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870章 師父,其實您真的錯了(求訂閱)看書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若禀,你……你不该来的。”
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来,一身紫衣神袍的老者出现在张若禀和路平二人面前。
他周身有道道紫气缠绕,道韵栩栩而生地散发出来。
“师父,可我终究还是来了。”
张若禀缓缓抬起头,他面色阴沉不定,“您说得太晚了。”
“趁着早,你还能走。”
张道源说道:“另外,我已经不再是你师父了,山门处圣地弟子被杀一事我就不追究了。”
或许。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隐瞒一时算一时。
当年的师徒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得清楚。
曾经那些过往之事,让他忍不住再对张若禀有些同情。
归根结底,张若禀终究是他张道源的徒弟。
他看不下去啊。
“平白送死,只会徒劳无功。”
张道源郑重地说道:“有些事,真的不是个人勇武能力能决定的。”
其实,他是在侧面提醒张若禀。
有些事你无法逆天而为,纵然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
这根本就不是能力不能力的问题,而是枷锁的问题。
也不是他张道源一个人同意就能决定的,而是很多人一起决定。
对于曾经的那些事情,他表示很抱歉,作为张若禀的师父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想及此。
张道源继续说道:“若禀,你回去吧,这里是瑶池圣地,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一脸淡然着。
实际上。
心情还是很凝重的。
内心忍不住有些怪异起来,当年要不是他张道源的话,只怕……
当然,那些都是过去式了。
“师父,连你也认为我当初做错了吗?”张若禀问道。
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一直都不这样认为。
他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一直都是正确的。
错,只是瑶池圣地的。
只是那些老顽固们。
“痴儿,这一千来年你还没有幡然醒悟吗?”
张道源忍不住教训道:“你应该明白,上一次若非我据理力争,你早就死了。
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说了就算的,懂吗?”
张若禀:“……”
最后,张若禀惨然地望了张道源一眼,“我知道,即便是我已经被逐出瑶池圣地,即便是离开了,我也没有忘记师父您老人家的恩情。
这一次我回来,主要是想讨回一些公道罢了。
我知道必死无疑。
但……
我还是要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来,也必须有一个结果。”
一千年了。
已经足足一千年的时间了。
这太长了。
是一个很可怕的时间。
他得做点什么。
只不过,张道源的恩情是没办法还了。
“师父,山门处的事情……”
路平突然说道:“若是圣地的长老们追究起来,只怕是要……”
“无妨,为师一力承担就是。”
张道源淡淡地说道:“若禀,你若现在就离去,山门处的事情我自然替你解决好。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笔趣-第1870章 師父,其實您真的錯了(求訂閱)相伴
当年,我好不容易才说出大家放你离开,你怎地就如此不听话呢?”
他很气愤。
当初自己好不容易才借着圣主的面子,把那件事情镇压下去。
并且让当事人之一的张若禀离开圣地。
没有收回功法,也没有收回其性命,就这样任由他离开了。
这大概是张道源作为师父,为张若禀这个徒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他内心很茫然,也很不知所措。
虽然他张道源是瑶池圣地的圣主,虽然在外面的人看来,他风光无限好。
颇有一番风范。
是那高高在上的瑶池圣地之主。
但是,这偌大一个瑶池圣地却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也不是他真正做主的。
事实上。
像瑶池圣地这样的地方,他压根就不能一个人做主。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圣地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长老之尊,甚至还有一些太上长老。
他们才是真正老不死的存在。
或者说。
这群人才是真正做瑶池圣地主的人。
他张道源也仅仅是一个圣地的圣主罢了。
说白了。
也就是一个明面上的人罢了。
算不上什么大佬。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870章 師父,其實您真的錯了(求訂閱)推薦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
“我不会离开的。”
张若禀淡淡地说道:“山门处的人是我杀的,你们也可以追究我的责任。
当然,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些年来,我张若禀也不是只闲着,我也干了许多事。
另外,师父您老人家对我的好,我都记着,虽然您不让我叫您师父,但您永远也是我师父。
只不过,您的恩情我张若禀注定是没机会报了。
这一次过来,我就报着没有回去的心思,哪怕是身死道消。
也无所谓。
有些事情,我应该要去做,有些因果和恩怨,也应该了结了。
师父,我不认为我错了。
我追求爱情之道,又有什么错。
哪怕是作为瑶池圣地的圣子,我就没有一点点的自主权利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也不是我愿意的生活。
师父,我要去镇魔塔!
