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037、等等等,第二套斬仙計劃開始相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你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那我便成全你!”
轮回天生出手,数道炫光杀来。
炫光璀璨,摄人心莫,带有莫名力量。
这炫光郑拓难以匹敌,而轮回大帝有不在,对此,郑拓只能催动鲲鹏法闪躲。
他这一闪躲,便是让出一条路来。
轮回天生二话不说,越过郑拓,杀向轮回大帝。
“我的确打不过你,但你想走,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郑拓施展十方世界。
十方世界领域大开,将轮回天生囊获其中。
顿时急速飞行中的轮回天生如陷泥泽。
他肉身的确强横,但面对这种围困,肉身强横显得并不是很吐出。
“水来!”
郑拓催动水属性法门。
十方世界当即化为一片海洋深处。
“冰封十方界!”
郑拓低语。
哗啦……
刚刚还是海洋的十方世界,连带着轮回天生被瞬间被冰封。
一套困人组合套餐完成,暂时封住轮回天生。
郑拓表情严肃,望着被冰封的轮回天生。
仅仅一息时间。
嘎嘣!
十方世界中的坚冰出现无数道裂痕。
随后轰隆一声巨响,轮回天生破冰而出。
“雕虫小技,也敢拦我前路。”
轮回天生对郑拓如此手段满是不屑。
郑拓见此,心中颇为无奈。
自己如今虽然是道身,十方世界也没有本体强。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37、等等等,第二套斬仙計劃開始閲讀
但也不至于被如此轻易破除吧,我不要面子的吗?
郑拓对此也毫无办法。
谁叫人家是半仙,就算已经半残,人家也是半仙。
“想走,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啪!
郑拓双手合十。
十方世界那原本的坚冰之下,无数碧绿藤蔓钻出,宛若游蛇般,冲向轮回天生。
“给我滚!”
轮回天生刚要起飞,便是被藤蔓拉了下来,气的他当即爆发,周身散发出无数到光剑,将那捆绑自己的藤蔓全部灭杀。
“小子,你还和本领!”
轮回天生说着,顿时脚下如陷泥泽。
低头看去,不知何时,他脚下竟出现沼泽,而自己已陷入大半而不自知。
“我手段很多,慢慢享受吧。”
“就这?”
好文筆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1037、等等等,第二套斬仙計劃開始熱推
轮回天生猛然搅动肉身。
沼泽根本无法承受他的力道,当即被搅动起来。
郑拓见此,二话不错,催动十方世界中的天道仙山。
天道仙山杀来,狠狠砸向轮回天生。
轰……
十方世界震动。
天道仙山的威力还是比较客观的。
虽然肯定砸不死轮回天生,但能够将其阻拦片刻还是绰绰有余。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轮回天生被气到爆炸。
他狠狠挥出一拳,轰隆一声,将天道仙山从中间打碎。
这能镇压王级的天道仙山,在轮回天生面前,脆弱的像是豆腐。
郑拓十分心疼。
天道仙山并不好凝聚,属于消耗品,用一座少一座。
郑拓也是逼不得已,只能用天道仙山砸轮回天生,试图将其阻挡,给轮回大帝争取时间。
他看似这般多的动作,实际上才困住轮回天生三息时间。
就是无面,就是这么没有道理。
他郑拓用尽全力,仅仅阻拦了对方三秒钟。
幸亏没有人知道,不然,这绝对是自己传奇路上的黑点。
三秒钟的确不多,但对有些人来说,已经足够。
鲲鹏祖师与老白并未独自飞行离开。
此地距离古战场,足足三天的路上。
他们若飞行,恐怕半路就会被抓住。
所以他们利用这三秒钟,坐上来通往古战场的传送阵而离开。
郑拓心里想着,迅速撤离自己的十方世界。
他催动鲲鹏法,当即离开此地,向古战场狂奔而去。
“给我站住!”
轮回天生催动身法,追上郑拓。
不得不说。
半仙之躯就是半仙之躯,这飞行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郑拓全力促动鲲鹏法,愣是被瞬间追上。
“凭你一个王级,想从我手中逃走,做梦。”
轮回天生出手,抓向郑拓。
没有了轮回大帝,轮回天生可以动用自己体内力量。
这力量之强大,无可匹敌,完全能够压制住郑拓。
“是是是,你强,你老强了,我打不过你。”
郑拓一副忽悠小孩子的语气,下一秒干脆不动。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假的!”
