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我謀殺推薦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谋杀神明?
安南顿时就怔住了。
镜中的幼年安南微微睁大双眼,脸上出现了错愕的神色。
而安南脑中的引入剧本,还在继续播放着。
【理论上来说,神明是可以被凡人弑杀的】
【而在事实上,自第二纪至今,陨落的神明至少也有两位数】
【但至今为止,却没有人曾达成过弑神的伟业】
【这是因为,“谋杀”的领域已被悲剧作家所掌控,而他的力量却并不足以让“谋杀”的秘密瞒过其他的神明】
【从这个角度来说,悲剧作家的存在反而让“谋杀”纳入到了秩序的领域中,变得有迹可循。一切的“谋杀”行为,都是可以预先感知、事后追踪的。神明本身就具有对谋杀的抗性】
【因此,“谋杀”一位神明是不可能的】
【但假如谋杀者本身甚至没有参与到“谋杀”之中,是否就能将阴谋本身隐藏起来呢?】
【而既然你会触发这段说明,就说明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安南几乎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与“双子座”噩梦,特里西诺所布置的“净化者检测装置”近乎相同的手法!
而幼年安南在仪式学上的造诣,甚至还要胜过特里西诺教宗。
他对于噩梦的掌控程度,甚至可以精准判断到“进入噩梦的净化者是谁”、“对方的如今的状态如何”的程度。
在检测到安南进入这个噩梦的瞬间,这个装置就被自动打开。
即使有人从噩梦外面窥视安南,也无法看到他在脑海中、而非是眼前浮现出来的剧本。
而在安南眼前,浮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导入文本: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我謀殺相伴
“你是安南·凛冬,德米特里·凛冬的弟弟。”
“一个怯懦、内向、不擅交际,却又天生拥有超凡智慧的人。”
“你格外擅长仪式学,但平时这项技术却完全没有可用之处。”
“因而面对兄长希望延长凛冬大公‘伊凡·凛冬’寿命的请求时……你为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召唤腐夫。”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我謀殺熱推
与此同时,安南脑中浮现出了另一重更深的秘密:
【“谋杀”虽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复仇”是可以的】
【这个世界没有复仇之神,复仇领域属于公开领域。如果用“复仇”之理覆盖到“谋杀”之因上,就可以瞒过神明的谋杀感知】
【而“复仇”由我来执行是不可能的。因为罪孽本身就在我身上……为了切断这份罪,我就必须切断“复仇者”与我的联络】
【也就是说,我必须要死一次】
“如果德米特里能够获胜、那么腐夫就要给予他的父亲、历代最优秀的凛冬大公“伊凡三世”不死之力。”
“如此一来,凛冬人就将获得一位半龙半人的永世明君——假如德米特里失败,代价则是他将失去生育能力。”
【所以我将在此处召唤腐夫】
好看的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我謀殺閲讀
“假如换一位兄长,或许会怀疑安南的动机。但德米特里是一位宽和的兄长,他选择了相信安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仅是相信安南提出的计划,同时也相信他们必将赢得胜利。”
在眼前简短的引入剧情结束之后。
安南脑中的介绍却没有停止。
而且它直接从“第三人称”切换成了第一人称,讲述者与声音都变成了幼年安南那冷静低沉的声音。
【——但这个计划是必然会失败的】
【因为在“谋杀”的思绪诞生的瞬间,悲剧作家已经感应到了一切。我就算能够用“复仇”将其覆盖,也无法瞒过“谋杀”与“阴谋”本身】
【不过,只要最开始就从“一定会失败”的角度考虑就可以了——】