还请您成全!”
张道源:“……”
他只觉得一口老气在喉咙出,差点就没卡得上来。
心中仿佛有千百般的怒火一样。
在熊熊燃烧着。
他的内心实在是有些愤怒,忍不住训斥道:“住口,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张若禀,作为瑶池圣地曾经的圣子,你可知那镇魔塔内关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告诉你,是魔,甚至不是人!
你居然跟我说要去镇魔塔,你居然说我错了?
如果说维护天下苍生也是一种错,那我情缘一错再错下去。”
他有什么错。
关于张若禀的事情,张道源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直都没有错过。
当年,念及两人的师徒之情。
他侥幸保得其一命,这才让张若禀有机会逃离出去,并且过上好日子。
本以为事情大概就这样结束了。
谁曾想到啊。
居然一点也没结束。
不结束不说,张若禀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这让他一阵好气啊。
心中是无比愤怒的,也是无比愤慨的。
自己虽然作为瑶池圣地的圣主,但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性,才愿意出手帮张若禀离开。
“可这混小子就是一个倔强的牛脾气,一点也不理解我。”
张道源心中万般愤然着,怒火中烧,仿佛有无尽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一样。
实在是难以休止。
他怒道:“张若禀,你若还觉得对我这个‘师父’有一点点恩情,那就请你回去吧。
瑶池圣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镇魔塔也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你大概还没有走到镇魔塔那个地方,可能就已经没命了。
哪怕是瑶池圣地内的弟子,用人数堆也能堆死你。
仅仅过去一千年的时间,你以为你这些年苦修一番,真的就天下无双,真的就天下无敌了?
想得未免也太简单了。
你曾经是我瑶池圣地的圣子,你应当清楚瑶池圣地的可怕性。”
何故如此啊?
他愣是没听明白,一张老脸也无比泛黑起来。
心中悲愤不已。
张若禀面色品已经,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缓缓地对张道源说道:“师父,其实您真的错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ptt-第1851章 江缺的仙道手段(求訂閱)鑒賞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你……你这么强,又何苦来落我面皮?”
银月妖皇一脸苦涩,阴沉着老脸,满脸的不可思议起来。
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太可怕,自己实在是难以镇压住。
大概不是其对手。
虽然自己是一尊妖皇,好歹也是大道级后期的强大修士。
无上至尊。
拥有不凡的本事,一身力量通天彻地。
着实可怕无比。
但是……
他却不够看,至少,在江缺面前是不够看的。
他内心还有点慌神,总觉得像是有某些大事情要发生一样。
“我若真和此人对上了,只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银月妖皇暗道一声,“此人虽然只是大道级大圆满的修为,但他一身实力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强大得多。”
他骇然不已,神色惊恐万状。
真要出点什么事情的话,那自己这辈子这么多年的修行,都是白费了。
那反而是得不偿失啊。
不行。
不能这样子。
優秀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851章 江缺的仙道手段(求訂閱)熱推
银月妖皇一脸苦涩,连忙继续对江缺说道:“这位公子,不知您有什么事情?”
江缺:“……”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得江缺一愣一愣的。
不禁有些愕然失神,也不禁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妖不要脸起来比人还要更为恐怖啊。
这简直就是奇迹。
“你是个人才。”
过了良久后,江缺才幽幽地说道:“你是真的不要脸,也是真的脸皮厚。”
这样的人……
不,这样的妖绝对有本事。
至少,不会少媳妇。
“咳咳!”
