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小閣老 愛下-第八十三章 狡兔三窟林道乾鑒賞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在林道乾的游击将军府用过午宴后,林润谢绝了午休一会儿的建议,冒着午后的炎炎夏日,要到城内去转一转。
赵昊对此没什么兴趣,他早就已经看过唐保禄写的《下尾城情况汇报》了,没必要再亲眼看看。军事用途工具人,内政点数不重要。
但林润非要拉着他一起,赵公子也只好无奈放弃了午休的打算,拉着更不情愿的白胖子徐渭,给林中丞作陪去了。
“哎呀,你这就没意思了。”徐渭戴着草帽摇着蒲扇,还是热得全身衣服都粘在身上。“我在这屁大的地方,都住了半个月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中暑了怎么办?”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赵昊也热的够呛,好在马秘书给他打着伞,他自己再摇着折扇,倒还稍微过得去。“你看你这才几天,胖的都有双下巴了,就当减肥吧。”
他看林润兴致勃勃的走进一个集市,用闽南话向开店的商人询问着什么。便好奇问徐渭道:“这是下尾最大的市场了吗?”
“我怎么知道。”徐渭翻翻白眼,只顾着四下寻找阴凉地。
“你不是都逛遍了吗?”赵昊跟过去,无语道。
“我随便说说的,这么热的天,傻子才出门呢。”徐渭发现有片树荫,便赶紧躲了过去。那惫懒的样子让赵昊想起了加菲猫。“在高高的堂屋里吹着穿堂风,有小妞打扇子,有小妞捏脚,有小妞喂吃喂喝,还有小妞给那个啥。还乱跑你说是不是傻?”
“呦,小林子这是把你当祖宗供啊。”赵昊跟过去,护卫在阴凉地支起两个高背马扎,两人坐下来。赵公子笑问道:“怎么,此间乐,不思蜀了?”
“嘿嘿,有点儿,不过还不至于。”徐渭取下汗巾擦擦脖子道:“毕竟蜀之乐,此间难寻啊。”
“这话我爱听。”赵昊笑着朝马秘书伸出两根手指。
马姐姐便打开个护卫背后的木箱,从厚厚棉被包裹的冰桶中,取出两根奶油冰棍,递给了公子。
赵昊分给老徐一根,两人便坐在马扎上,美美的舔起冰棒来。
“论起会享受来,我那个干儿子跟你一比,就是个土包子。”感受着肺腑的凉意,徐渭舒坦的眯起眼。他已经彻底被赵昊的小布尔乔亚享受给俘虏了。
“老子做梦都想我的空调屋啊!”
之前说过,赵昊安装的暖气,夏天是可以靠人力制冷的。甚至不用加冰,只需要用排水王将清凉的井水抽出来,输送进暖气铜管中不断循环。再配合上手拉大风扇,就能达到不错的降温效果。
苏州的江南大厦都已经安装了这种设备,徐渭自然也早就享受到了……
空调这种东西,有的时候你不一定珍惜,但没有了一定会相思成疾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那你还是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吧。”赵昊轻轻咬下一块奶香浓郁的冰棒,任其在舌尖上融化道:“来的太急了,咱们在昆山那套享受的家伙事儿一样没带来。我和我爹在府城,想要降温基本靠冲……凉。”
却是被冰棒凉了下,打了个寒噤。
“那我就先不回去了,不然老吴肯定整天唠叨,你爹也会眼红的。”徐渭说着,想到赵二爷那四个大丫鬟,不禁乐得合不拢嘴道:“那四大天王,真不是盖的。那位肖夫人是个狠角儿啊。”
“肖夫人?”赵昊一愣,才想起来那是干娘的新姓。怎么选了这么姓?搞不懂……
“不过,你小子怕没那么好心吧。”徐渭吃完了冰棒,舔一舔棍儿道:“让我搁这儿常驻,帮你盯着我那干儿子?”
“嗯。你别真让小林子的迷魂汤灌晕了就成,咱们早说好了,我给你养老送终的,谁也不许抢。”赵昊笑道。
“呵呵,你当我看不出来,他是想借我那点名声,抬高自己的身价吗?大家各取所需,搭伙过日子吧。”徐渭笑笑,压低声音道:“小白脸阴得很,我跟你讲,这家伙肯定还藏了一手,你千万别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他反坑了。”
“哦,怎么讲?”赵昊来了兴趣。
“小唐应该跟你报告过吧,这家伙拉人入伙的本事是一绝……当然跟你还没法比。”徐渭便掏出水烟袋,让赵昊帮他点着了,一边吧嗒吧嗒吸烟,一边小声道:
“他把手下都派回老家拉人,不论男女,只要是整劳力就行。拉回一个赏二两银子。招回十个赏三两黄金,而且谁招的人归在谁手下。所以他手下要想升官发财,就得拼命的拉人。”
“这不是搞传销吗?真是太无耻了。”赵昊忍不住批评一句,忽然想到自己比人家还过分,便乖乖闭上嘴。
“甭管用什么法子吧,反正每天都最少有上百人来入伙,多的时候能有五六百呢。”徐渭悠悠道:“他这么干起码一年半了吧?加上原先的手下,十万人总是有了吧?”