轮回天生反应很快,立刻察觉到是假的。
呼……
狂风吹过,郑拓化为一枚替身灵符,消失不见。
什么时候?
轮回天生不解,自己明明时刻与这家伙战斗,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替身灵符。
轮回天生不解,而下一秒,他消失在原地。
在出现。
眼前有一座传送阵。
传送阵此刻正被开启,只要踏足其中,他便会被传送走。
很显然。
这是一个陷阱。
传送阵的另一面,应该已是天罗地网,等待着他的降临。
“哼!”
轮回天生一脸的不屑。
“几个小小王级而已,能有什么强大手段,我可是半仙之体,这世上谁能奈何我。”
轮回天生本就是心魔,心魔本身就无所顾忌,性格张扬。
没有犹豫,迈步,踏足传送阵中。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
轮回天生来到了古战场之上。
“古战场?”
轮回天生见此,不由皱眉,心底微微打怵。
为什么打怵,当然是因为当年的战斗。
他们轮回九仙大战魔皇,被人干死八个,只有自己逃掉。
或者说只有本体侥幸逃掉。
也是因为如此,本体遭受重创,不得不借助轮回树踏足轮回,修复神魂体。
而自己作为心魔,终于得到机会,侵染本体,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当年大战,虽然是本体参与,但他感受深切。
那魔皇的盖世魔威仍在眼前,仿佛就在昨日啊。
轮回天生这般想着,看向四周。
黑色的沙漠,无限广阔的空间,充满血腥气味的空气。
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此地并不是善地。
“出来吧,我已到来,拿出你们的伎俩,让我看看,你们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轮回天生开口,试图让郑拓等人出来与自己对决。
但是。
过了许久,此地仍没有声音出现。
不仅没有声音出现,甚至连个毛都没有。
但轮回天生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
他相信,绝对是刚刚针对自己的那群家伙。
古战场外,某片沙丘之中。
山清水秀,芳草如茵。
此地是郑拓的法宝小屋,在这小屋之中有一枚大镜子。
大镜子是仿照古铜宝镜炼制的法宝,拥有一丝古铜宝镜的威能。
虽无法做到观摩万界,但在这么近的距离,观摩轮回天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此刻。
郑拓一群人围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轮回天生,各自表达着意见。
“真没想到,这轮回天生竟然是心魔,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
心魔这般说着,一副恍然大悟模样。
但在郑拓看来,他很怀疑,心魔这货是不是早就知道,轮回天生是轮回第三仙的心魔。
“不管是不是心魔,这轮回天生的实力不容小觑。”
老白沉稳,有长者风范。
“肉身是半仙之体,强度就连先天灵宝也难以轻易破开,其虽然受伤,但实力绝对有传说级,其唯一的弱点,只有神魂体,这心魔是在轮回第三仙虚弱时诞生的,所以非弱小,感受下,可能也只有天王级,但不要小瞧这天王级的神魂体,其拥有各种保命手段,可以保护神魂,凭你我的的实力,恐怕难以真的对其神魂造成伤害。”
老白将自己的经验之谈讲出,供给大家分享。
如此长者姿态的老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老白说的对,不要小瞧这轮回天生,在场之人一起上也打不过这个家伙,残躯的半仙也是半仙,不是谁都能招惹的存在。”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吗?”
轮回大帝有些着急。
不干掉轮回天生,他寝食难安。
轮回天生拥有轮回树的力量,其如果有手段,完全可以通过自身力量,感应到轮回树的位置。
如果轮回天生不死,其想找到自己就能找到自己。
“不要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一切尽在掌控中。”
郑拓优哉游哉的饮上一杯热茶,十分清闲。
几人看看郑拓,皆有紧张神色。
他们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有兴奋,也有紧张。
“对对对,别着急,任何事都急不来,稳住,交给无面来处理。”
心魔也不慌,郑拓这家伙他太了解。
多了不说,只能说着轮回天生够倒霉,其他什么都不用说。
“那现在咱们做什么?”