闻言后,那银月妖皇脸色一变,不禁骇然失神起来了。
赶紧陪笑道:“公子你说我脸皮厚,那我的脸上就很厚,绝对不多说其他的。”
反正自己无所谓啊。
他觉得一切都挺好的,一切都挺正常的。
为了活命,为了生存。
他义无反顾,他也责无旁贷啊。
“你想认输?”
江缺眉头一挑,冷声道:“认怂这种事,你倒是识相,不过……”
“怎样?”
银月妖皇问道:“公子,方才都是我的错,我给点赔偿怎么样啊?”
现在,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尽可能地把江缺送走,只要江缺一走,他就能松一口气。
可以好好修自己的武道,渡那大道级大圆满的天劫了。
一旦有江缺在,他便终有一日不能成功。
这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更何况,他还不清楚江缺的目的,还不清楚江缺的想法是什么。
是真正地想杀自己,还是有其他想法或目的?
这些他都是懵的,都是难以置信的。
“当然是拿你当修行资源的。”
江缺淡淡地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修行多年,一身精血和大道融合,若吸收你修炼的话,绝对是有好处的。”
银月妖皇:“……”
一时间。
银月妖皇就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
心情也跌落谷底。
果然,这人是冲着我来的。
想要他的血肉,想要他的精血来修炼,想要他的一切。
“该死啊。”
他气得不轻,老脸顿时泛起黑色来。
自己有那么吸引人吗?
又不是取经的和尚,又不是那种喜欢嚣张跋扈的人。
何故如此啊。
银月妖皇内心苦涩无比,心情实在是复杂几分。
可谓是五味杂陈啊。
他继续说道:“这位公子,貌似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仇恨吧?”
“确实没有。”
江缺笑道:“但谁说没有仇恨就不能杀你了?”
即便是不杀,那也要给他一个不杀的理由。
否则,这一刀依旧是要斩下去的。
“你……”
银月妖皇怒目而视,可面对一身修为实力强大无比的江缺。
“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如果不是我实力不如人,如果不是修为不行,我……”
他真想现在就气死了。
他老脸发黑,阴沉着面色来,“这位公子,你当真要赶尽杀绝吗?”
“要,为什么不呢?”
江缺冷声道:“就允许你打杀我,以我为血食,难道就不允许我杀你吗?”
杀,是相互的。
如果今天他修为不如人,如果他实力不行,只怕早就被那银月妖皇打压一空吧。
早就被打杀掉,然后吃了吧。
那怎么行。
既然你这妖皇想吃他江缺,既然你这么想至置他于死地。
他也就不用再客气什么了。
江缺冷然着,杀意决然不已,“你现在没有多余的机会,你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了,你要是觉得我不该杀,那你倒是给我说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来。
听一听,看一看,或许我会做出点改变。
你觉得呢?”
银月妖皇:“……”
他一脸冷然着,神色其实并不好看。
如果他银月妖皇打得过江缺的话,江缺也真的就死了。
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血食嘛。
自然就是那种被吞噬干净的。
绝对不会有其他东西存在,也绝对不会再有其他机会。
只不过。
银月妖皇千算万算,终究是没有算到一件事。
江缺强,并且是很强。
并且比他想象中要强大得多。
绝对不是他能轻易应对的,这人的强大和可怕,也绝对超越他银月妖皇。
因此,他才会认怂。
面对江缺的手段,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死亡威胁。
他怕了。
内心也苦了。
脸色泛起道道黑意来。
嘶……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他内心震撼,无尽痛苦,这就是技不如人的下场。
这就是实力不如人的无奈,也实在是太郁闷了。
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突然间。
银月妖皇眼珠一转,便说道:“其实,我知道一个古墓……
里面据说埋藏着一位曾经比大道级还要可怕的存在。
具体叫什么我忘记了,不过……
里面有许多宝藏,这是肯定的事,这是我偶然间得到的消息……”
一个修为超过大道级的强者的古墓?
