间长了也就消散了。
像林一菲这样专注的,还真是罕见。
“你还记得,原来咱们学校门口那条臭水沟么?”
原来确实有那么一条水沟,不过三年前清理了一下,两头又开掘加宽了部分,又在两旁植了草皮树苗,现在已经成了一条景观河。
记得早些年,上游生活区域的很多污垢全往那水沟里排,一到枯水期就污臭不堪。
为此扬帆中学都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报告,要求改造这条水沟。
林一菲忽然提起旧事,江跃多少有些费解。
“六年前,九月一号,咱们中一开学的头一天。有一伙人,欺负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把人家的自行车给扔进了臭水沟。那个小姑娘又瘦又小,一头稀稀疏疏营养不良的红头发,站在臭水沟里,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搬不动陷到污泥里的自行车,哭得很伤心,很无助。”
“当时,水沟旁至少有一两百个学生,可谁都不敢下去帮忙。污泥脏,仅仅是一方面原因。最大的原因,还在于欺负人的那一伙,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扬帆中学出了名的恶霸,一个个家里非官即富,谁都不敢招惹他们。”
“直到你路过,你一秒钟都没考虑,就跳下去,帮她把自行车从淤泥中拔出来,还帮她举上了岸,并且帮她清理了车上的淤泥。”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那一天天气很炎热,暑气很重,树上的蝉叫得格外噪,你穿着一身崭新的运动套装,背着新的书包,全身上下干干净净,就跟漫画中走出的少年一样,你还记得么?”
六年前,那会儿江跃还是个刚从小学升到中一,十二三岁的少年罢了。
要不是林一菲提起这段尘封的往事,江跃确实已经想不起来。
经她这么详细地回忆,江跃才依稀想起,是有过这么回事。
“那个小女孩……好像不是你吧?”
江跃有点糊涂了。
要是林一菲的话,在那种场景下,获得帮助,留下一份念念不忘的好感,倒是可以理解。
可记忆中,应该不是林一菲。
“的确不是我,后来到了教室我才知道,她跟我是同一个班的。可惜,她后来上到中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学校总被欺负的原因,终究没能上完六年中学。”
同一个班?
那似乎也没什么吧?
后来辍学了?江跃心说难怪后来没怎么见着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我到现在还记得,她辍学离校的那一天,从教室走到楼道时,一直没有回过头。她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我能感觉到,她对这个学校,对这个班没有一点眷恋。不过,她下台阶之前,还是回了一下头。这是她仅有的一次回头!是看向你们班的教室。”
“你肯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和她一样,六年前那天,你的勇敢出现,就像一个烂到极点的世界里,仅有的一个童话,仅有的一道色彩,在我的心中留下一抹永远擦不掉的斑斓。”
“你知道吗?你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漂亮的书包都因为淤泥变脏了,可你当时的眼神,却像神话中的雪山一样纯净。”
“我永远忘不了那抹夏日凉风一样的温柔眼神。”林一菲轻声呓语。
“那种温柔,如果是面对漂亮的女孩子,一点都不奇怪。可是那个小姑娘,又矮又黑,是个丑小鸭。你的温柔善良,正因为这样才可贵。”
漂亮话都被林一菲给说了,江跃感觉自己无论说点什么,似乎都不谦虚。
可当时江跃完全是当作一件小事来看待的,虽然事后确实招惹了很多麻烦,这些麻烦甚至伴随了他随后的一个学年,甚至更长时间。
谁能想到,也许人家当事人都已经忘掉了。
林一菲这个旁观者,却一直把这么一件小事无限美化,乃至诗化?
“所以啊,江跃,在开学的第一天,你就赢走了一个少女所有的心事。那一刻,我在心里求告了无数次,希望我们可以分在同一个班。”
“可惜,老天没有听到我的求告。为了可以接近你,我拼尽全力学习,我自己不能接近你,我希望在考试排名的名单上,离你越近越好。所以,每一次我考到年级第二的时候,我都觉得是我离你最近的时候。我身边的朋友都笑我,说我考了第二比第一还高兴。”
“我当然高兴,只有在那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勉勉强强可以匹配得上你。”
“我想抓住每一个让我变得更优秀的机会,只有这样,我才会安心,觉得自己没有被你彻底甩开,觉得还有靠近你的机会。”
“所以,当这个全新世界为我打开一扇窗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邀请你一起加入。”
“这是我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相信我,相比于新的世界,过去的那一切一定会让你嫌恶。”
话题又回到原点。
江跃叹了一口气:“林一菲,谢谢你对我说的这些,我也很感激你的邀请。不过我还是得说,也许我也在你所说的新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不知不觉进入了这个新世界。只不过,我们方式各不相同罢了。”
林一菲怅然若失。
到底还是……
拒绝了吗?
“所以,你终究不想留下来吗?”
“留在这里?一栋废弃大楼?和外面的世界隔绝?林一菲,这就是你理解的新的世界?”
“当然不是!”
林一菲有些急了:“有些秘密,只有你加入进来,我才能跟你一起分享。这栋大楼,只是我的一个临时落脚点。这里,是我涅槃新生的第一站。江跃,只要你从那里走过来,我可以带你一起涅槃,一起获取新生。”
拒绝的话已经讲过,江跃不打算再重复。
看在林一菲尚且还能讲讲道理,江跃努力心平气和道:“林一菲,放了童肥肥,我们现在就离开,就当没有来过这栋大楼。你也尽快离开这里。”
林一菲失落无比:“江跃,说到底,你还是对我没有一点点好感心动吗?”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还是当初那个在排名榜单上紧追不舍的女孩。”这是江跃的大实话。
毕竟眼下的林一菲,终究和那一桩桩杀戮,一桩桩变异牵扯不清,而且大概率就是主谋。
现在要江跃和林一菲拼死厮杀,确实有点难以为继。
可要江跃同流合污,显然做不到。
林一菲美艳的脸蛋上,罩起了一层寒霜,似是被江跃的态度彻底激怒,失去了耐心。
“难道你就没想过,你的倔强,会让你把命都丢掉吗?你知道,女孩子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往往会想着摧毁掉!”
林一菲突然放起了狠话。
“你要是这么想,我反而没什么心理负担了。”江跃坦然一笑,“再打一架?”
林一菲双眸盯着江跃,眸中竟闪烁着两团诡异的光芒,仿佛是怒火在眼中燃烧起来。
不过,她旋即抿嘴笑了起来,如冰消雪散,春回大地。
“江跃啊,江跃。不愧是你,我早知道,你这么骄傲的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妥协的。你要是真答应了,反而会在我心里大打折扣。”
“我没有看错,你还是六年前那个单纯干净,又无所畏惧的少年……”
说着,林一菲玉臂轻抒,朝江跃跟前丢来一件什么。
“这个,可以救那个死胖子。”
“今天说服不了你这个小冤家,暂且到此为止。不过你要记住了哦,你的往后余生,本小姐承包了。”
说话间,那大蚌壳一样的巢穴盖子,散发着一阵阵氤氲紫气,缓缓地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