【悲剧作家又是谷中狼,谷中狼同时也是狼人之神。他的教宗狼教授拥有能够直接影响狼人思维的特攻神术,因此贝拉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应给予排除】
【但与此同时,贝拉同时还被“大拇指”弗拉基米尔操控。弗拉基米尔的身份是蠕虫信徒,他的目的是窃取天车之书的真理残章,所以我必须将他调离我身边】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六十一章 自我謀殺看書
【于是,我将用愚蠢的贝拉引爆弗拉基米尔的阴谋。弗拉基米尔对霜兽的研究,会将“反凛冬派”的贵族们暴露出来,日后可以进行铲除】
【同时,狼教授能够对狼人施加情绪上的影响,狼人之所以会狂化、本身就与悲剧作家的“设定”有关。因此,在悲剧作家放开对狼人的诅咒之前,狼人不能在凛冬获得权力】
【根据我对贝拉的理解,她终将因渴爱与愚蠢而背叛凛冬——因为贝拉最开始给德米特里吃的糖中,就掺有“增幅欲望”的诅咒。她正是用这种手段,才会让持有冬之心的德米特里爱上她】
【狼人体内流淌的乃渴爱之血——越是渴求他人的爱,狼人就越疯狂。贝拉从最开始,就已经失控。她会为爱不择手段】
【为了消弭她暴露弗拉基米尔而引发的祸端,多半会利用狼人对霜兽具有抗性的因素,将狼人引入冬之手。而这是狼教授以她为媒介所布置的,试图控制凛冬公国的阴谋】
【假如她这样做了,正好可以由此对冬之手进行清洗。将冬之手的部分权利收归中央,进一步强化凛冬大公的权力】
【如果计划一切顺利,我将杀死旧有的自我。而你将会持有正义之心——你必然是无法原谅我的】
【那也无所谓……你或许会奇怪,为什么非要谋杀腐夫?】
【答案很简单,腐夫持有不完全的永生之理,而永生之理原本就是天车之理的一部分。他昔日以仪式为他的王所窃夺的,正是天车之理——】
【只要腐夫不死,经由“新天车”所生的新神,将不再具有永恒的生命】
【而如果以凡人之身杀死了腐夫,就可以得到完全的“永恒之理”,此乃最顶级的“四轮的运转”】
【以凡人之身杀死永生与绝嗣之神,随着常世之柱的拔除,世上一切“绝嗣诅咒”与“永生诅咒”都将消散,此乃改变世界的“创造的工作”】
【而作为弑杀神明的超凡者,也会在那时自动完成“至高的冠冕”】
【同时,德米特里所遭遇的“绝嗣诅咒”也将会在那时被解除】
【而你——未来的我,你也终将会为德米特里复仇】
【你可以选择背负我的罪,也无所谓】
【即使如此,你依然会被正义之心所认可——因为忏悔与赎罪本身也是正义的一环,何况你所背负的原本就不是“你”的罪】
【而我会在这里留言,告诉你这一切的原因……】
【只是在劝你,不要再浪费时间,无谓的寻找什么……“幕后黑手”了】
安南恍惚间,似乎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对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
那是仿佛将世间的一切都掌握在手的,如魔王般冷漠而傲慢的笑容。
与本身的意愿无关。
仅仅只是通过对人心的洞悉,便布置好了层层阴谋。
为了达成目的,甚至会将“自己”与“未来的自己”纳入计划之中。
即使毫不犹豫的杀死当前的自己……将自己的一切全部抹消。
记忆、记录、纪念。
连自己的画像、日记和个人物品都全部被销毁,还新建了一个“自我”来覆盖掉了旧有的自我,使得他完全无法被复活。
——如此决绝的、毫不回头的死。
即使利用未来的自己,也绝不会动摇的坚固自我。
这还是在召唤腐夫之前,他给自己留下的“信”。
在计划开始执行之前,就已经为自己准备了终将被“销毁”的末路;甚至可能在最开始,选择走上仪式师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为自己准备“二周目”。
一切行为、所有阴谋,都是为了能够直达“最顺利的二周目”所埋下的伏笔。
简直是个疯子。
而且是极端冷静而又聪明的疯子。
“……原来我是这么可怕的人吗?”
安南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该说……还好我选择成为正义的一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