这……
是不是太可怕了。
江缺有点发懵,内心也是很茫然不知所措的。
因此,心情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他很好奇,“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古墓,或许,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
这狼妖虽然自称是什么妖皇,看起来蛮强大的样子。
但实际上,他压根就不强,从他身上应该也搜刮不到多少油水。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851章 江缺的仙道手段(求訂閱)熱推
因此,我何苦在他身上去搜刮呢?
还不如在那古墓里搜刮一番,说不定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想想他就觉得激动不已,内心高兴,“说不定会遇上某些大佬遗留下的东西。”
特别是那些功法,对我来说简直如同天大的造化一般。
非常不错了。
江缺笑道:“好啊,既然有一座古墓,那你就带我过去看一看吧。”
银月妖皇:“……”
原本,他是打算让江缺自己过去的。
但现在看起来,自己大概是逃不掉了。
苦命妖!

精华小說 諸天大聖人 孤情君少-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分享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事实上。
江缺一点也不喜欢南华,这个人太势利,也太喜欢算计。
并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算计。
从张角一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品性不怎么好。
从客栈出来后。
江缺便准备独自一人离开,买匹马,一人一剑游历天下。
不,应该没有剑。
“前辈,您等等我啊。”
南华急忙跟上去,一旁的张角也想跟上去。
他大概是出于好奇。
想看一看师父口中的高人是什么样的。
但他还没跨出步伐,就被南华拦住,“你去去做什么?”
张角:“……”
闻言,张角不高兴了。
他说道:“师父,你老人家都去得,我为何去不得?
况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
南华:“……”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还是自己的徒儿吗?
大概不是了。
反正看起来不像。
南华没好气地瞪了眼,冷声道:“你去除了添乱以外,还能做什么?”
“我……”
张角一噎,却依旧道:“我还能做苦力,那位前辈一路上肯定需要人做些苦力。”
言外之意。
他正好合适。
“……”
南华一愣神,旋即大怒地吼道:“那是我的活,你休想抢。”
张角:“???”
闻言后。
张角却是满脸的问号,很懵,也很错愕。
他不禁吐槽一句,“师父,你老人家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
就你这样子,还能做苦力活?”
开玩笑呢。
你能做什么苦力活?
当他是傻子不成。
他张角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相反他非常清楚眼下的情况。
南华:“……”
纵然被自家徒弟怼得一无是处,南华也不生气,“张角,你不懂。”
“故作高深莫测。”
张角道:“师父,你的事情我都猜到了,没必要再隐藏什么。”
区区凡人。
怎么够看啊。
他一脸怪异无比,神色阴沉几分起来。
若苦力活都被张角做了。
那他南华还能做什么?
当陪衬,还是当一个花瓶一样的存在?
那可不见得是好事。
冷然的目光下,南华迅速地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他正想开口拒绝,却听张角说道:“师父,有我在一旁出主意的话,你肯定能快速得到前辈的赏识,说不定就传授大道与你了。”
南华:“……”
嗯?
这话倒是有点道理。
道理似乎很正确。
他毕竟是一把老骨头了,哪怕是要表忠心和求道之心。
也得先活着。
只有活着才是硬道理。
其他的都是假的。
“既然如此,那你便跟着吧。”
南华淡淡地说着,不过,他话音一转,便又叮嘱道:“今后,若是没有为师的允许,你不可乱说话,明白吗?”
“明白了。”
张角点点头,“不就是不能恼怒前辈高人吗?”
他懂。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推薦
虽然张角有时候很不靠谱,但有时候又蛮靠谱的。
南华倒是相信了。
“跟上。”
低喝一声后,南华第一时间跟着江缺走上去。
见江缺走在一些买卖牛羊等牲畜的地盘上,南华便觉得很奇怪。
他心道:“前辈莫非是想买一两只羊?”
可羊能干什么?