轮回大帝询问,多有着急。
“等。”
郑拓伸个懒腰,开始恢复实力。
刚刚的战斗看似很快,实际上消耗巨大。
恢复实力,让自己保持巅峰状态,以最佳状态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这才是正事。
等?
几人看看优哉游哉的郑拓,表示完全看不懂。
敌人就在距离他们不足万米的位置,且是一个无法处理掉的敌人,遇到他们都要死的敌人。
回头他们居然要在这里等。
“呵呵呵……没有错,等。”
老白很聪明,立刻发现了郑拓的手段。
怪不得当初要来此地度量古战场,原来如此。
几人不解,但也都是聪明之辈,回头皆明白。
“无面哥哥,你是要借助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斩杀那轮回天生吗?”
小九言语中满是惊讶。
她有经历过那战争的历练,他知道那战争有多麽残酷。
就算是王级,在其中会被分分钟斩杀。
如果真能借助这股力量,或许真的能够斩杀轮回天生。
“原来是这样?”
剩余几人恍然大悟。
“等着看好戏吧。”
郑拓老神在在的躺在摇椅上,望着前方的镜子,若有所思。
古战场之上。
轮回天生看着眼前的古战场,并未轻举妄动。
他手中法决赞动,通过体内的力量,试图寻找轮回树的踪迹。
“怎么回事?”
轮回天生面色一动。
“我竟然感受不到轮回树的位置,怎么会这样,难道此地有禁止不成?”
轮回天生抬头,看向头顶那黑雾弥漫的虚空。
身形一动,来到虚空之上。
细细感受,并未感受到任何特殊力量存在。
奇怪,奇怪。
这群家伙将自己引来此地,怎么人就不见了?
他身形一动,开始在这古战场中寻找敌手。
但是这寻找了整整一日,也不见有任何人影出现。
这鬼地方,别说人影,连一个生物的影子都没有。
古战场因为三天两头就会有大战,所以此地弥漫着浓郁的魔气与轮回之力,这两种气息,让人很少敢踏足此地。
那魔气很特别,能够侵染其他不同属性的力量,完全被侵染,实力大降。
而此地的轮回之力也不纯洁,无法修行。
这导致古战场根本没有生灵想踏足,愿意踏足。
轮回天生不解,继续寻找。
他绝对信心,那群攻击自己的家伙,肯定有什么特殊手段在等着自己。
但问题是,他已经在这里寻找了一天,还是没有看到人出现的踪影。
而且。
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似乎被困死在了此地。
没有错。
他催动法门,向古战场侧面飞行。
来到古战场边缘。
这里充满黑色的迷雾。
迷雾重重,遮挡前路。
轮回天生继续飞行,凭借他的实力,黑雾之中有什么都不用害怕。
但是。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重重迷雾之中,他还是遇到了令自己害怕的东西。
迷雾重重,穿过之后,轮回天生看着面前的画面,不仅眉头紧皱。
没有错。
穿过重重迷雾,他来到的地方,竟然还是古战场。
黑色的大漠,血腥的气味,令人讨厌的魔气,轮回天生可以确定,此地就是古战场没有错。
但是刚刚自己明明进入黑雾之中前行,难道是阵法不成。
轮回天生看着眼前黑雾,猛然吹出一口气。
金凤呼啸,化为狂风,卷入黑雾之中。
法宝小屋中。
一群人看着镜子中的景象,一个个紧张的不行。
如果轮回天生能够破除阵法,那他们几人的位置分分钟就会被发现。
这种紧张并未持续太久。
轮回天生面前吹出风暴,试图将黑雾吹散。
奈何。
他惊愕的发现,他自己越吹,黑雾越是浓郁。
这感觉,就好像轮回天生在给火堆添加柴火一样,你越吹火烧的越旺,越吹越旺,越吹越旺。
“果然有猫腻!”
轮回天生立刻住手,不在发动进攻。
随后。
他周身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将自己包裹,一个闪身进入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用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包裹,如果对方的力量没有自己强大,便会很容易脱困。
轮回天生将自己包裹,快速穿行,试图以绝对速度,穿过这片黑雾。
如果遇到阻碍最好,那样他就可以一头将阻碍撞碎,然后直接脱困。
凭借他半仙级别的肉身,没有什么是他一头撞不碎的。
肉身强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催动法门,全力奔袭。
果然。
在他不断飞行过程中,身体周身渐渐出现变化。
那是阵法因为他的冲击而出现的波动,这让他更加确定,自己此刻被困在了阵法之中。
“一群蝼蚁,安能困住我的神龙,待得我将你们找到,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轮回天生言语中满是狠辣,如果郑拓几人被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无面哥哥,怎么办,这家伙好厉害的样子!”
