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弦月至尊 ptt-第399章 李弦月的夢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弦月,弦月,醒醒,快醒醒,我有话和你说,你需要仔细记好我交代的每一件事,千万不能有所遗漏。”
且不说林三少爷所指的大局已定到底是兽族一方还是伙伴们一方大局已定了,伙伴们都毫无意外的抓住了来之不易的机会,马不停蹄的又踏上了逃离之路。
一路上,不管是李弦月还是刀灵弦月的意识都昏睡着,一点儿都没有要醒的意思,伙伴们只好打算赶紧逃回北壁城,然后再做打算。
不过,在李弦月的灵魂海域里,此时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模样,刀灵弦月的意识主动找上了李弦月,然后把李弦月唤醒了来。
“你是弦月圣灵?”
李弦月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当时用棒状精神力武器和破天棍合一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独战,他的精神力受到很大的波及。
哪怕现在被刀灵弦月唤醒了来,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很是虚弱,恨不得再睡上一百年,好让精神力慢慢慢慢得以恢复。
他睁开万分疲惫的眼睛,只见眼前是一个瘦削挺拔的青年人,面上看起来倒是与伙伴们差不多大。
虽然那青年人气息内敛,但李弦月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隐忍不发的刀气暗暗显露出绝世不凡的锋芒。
或许,当需要披荆斩棘的时候,那股刀气才会直接透出那青年的体外,化作无可阻挡的意志,斩去前方遇到的任何阻碍!
李弦月已经隐隐猜到面前这青年人就是他一直想找到的弦月战刀的刀灵弦月了,再加上听到那青年有些熟悉的声音,李弦月就更加确定他就是刀灵弦月了。
“我的刀主大人,你不是很喜欢直接称呼我为刀灵弦月吗?怎么一见到我本人就立马换称呼了?”
那瘦削的青年人却没有直接回答李弦月的提问,因为他相信李弦月的心里早就知道答案了,反而似笑非笑、有些不坏好意的反问道。
“这…这不是因为叫着顺口嘛。”
虽然,李弦月知道刀灵弦月并没有责难他不尊重自己的意思,只是故意和他开个玩笑,说他先前一个随意的称呼,而现在却突然很是庄重严肃。
但刀灵弦月说的也是实话,为了方便和顺口,他一直称呼弦月圣灵为刀灵弦月,现在被刀灵弦月亲自点出来,让他感到颇为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
他心里暗暗决定,既然刀灵弦月已经有了明显的意识,那他以后都称呼为弦月圣灵,而不再是刀灵弦月了。
必竟,刀灵弦月守护了人族足足两万多年,对于任何一个人族来说,他都是神圣的,称呼他为弦月圣灵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反而是刀灵弦月的称呼表达不了人族对他的敬重和深深的爱戴,还有对于他一直守护人族的爱戴之情。
“弦月,以后还是叫我刀灵弦月吧,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李弦月却没有想到的是,刀灵弦月听了他的话却突然笑了,然后开心的和他说道,就要求他称呼弦月圣灵为刀灵弦月。
“那刀灵弦月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呢?”
李弦月点了点头,既然刀灵弦月都如此说了,那他就没有必要非要再称呼他为弦月圣灵了,还是刀灵弦月的称呼让人感觉到亲切。
而确定了眼前瘦削的青年人就是刀灵弦月之后,李弦月又向刀灵弦月询问道,他记得刀灵弦月刚才一副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有急事要说。
“嗯,的确有几件事需要向你说明一下,要不然,我也无法安心灵魂沉迷,争取让自己的灵魂赶紧提升到巅峰状态。”
“第一是以前的我灵魂沉坠所以才一直无法彻底苏醒,只有很浅的自我意识,借由这次你的灵魂受损,我得以彻底苏醒意识。”
“但这一次我的精神力消耗也实在太过严重,一会儿就需要一段时间的灵魂沉迷,不过弦月你放心,既然我已经苏醒,那就不会再灵魂沉坠了。”
“第二是在我灵魂沉迷期间你需要做好几件事,其一就是尽量多炼化一些蜃灵丹等可以提升精神力的丹药,我可以尽早醒来不说,后来我也会有用。”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弦月至尊 東方雪漠蕭-第399章 李弦月的夢推薦
“其二就是,你的武之极路已经陷入了缓慢增长期,但最后的十条小经脉被贯通的难度将急剧增加,花费的时间也将大大增长。”
“但我们必须保证在灵皇祖地开启之前,我们可以变得足够强大,让十大主族即使发现了你是弦月刀主也只能对你无可奈何。”
“现在,弦月你必须想到新的办法,进一步提高你贯通小经脉的速度,尽早多贯通一些小经脉,最好只留下十条小经脉没有贯通。”
“等待我再一次醒来之后,我会帮你想办法,争取将最后十条小经脉也贯通,帮助你走通武之极路,创造历史,也给人族一个复兴的未来。”
“其三就是对你的伙伴们进行一个细致的排查,只留下可靠的那些伙伴,我醒来之后,就会带你接触最核心的计划,不能留下隐患了。”
“因为一旦留下隐患不处理,兴许就会像三千多年以前一样功亏一篑,而我们也将陷入比这一次还危险的境地之中,时刻面临致命危险。”
“你与李梅的事我是了解一部分的,但我以为你们俩已经不合适了,因为人族已经经受不起这等灾难了,如果可以避免,还是尽量避免吧。”
“当然,她可以留下,并不一定非要把她从你的伙伴们的队伍里踢出去,你仍然可以照顾她,但最好不要让她再接受核心秘密了。”
刀灵弦月点了点头,却又陷入了沉思,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和李弦月说道,因为其中有些东西说出来会让李弦月很为难。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直在想办法帮助你苏醒,你却一直没有苏醒过来了。”
听了刀灵弦月的解释,李弦月这才知道,原来刀灵弦月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复苏,果然是缺了最关键的东西,那就是意识觉醒的机缘。
而这样的机缘需要足够巨大才能促使刀灵弦月直接意识觉醒,以前的他都是小打小闹,刀灵弦月自然不会复苏了。
知道这一次,他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灵尊独战以至于灵魂受损严重,又面临致命危险,终于促使刀灵弦月恢复了意识,从而苏醒了过来。
“一定非要这样做不可吗?”