江缺若是知道南华的想法,只怕会一巴掌拍死他吧。
毕竟,他不是要买羊。
只是想买匹马。
他手上虽然有不少仙兽,但都是法力高深者,可毁天灭地之辈。
既是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自然不能有其他想法。
不过。
这个时代的马并不好买。
至少,不会在集市中出现。
有门路的持重金自是可以购买,但未持重金者自然购买不得。
转悠一圈后,未果。
他有些苦笑起来,心情不怎么好。
“罢了。”
买不到就算了。
大不了放一头低阶的仙兽出来。
反正三仙岛不允许再诞生出灵智,那些仙兽也只能是仙兽。
寻一只低阶的来,虽然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但也算是代步了。
不过……
就在江缺准备放出一只出来时,却听旁边的张角道:“前辈,您是不是想要买马?”
“嗯?”
闻言,江缺一怔,“你……看出来了?”
“猜的。”
张角连忙恭敬地解释道:“前辈您对猪狗羊这些想来是没兴趣的,但又来到这集市,说明您想买。
于是,未就大胆猜测一下。
前辈您应该是想买马,不过,天下的马匹虽多,却也不是普通人有机会购买的。
好看的都市异能 諸天大聖人笔趣-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分享
晚辈倒是知道些门路……”
“那你还不赶紧去买?”
南华没好气地瞪眼道:“难不成,你还想等前辈亲自去买吗?”
江缺也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没想到张角居然能猜测出来,这点倒是比南华要聪明得多。
不过南华的话也有道理。
张角:“……”
郁闷归郁闷。
但江缺这位前辈当面,他还是恭敬地说道:“前辈,晚辈这就过去。”
他怎敢有其他异议啊。
完全没有。
也是不敢有。
“我在城门口等你。”
江缺淡淡地说一声,然后便走开了。
留下南华狠狠地瞪了张角一眼,“你这逆徒,心中既然有猜测,为何不告诉我?”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跟他说。
真是岂有此理。
太自私自利。
“额。”
张角闻言不由一阵苦笑,“师父,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前辈要游历天下肯定需要代步的工具啊。
马匹就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前辈可能不知道集市中不会如此正大光明的贩卖罢了。”
“那你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南华气道:“若是由为师说出去,效果肯定会好很多,由你来说倒是太过可惜了。”
张角:“……”
其实,他很想说:“师父,你老人家这话就太伤人了。”
也太扎心了。
怎么就没用了?
前辈这不让自己去买马吗?
南华正要跟上江缺的步伐,打算去城门口一起等张角把马带过去。
但张角却拉住他,说道:“师父,你何故这般着急走啊?”
“嗯?”
南华一愣,不禁道:“怎么,你一个人还买不到马?
你不是有路子吗?”
“确实有路子。”
精华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熱推
张角点点头,并未否认这点,“但弟子没有钱啊。”
南华:“……”
顿时间。
南华再一次没好气地瞪了张角一眼,“你看为师像是有钱人吗?”
“像,以前所花销都是师父你拿的钱财……”
自然而然地,张角就开始习惯了。
以至于到现在也是如此。
在他的眼里,自家师父南华就是一个有钱的老道人。
“……”
南华没有理财张角,转身就离开。
临行时,张角还补充一句,“师父,这是给前辈买马,要是让前辈知道你有钱都不拿出来,那……”
南华停住脚步,不由狠狠地扔出一块金子。
张角说得很在理,也说得很对。
自己万万不可得罪前辈。
钱财,不过区区俗物罢了。
“速度快点。”
南华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冷着目光,闪烁着寒芒来。
被自家徒弟坑不是一件好事啊。
不过。
只要能继续跟在前辈身边,对南华来说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其他的并不重要。
城门口。
江缺正在一个茶棚里休息,正想倒上一杯茶水时。
南华已经跑过来了。
“前辈,这种粗活累活就交给我来吧。”南华赶紧抢过茶壶,开始倒茶。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表现的机会。
前辈乃是高人之尊。
自己要是表现太差,前辈肯定是要嫌弃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倒茶又不是什么重活。”
江缺淡淡地说道:“南华,你何苦耍这些小心思呢?”
他万般不解。
这个南华与他模糊记忆中的南华,似乎……
不太一样啊。
莫非,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
确实有这种可能,但不大。
“咳咳!”