九儿看的一脸紧张,生怕轮回天生跑出来。
他们根本打不过轮回天生,回头只有被虐的份儿。
“无妨,无妨,我的阵法,岂是谁都能逃出来的。”
郑拓说着,心念一动。
嗡!
古战场有莫名力量降临。
郑拓当初以脚步丈量古战场,寻找适合布置阵法的点。
寻找了足足半年有余,他才完成这古战场大阵。
这大阵的规矩前所未有,乃是根据场中魔气与轮回之力共同布置。
其中加入了太极,乾坤,轮回……各种颠倒的阵法类型。
专门用来困人,并非杀敌所用。
所以这阵法困人的手段相当。
非凡。
就算是你是懂得阵法的修仙者,也休想轻易找到生门在何处,也休想轻易找到阵眼在何处。
何况轮回天生这货压根不懂阵法。
被困此地是必然。
如郑拓所想,轮回天生全力冲刺,穿过迷雾,原本是一片晴朗的外界,没想到他仍旧在古战场之中。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差。
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未知,本身就充满了危险。
轮回天生心中想着,这群家伙究竟要做什么。
突然!
在他的感知中,他感受到了轮回树的气息。
“呵呵呵……”
你们终究还是露出了破绽啊!
轮回天生说着,当即催动身法,冲向那拥有轮回树气息的地方。
他很快,眨眼将至。
“轮回树!”
远方。
在那无尽的黑色沙漠之上,轮回树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散发着五光十色玄妙的光晕。
轮回树对他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
他原本正在吸收轮回树的力量加持己身,如果能够将轮回树全部吸收,他便能重回巅峰。
但这种吸食刚刚步入正轨,还需要无比漫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吸食。
更要命的事。
他已经踏足轮回树这一条路上,没有轮回树的力量,他的修行速度会慢如蜗牛。
就算自己是半仙,也会慢如蜗牛。
所以说,这轮回树对他来说,那是相当重要之物,万万不能弄丢掉。
轮回天生见到轮回树,当即降临,来到轮回树前。
“我的小宝贝,你怎么忍心离开我,哈哈哈……”
轮回天生很开心,只要轮回树在自己身边,来多少人他都不怕。
但是。
他刚靠近轮回树,便是感觉不对。
这轮回树的气息不对。
“假的?”
轮回天生皱眉。
他讨厌欺骗,更何况是这种赤果果的欺骗。
“你们是想用这种事激怒我吗?”
轮回天生抬手一巴掌将那假轮回树打成飞回。
他目光如炬,看向四周,似乎能够透过那重重黑雾,看到郑拓等人一般。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让我看看,你们这群小家伙都准备了什么,不要这般躲躲藏藏,出来,出来……”
轮回天生高声立刻,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他很生气,这群小家伙,竟然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是谁,他乃是半仙,这修仙界中的无上存在。
单凭几个王级蝼蚁,竟然就干这般对自己,他如何能够忍下这口气,如何能够忍下。
轮回天生暴怒,整个人宛若一头狮子,眼中闪烁五光十色的光彩。
他催动了某种神通,试图透过重重迷雾,看到真相。
可惜。
他的手段纵然这般强大而非凡,也难以看透这重重迷雾。
郑拓可是下了大工夫,不知如此阵法,甚至其中还有魔皇之力。
那魔皇之力虽然稀薄,但的确是纯粹的魔皇之力。
有魔皇之力在,那么只有一丢丢,轮回天生也休想从这里离开。
不仅如此。
双眼发光,催动神通的轮回天生,突然收回目光,如见鬼一般,立刻催动法门,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怎么回事?为何刚刚有魔皇的气息出现,难道魔皇也在此地不成?”