李弦月扭头看着刀灵弦月有些为难的问道,听了刀灵弦月的提议,他对于其中的一些安排的确感到难以接受,心里有些难过。
尽量多炼化一些可以提升精神力的丹药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元尊者的宝库和藏龙窟宝库里都有蜃气果,藏龙窟里还有龙魂丹,需要多少都是有的。
想出新的办法加快贯通小经脉的速度,他的心里虽然暂时还没有好的想法,但以前必竟已经尝试过了,他也不觉得没有办法做。
这两件事对于他来说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既然是刀灵弦月的需要,他尽全力想办法就是,但最后一件事却着实让他很是犯难。
那就是对伙伴们进行细致的排查,虽然,前几天吴回被兽族逼着做伤害伙伴们的事,说明吴回一直与兽族有牵绊,只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伙伴们一方。
而这一次,林三少爷又配合兽族在断归崖给伙伴们设陷阱,以至于伙伴们到现在都没有逃离回北壁城,仍然处在致命危险之中。
元尊者和黎辛温良院长离朴以及其他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也还在断归崖与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苦战,还不知道又会死伤多少。
同时,就连他喜欢的小花竟也有把柄落在兽族的手里,成为了兽族的内鬼,在关键时刻拦下了要逃离回北壁城的伙伴们。
不得不说,伙伴们中与兽族有关系的伙伴已经很多,也兴许的确还有其他的伙伴会与兽族甚至是十大主族有牵连,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做出不利于伙伴们的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伙伴都是与他同甘苦共患难过的,除了已经发现有问题的,李弦月仍然很信任其他伙伴,打心眼里不想对他们进行排查。
而对于小花,虽然她在关键时刻做出了阻拦伙伴们的决定,但李弦月觉得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并没有伤害伙伴们的想法。
因为小花与他和伙伴们已经相处了数年时间,如果说小花真就是心甘情愿的做兽族的内鬼,她有太多的机会伤害伙伴们了,但她都没有。
特别是,小花与他朝夕相处,他知道小花肯定是第一个意识到他就是这一代弦月刀主的人,但小花却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兽族。
因而李弦月判断小花还是值得信任的,没有必要过分怀疑,直接把小花列为不可以接触核心秘密的对象。
他也是打心眼里喜欢小花的,朝夕相处更加深了他对小花的喜爱,他也并不想仅仅因为这一件事就把小花排除在核心之外,甚至越走越远。
“是的,必须要这样做!排查伙伴们的事弦月你可以慢慢来,等发现哪个伙伴们可能有问题的时候再进行细致的排查。”
“但对于小花,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存与她在一起的想法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她是否有把柄还在兽族的手里,逼迫着她再做对伙伴们不利的事。”
“其实,虽然你难以接受,但她的确是人族的叛徒,在你身边隐藏了这些年就是想搞清楚你的身份,只不过没有告诉兽族而已。”
“不说别的,单说兽族以暴露她是人族叛徒来威胁她,让她做伤害伙伴们的事,她为了避免身败名裂,在人族无容身之地,也只能选择泥足深陷,难以自拔。”
“弦月你与她在一起,把伙伴们的核心秘密告诉他,但凡她被逼着告诉兽族一点儿半点儿,那对伙伴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我这样安排也是无奈的事,我知道你打心眼里喜欢她,那以你的影响力照顾她,这就已经足够了。”
刀灵弦月见李弦月一脸为难,又如何不明白李弦月到底是在纠结些什么呢,索性直接向李弦月说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刀灵弦月,容我再想想吧!”
尽管刀灵弦月向他讲明了其中厉害,但李弦月却依然一脸为难之色,打心眼里喜欢一个人,现在突然不能与她在一起了,这让李弦月心里很难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