南华连忙解释道:“倒茶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晚辈这是心甘情愿想要为前辈做点什么。”
江缺:“……”
过了一会儿。
江缺才叹道:“随你吧,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就会变成自负。”
“前辈您放心,我南华从来都不自负。”
他一脸高兴地说道:“您就大可放心吧。”
一盏茶过后。
张角带着一匹马过来。
不是白马,只是一匹普通的棕黄马。
看样子瘦骨嶙峋,也不知经历过什么事情。
江缺还没开口,南华就教训起来了,“张角,这就是你给高人买的马?”
超棒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線上看-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展示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相伴
张角迷茫地回应道:“师父,我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南华:“……”
马,他已经买来了。
何故还生气呢。
江缺也望去,面色平静。
南华见此,更加冷厉起来,“前辈让你去买马,所以你就敷衍了事,买一匹劣质马?”
“……”
张角诚惶诚恐,连忙解释道:“前辈,不是晚辈有意要购买一匹劣质马的,实在是没有好的马啊。
就这匹马,都是人家手里面最好的一匹了。”
江缺、南华:“……”
虽说是误会了。
但他们总觉得怪怪的,一脸抽搐。
就这瘦骨嶙峋的模样,就这马蹄都磨损得差不多了。
这马还能再骑吗?
便是农户拿去拖东西,只怕也成问题吧。
不过。
聊胜于无吧。
江缺摆摆手,说道:“算了,劣质马就劣质马吧。
先牵着走吧。”
若非不是怕人多眼杂,他一道法力打在这匹马身上,保管有效果。
再重的伤都能好。
“是,前辈。”
张角应下来,就要准备牵马跟上江缺的步伐。
只不过。
南华却等江缺前脚一走,立马就说道:“行了,牵马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做吧。”
张角:“……”
他瞪大眼睛,“师父,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牵马的活都来抢。
这可不像是你老人家的风格。
“人嘛,都会变的。”
南华毫不在意地说道:“莫说是我,便是你不也变了?”
“我变了?”
“变了。”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第1778章 南華老仙,你可會法術?(求訂閱)看書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江缺望着南华,微微一笑地问道:“老道长,在下有一疑问。”
“请说。”
南华虽然本能地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似乎有对他不利的事情发生。
他第一时间就觉得眼皮直跳动。
总觉得有不妙的事情发生,便提了个心眼。
江缺继续说道:“其实很简单,我观道长你乃是世外高人一样的存在……”
未等江缺说完,南华就承认起来,“那是自然,我本身就是世外高人。”
“嗯。”
江缺点点头,“那……不知你们可会法术?
或者是道法之类的手段?”
南华:“……”
找茬的?
他内心已经第一时间给江缺打上标签,这个人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啊。
虽然南华觉得江缺的面相很好,虽然他认为江缺也很不错。
但……
南华心里越发地冷下来,“自然是会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自然不会说自己不会,也不会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
哪怕只是一个普通道人,这个时候也不能说自己太普通。
按照南华的意思,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该傲气凌神的时候,还是要傲气凌神。
世外高人的形象不能没有,也不能破掉。
这是原则,也是底线。
“那道长不妨露两手出来,也好让在下开开眼界?”
江缺笑着说道:“在下最喜欢看各种法术表演了,道长给表演一个吧?”
南华:“……”
法术是能表演的吗?
或者说,那是用来表演的吗?
绝对不是。
谁家的法术会用来表演啊。
不早说他南华不会,就算是真的会法术,也不可能见人就表演。
想及此。
南华目露冷然之色,寒光卷起来,“法术这种高深的东西,怎么可能随意施展?
公子你虽然面相不凡,但还不足以让我施展法术。
更何况,法术也不是用来表演的,我也不是戏班子。”
说到最后的时候,南华心里更是愤慨起来。
冷意无限。
他南华像是一个表演法术玩的人吗?
哼!