轮回天生并不知道魔皇已被斩杀,当年大战后的情况他一概不知。
此刻感受到魔皇的气息,虽然很轻微,但那的确是魔皇的气息。
“魔皇,魔皇,魔皇……”
轮回天生咬牙切齿,目光闪烁,不断看向四周。
那害怕的样子,被郑拓等人看在眼中,皆神色莫名。
“这轮回天生怎么会怕成这个样子?”
轮回大帝不解,不住摇头。
“应该是响起某些往事,我在阵法之中加入了魔皇的影子,这家伙估计是看到后本能的害怕,毕竟,当年他们轮回九仙可是被魔皇暴打,斩掉八位,只有这货一人存活。”
郑拓这般说着,很稳,并未暴露自己拥有魔皇之力。
魔皇之力这种事还是少说为妙。
在场之中这几个家伙,他都有心生警惕,并未完全信任。
没有办法。
他天生如此,并不是瞧不上这几人,只是本能释然,对什么都充满怀疑。
“真是个怂货啊,竟然被魔皇虚影吓成这样。”
老白摇头颇有笑意。
“也是,魔皇那盖世魔威冠绝古今,任谁被其针对,恐怕有都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越是强者,越是容易被打出印象,这轮回天生不就是那轮回第三仙的隐形,也就是说为的被打出了心魔。”
老白这般说道,对于轮回第三仙为何会突然出现心魔,有了一个全新的解释。
“好像看看这位魔皇,究竟是怎样一位盖世人物啊。”
郑拓望着镜子中好似见到猫的老鼠般,慌张无比,暴徒鼠窜的轮回天生。
真的很难想象,这位魔皇,自己的老丈人,究竟是怎样一位人物。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1037、等等等,第二套斬仙計劃開始
在场众人,并不安静。
大家各抒己见,聊着关于计划,关于魔皇,关于轮回天生的信息。
只有郑拓显得很安静。
品着灵茶,望着大镜子,若有所思。
古战场上,轮回天生在经过一阵激烈的心理博弈后,暂且回复冷静。
仅仅只是魔皇的气息而已,并非真实的魔皇存在。
不用怕。
怕的应该是轮回第三仙,我乃是心魔,大家都是魔,我怕你魔皇作甚。
而且。
当年一战,魔皇纵然功参造化,以无敌之姿将他们轮回九仙干掉八仙。
但其自身也遭受重创。
那种创伤,绝对不会轻易好转,甚至也有可能陨落。
轮回天生分析其中利弊,得出如此结论。
“魔皇,你最好不要陨落,我还要找你报仇,如果你陨落,我希望你的魔族不要轮回,因为我要报仇血恨。”
轮回天生杀意涌动,自信心在度回复。
下一秒。
他瞬间转头,看向古战场的某处。
在那里竟有强大的力量出现。
“这是……魔气,魔族,此地有魔族!”
轮回天生当即杀意涌动,他身形飘忽,消失在原地,在出现,已来到几尊魔族身前。
“这是?”
轮回天生看着眼前的数位魔族强者,面色微微一动。
“你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轮回天生看着眼前数位天王级的魔族强者,眼中带着满是不可思议。
这几个家伙他都见过,当年一战,这几个家伙是绝对的主力,屠杀了无数轮回生灵。
可是当年这几个家伙虽然勇猛,却也被斩杀了啊,怎么今日还活着?
轮回天生不解,但数位魔族强者已经出手,向他杀来。
不对。
轮回天生见此,当即发现问题所在。
“原来如此,你们竟然被轮回之力的力量复活,永生永世无法化道,被困在这里,永生永世,承受着战争的折磨。”
轮回天生一眼就看出问题的真相。
他身形一动,闪躲几人攻杀。
“咦?还有力量出现?”
轮回天生转头,看向另一面。
那里有轮回生灵存在,实力同样为天王级,此刻出手,正向他们杀来。
“什么情况,你们怎么也没有死?”
看着那杀来的轮回生灵,轮回天生眼中更是惊骇。
这些杀来的轮回生灵,竟然是当年他的属下。
此刻这群家伙不由分说,竟然向他杀来。
“混蛋,你们敢动我,不看看我是谁。”
轮回天生暴喝。
当年跟随自己的王级强者,此刻竟然对自己出手,他无法忍受这种事。
暴喝之下,那些强大的王级轮回生灵,仍旧没有任何停手之一,各种神通,呼啸着向他杀来。
同时魔族的天王级强者,也向他杀来。
双方交战之地,他在中间,所以所有王级,都向他杀来。
“滚!”