“那肯定有。”赵昊点点头。
“可你看看这下尾城,加起来有五万人吗?”徐渭用水烟袋指着四周道:“大部分还都是来做生意,打短工的老百姓。”
“报告上说也就三四万人。”赵昊点点头道。
“所以,人呢?”徐渭朝他吐出个烟圈。
“是啊,人呢?”赵昊第一反应是,这厮不会学几百年后的黑心买办,在卖猪猡吧?
但转念一想,应该不至于。因为在此时的佛郎机人的选项中,有价廉物美的南洋土著,和取之不竭的非洲黑奴,怎么会冒着得罪大明的风险,使用又贵又不驯服的大明劳动力呢?
“我猜,八成是转运到别处去了。”徐渭幽幽道:“看来他也知道,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啊。”
“不不。”赵昊却摇头道:“他根本就没把这下尾城当成一篮子,而是个漏斗罢了!”
“那倒是。”徐渭点点头,明白赵昊的意思。
因为在此之前,林道乾一直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没法将下尾城视为久居之地。非不愿,实不能也。
那他拼命招兵买马图什么?准备以一城之地抗衡全省吗?
这下尾城地处平坦,背靠大海,若被水陆夹攻别提多销魂了。而且原先就是个村子,根本没有腾挪的空间。林道乾这种积年老寇,绝对没那么幼稚。
显然他真正的老巢在别处!
“那么会是在哪儿呢?”赵昊轻声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在海上。”徐渭看着林润林道乾一行从市集出来,便打住话头,慢悠悠道:“慢慢查呗,他这么大动作,真查起来,瞒不住的。”
“嗯。”赵昊点点头,笑着起身迎上去,又让护卫分冰棒给中丞一行降暑。
“看的怎么样?”赵公子亲自递给林润一根。
“搞得很不错啊。”林润身上的毛孔被烧坏了大半,其实这种天更难受,但他却浑不在意,称赞林道乾道:“没想到林将军虎臣武将,却有郡守令尹之才,把市面治理的井井有条,怪不得四方百姓都来做生意呢。”
“中丞谬赞了,其实末将也没做什么。”林道乾忙谦虚道:“只是除了门摊税外,不征苛捐杂税,也不许地痞流氓骚扰市集,然后稀里糊涂就热闹起来了。”
“老百姓要的可不就这么简单吗?”林润瞥一眼身后一众官员道:“只是往往我们要的太多罢了。”
吴佥事等人闻言面色通红,但估计多半是热的。
好在林润点到即止,吃完一根冰棍,笑道:“走,去城头眺望一下。”
“是,那里能凉快点儿。”林道乾浑身使劲儿,头前带路。
赵昊和徐渭只好继续跟在后头。
却见那吴佥事也故意慢下脚步,显然有话要说。
“大人有何吩咐啊?”赵公子摆出一贯的恭谦,笑问道。
“没吩咐。谢谢公子的冰棍,终于没热食。”那吴佥事捧着肚皮,面带憨笑,人畜无害。又小声道:“令祖赵太公,是我的挚友。”
“哦?”赵昊心说那我该叫你爷爷吗?面上却微笑道:“还未请教老前辈台甫?”
“小姓吴,名养性,字孟达,你叫我吴伯伯就行了。”吴佥事呵呵笑道:“去年令祖到广州修养,我们一见如故,一起花天……哦不,是一起在花田里举办文会。总之十分的投缘,成了忘年之交。”
“这样啊,当初有吴伯伯陪着爷爷,实在太好了。我们做儿孙的,就怕他老人家寂寞。”赵昊面上挂着礼貌的笑容,心说看来去年爷爷在广东玩得很开啊。怪不得和林中丞见面后,他绝口不提老爷子。
“哎,怎么会寂寞呢?整个广州的官绅,都和他交上了朋友,大家一起愉快的玩耍,不知多开心呢。”吴佥事露出怀念之色道:“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何时再回羊城?”
“我也不知道。”赵昊笑道:“他老人家这二年随性的很,到处云游四海,上个月听说他去游庐山了。”
不过赵昊一点不担心,因为老爷子的旅游,是徐霞客那种全程不需要脚着地的旅游,游遍全国都不会累的!
Ps.用这种方式缅怀下重案组之虎·真软饭硬吃鼻祖·达叔,就想让他在书里继续软饭硬吃下去。
ps2.今天没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