江缺:“……”
其实,江缺真的只是想看一看南华是如何表演法术的而已。
现在,南华不愿意表演,也在他预料之中。
要是南华真的表演了,那才怪呢。
绝不可能的事情。
江缺也不恼怒,他继续道:“想来,道长你就是传说中的南华老仙了。
却连法术都不会,倒是有些辱没你老仙的名号了。”
真是可惜啊。
没能亲眼见一见南华的法术,实在是人生中的一大憾事。
不过……
最后想到南华也不过是会点障眼法而已,他就没有多少兴趣了。
实在是无趣。
“阁下是什么人?”
南华面色一变,有些惊讶地问道:“不知你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奇怪啊。
他可没有自报家门,也没有说自己的名讳,“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
南华可不相信自己的名气如此大。
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他一直都不显山露水,即便是像江缺这样的超然于外的存在,也不可能轻易就知道他的身份。
“在下江缺,一介游方之士。”
江缺淡淡地说道:“听闻南华老仙法力无边,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和手段。
因此,在下就想见识一下道长的法术。
但道长你居然很干脆地拒绝了。
这让我感到很失望,对南华老仙的失望。
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位先秦练气士一类的存在。
但……
事实证明我大概是想多了。
你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只是一个普通的道长而已,算不上什么练气士。”
南华:“……”
连练气士都清楚?
所以,自己这是翻车了?
一时间。
南华的内心有些复杂,他继续问道:“江公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先秦练气士的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你难道……”
没等他猜测出来,江缺就摇头否定了。
他淡淡地说道:“不,你想错了,我不是先秦练气士,只是碰巧知道一些事情罢了。”
“……”
这番明显是推脱之言,南华是不会相信的。
同时,南华虽然恼怒江缺点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份。
但,也觉得江缺比较诡异,比较特殊。
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啊。
当然,这些都只是南华内心里的猜测罢了。
在那一瞬间里,他觉得江缺很不一般。
“我大概是遇到一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了?”
南华心想着,“也不知道这位江公子有怎样的目的,如果他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那就……”
岂不是要撞车!
江缺仿佛是看穿南华的想法,他继续说道:“南华,你也不用担心,你的谋划,以及你与张角之间的算计,我都没有兴趣。
不过,你这么一旦失败,别说算计谋划了。
那是会万劫不复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南华:“……”
这一瞬间,南华就已经确定江缺知道他的计划了。
要知道,他的计划从来没有跟其他人说起过。
“他是怎么知道的?”
南华心中的疑问太多了,“难道,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江公子,还是一位隐藏在人间的强者吗?”
又或者,压根就是一位先秦练气士?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毕竟江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压根就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能比的。
按照南华的推测,江缺应该是一位超然出尘的强者。
“否则,他不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能够凭借他所做的事情推测出他的计划,这并不难。
可难的是,他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做,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对方就已经猜测到了。
这就很诡异,这就很可怕了。
他实在是想不到,在这天地间居然还有像江缺这样的存在。
“难道说,又可以修炼了吗?”
南华暗道一声,“可是,又该怎么去筑基呢?”
他所得到的先秦练气士法门,本来就有所稀缺,本来就很难筑基,加上缺少一部分后,就更是如此了。
“江公子,不知您可是修行中人?”
南华顿时谦虚地问道:“看江公子您气宇轩昂,面贵不可言,想来绝非凡人吧?”
这南华居然也会捧人,还捧得这么高。
一下子拍起马屁来,江缺都有些不习惯了。
“哦?”
江缺眉头一挑,“你南华也懂得看面相这些吗?”
“额,略懂一二。”
在江缺面前,南华可不敢再有什么想法了。
他已经十分确定,他面前的这位看起来无比淡定的江缺,就是一个修行之人。
而且是他南华的前辈。
“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真正的法术?”