轮回天生暴喝,当即出手,一巴掌将一尊轮回生灵拍飞。
他很愤怒,非常愤怒。
这群家伙竟然敢攻击自己,真是翻了天。
但他的愤怒毫无作用。
无论魔族的王级还是王级轮回生灵,他们都早已经历过无数战斗,人早都已经麻木。
如今不是神魂在控制他们的肉体,而是肉体在本能的,有记忆的攻杀。
双方对决,疯狂厮杀。
只要不是与自己同源之人,就是出手灭杀。
轮回天生本身既不是轮回第三仙。
他的力量已变成轮回树的力量,他的神魂与轮回第三仙相差巨大。
他只有肉身还是轮回第三仙的肉身,但轮回生灵根本不认肉身。
既然如此,便是将其当成魔族来攻杀。
魔族一方同样如此,将轮回天生当成轮回生灵,无差别攻杀。
一时间,数位天王级强者,竟开始围攻轮回天生。
“滚滚滚,都给我滚!”
轮回天生暴怒,这群废物,竟然敢这般攻杀自己。
全力出手,毫无保留,与双方展开大战。
这种大战对轮回天生的消耗并不算小,因为这群魔族与轮回生灵,可不是行尸走肉一样的家伙。
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并不会无脑乱冲。
眼看轮回天生的肉身强无敌,便是不在与其近身战,而是选择远距离攻击,且是神魂类的远距离攻击。
这种攻击效果非常好。
轮回天生最弱的便是神魂体,其神魂体强度只有传说级。
在如此多天王级强者的攻击下,其只能分出一部分心思保护神魂体不受伤害。
如此导致让的肉身被不断攻击。
虽然王级强者的攻击对他肉身造不成任何有效的伤害,但这种攻击会造成内耗,消耗他体内力量。
“该死的苍蝇,都给我死。”
轮回天生爆发,将所有天王境强者全部震退。
奈何。
这群天王境强者就如同苍蝇一般,刚刚被震退,回头便是一窝蜂的冲上来,对轮回天生进行攻杀。
战斗仍在持续中,一群天王境,大王境,小王境的王级强者,都是战场中的老油条。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与轮回天生打的有来有回。
他们一对一没有人是轮回天生的对手。
他们十对一,二十对一,也同样不是轮回天生的对手。
但他们有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
这般多王级强者出手,将黑夜中轮回天生这一战明灯包围,展开猛攻。
“这……”
法宝小屋中,众人看着眼前激烈的一幕,内心之中对郑拓的佩服,当无可挑剔。
“这轮回天生是真的倒霉,遇到这种情况,怕是传说级也休想活着出来。”
轮回大帝点头,表示轮回天生运气是真的差啊。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啊,轮回天生在弱,实力也有传说级,肉身更是半仙级,怎么面对这群王级强者,打的如此吃力。”
小九不解询问出声。
“正常来讲,的确如此,传说级强者拥有碾压王级强者的水平,而这轮回天生,也的确拥有碾压这群王级强者的水平,但这家伙生性多疑,应该是在保留实力,等待着你我的出现,然后爆发,将你我镇压。”
老白给予小九耐心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小九点头,表示明白。
“不过这般打下去,似乎无法对轮回半仙造成更多伤害,更别说斩杀。”
轮回大帝这般说道。
他对斩杀轮回天生保持积极态度。
“不着急,不着急。”郑拓在这时候开口道:“你我要清楚,这轮回天生的实力并不弱,甚至很强,拥有斩杀你我的手段,对付这种存在,硬刚是打不过的,需要有耐心,慢慢消耗。”
郑拓露出笑容。
“这古战场很特别,其中的魔族与轮回生灵会定期展开大战,且这地方的灵气非常特别,无法被吸收所用,也就是说,轮回天生在这里战斗,根本无法恢复实力,只有被动的消耗,肉身如此,神魂已如此,这般消耗下去,终有一天这轮回天生会进入虚弱状态,到时候,便是你我出手之时,记住,这是一个漫长,比拼耐力的时候。”
郑拓尽量给几人解释清楚,省的几人不知其中缘由而误了大事。
几人在听到郑拓所言后,皆有所了解其中关键。
“等着吧,毕竟是半仙,哪有那么容易被斩的。”
心魔说着,便不在观看战斗,而是回到密室,开始闭关修行。
其余人仍旧紧张的关注着场中局势,期望着不要出现任何变化,就这般生生将轮回天生耗死。
古战场之上。
战斗显得格外激烈。
所谓枪打出头鸟,轮回天生爆发,试图用自己的力量镇压所有王级。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所有王级出手,将他针对。
自尊心上的不服,让轮回天生就算被围攻,也毫不退让。
“你们不会以为,一群小小王级强者,就能将我斩杀吧。”
轮回天生手中一动,多出一柄断刀。
断刀漆黑如此,散发出一股摄人的力量。
轮回天生手持断刀,出手,横扫而过。
当即数位王级被当场斩杀,肉身与神魂全部消弭于无形之中。
“先天灵宝?”
见此一幕,老白言语中满是担心的说道。
“应是残废的先天灵宝,并非完整的先天灵宝。”
轮回大帝说道,看的格外真切。
“的确不是先天灵宝,我可以作证。”
混沌仙炉滴溜溜转动,像模像样,宛若一个人般,与纵然一起观看着战斗。
看到那断刀后,他完全能够看得出来,断刀并非先天灵宝。
“就算不是先天灵宝,这断刀也有点强啊!”
老白说着,镜子中,轮回天生大发神威。
手中断刀杀伐果断,大战群王。
群王面度如此攻杀,一时间难以匹敌,毫无反抗之力,被压着暴打。
一位位王级强者被斩,场中的战斗因此出现天平上的倾斜。
王级强者无法在对轮回天生构成威胁。
“小小王级,如蝼蚁般的存在,都给我死!”
轮回天生出手,将在场之中,所有王级全部斩杀。
这种手段让镜子前的众人面色有些难看,甚至感受到了危险。
“可惜,可惜这里轮回战场之中没有传说级强者,不然,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老白摇头,对此表示无奈。
传说级强者与王级强者不同,他们在这种地方对战,很容易引起天道压制。
所以这轮回战场之上是没有传说级强者对决的。
那传说级强者的对手,都在黑虚空,死也都死在黑虚空,不会死在这里。
几人有些着急,但见郑拓并不着急,他们也算按下心来,继续观战。
场中的战斗刚刚结束,轮回天生便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量降临。
随后。
轮回战场两边,接连不断,大军出现。
这一次出现的大军,实力上自然没有王级强者来的强大,但架不住多啊。
乌央乌央,遮天蔽日,浩浩荡荡向他所在杀来。
“这群家伙也被复活了?”
轮回天生见此,眉头微皱。
他刚刚斩杀王级强者,的确有些消耗。
如今这两方大军袭来,虽然没有王级强者强大,却是实在有些过多。
若将这两方大军斩杀,恐怕也会有所消耗。
轮回天生这般想着,身形一动,遁入虚空之中。
他并不想参与这种战斗,这种战斗对他来说只有消耗,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他也看出来了,对方就是要消耗他,并不会与他正面厮杀。
既然如此,我怎会如你们所愿。
轮回天生遁入虚空,望着下方的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正面碰撞。
但是很显然。
郑拓并不会让轮回天生这般安逸。
刷刷刷……
不知从何处,出现数道光,瞬间将他所在点亮。
俨然他上一秒躲藏的很好,此刻就变成了全场之中最亮的仔。
魔族大军与轮回大军突然看到有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根据他们本身的设定,只要看到与自己不同之人,便是出手攻击。
不出意外。
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当即出手。
铺天盖地的神通,化为两道银河,冲向轮回天生所在。
“该死的家伙,竟然如此狡猾。”
轮回天生见此,当即咒骂出声。
这种情况下,竟还有如此手段让自己献身。
“好,很好,被让我抓到你们,让我抓到你们,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痛苦。”
轮回天生咬牙切齿,当即催动法门,欲要闪躲这震撼星空的银河攻杀。
但是下一秒。
他惊愕的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被一道锁链捆绑。
瞬间的耽搁,已措施良机。
“遭了!”
这是轮回天生最后想法。
下一秒,他被两道神通银河所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