南华心道:“我所会的法术,其实都只是一些障眼法罢了。”
不是真正的法术。
他忽然有种预感,江缺是真的会法术,传说中的那种法术。
“晚辈南华,见过前辈。”
见江缺没有搭理自己,南华自知理亏,连忙跑过来见礼。
他行的都是晚辈礼。
不敢再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了。
面对江缺这样的强大存在,哪怕是行晚辈礼,南华心里也是没底。
——虽然他还没有见过江缺的手段,虽然他也还不知道江缺的厉害。
但……
江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以及他的学识等等。
综合起来让南华感觉到恐惧。
“前辈,不知您可否好好为晚辈讲讲这修行之事?”
要知道,他南华的体内连一缕法力都没有。
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
但江缺很有可能不一样了。
“你和张角都不会法术,为何还要打着高人的旗号呢?”
江缺眉头一挑,问道:“你们就不怕有朝一日被揭穿,然后露馅?”
南华:“这……”
他们确实没有想过,主要是这个时代的人都比较封建迷信。
说白了。
就是好忽悠,好谈话。
如此一来,事情也就好多了。
他们也就能正大光明地打着实在感人的旗号,反正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加上他们的一些手段,相信他们是世外高人的人,反倒是有不少。
“算了。”
江缺道:“我也不问你们具体原因了。”
主要是没必要。
南华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南华,你可知道什么是道,什么是修行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江缺继续询问道:“做了这么久的世外高人,你应该知道吧?”
实际上。
这两个问题南华都想过,但又都没有想明白。
他内心是很无助的,自然也是很郁闷的。
茫然的同时,还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是没有想到江缺所指吧。
“还请前辈您赐教。”
南华恭敬地说道:“晚辈其实只有一些残缺的先秦练气士的功法,但一直未能筑基成功。”
所以,也谈不上什么修行。
因此他所了解到的情况,与江缺所了解到的情况自然是不一样的。
他内心已经开始兴奋起来,或许……
江缺就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修行之人,“方才江公子并没有否认,看来应该是实锤了。”
虽然南华也觉得奇怪,但这就是事实嘛。
挺正常的。
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何其多也。
“待你有朝一日筑基成功后,开始修行起来,你就知道。”
江缺并没有回答,他觉得没有义务回答。
更何况,他和南华之间还闹出点不愉快的事情来。
他内心也是有气的。
不发泄,不代表没有。
“前辈,晚辈先前多有得罪,还请您勿怪。”
南华立即开始道歉,并且还小心翼翼地陪笑道:“今后,但凡前辈你有什么需要晚辈做的,尽管吩咐就是了。”
江缺:“……”
虽然南华的反应再江缺的预料之内,但听到其道歉之言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古怪。
如果不是自己故意露出高人的形象,这南华还会如此道歉吗?
这大概就不一定了。
他暗暗地想着,“更何况,这个南华谋划甚大,也不像是个好人啊。”
若南华知道的话,只怕会被江缺的想法气哭吧。

27tva人氣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52章 鴻鈞終死,聖路重現(求訂閱)推薦-p60h0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老师死了吗?”
有人开口询问起来,他们谁都不敢确定鸿钧是不是真的死了。
或许说,他还活着。
但六魂幡已经废了。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女娲虚弱不堪,准提也奄奄一息吐出一口老血来,被反噬不轻。
其余四圣也倾尽全力操纵诛仙剑阵,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一空。
全靠丹药撑着。
连元神都有一丝丝损伤,还不知要休养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此刻,诛仙剑阵也摇摇欲坠。
最后那一刻好像产生剧烈的爆炸了。
现在谁也没有精力去查看。
他们也不敢把剑阵撤去,万一鸿钧没死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还是颠覆性的灾难。
因此,剑阵只能维持着。
直到他们确信鸿钧已身死道消为止。
“大概是死了,已经没有老师的气息了。”
“还是要小心谨慎一点,好不注意就会翻船,那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可怕的事情。”
“在老师惨叫的时候,我好像听他叫喊着,让我们等着瞧,他该不会还没死吧?”
“有可能只是骗人的狠话。”
“现在看起来老师已经死在六魂幡下了。”
“暂且维持着诛仙剑阵的运行吧,为安全起见,咱们再等上百年。”
“善!”
众圣立即达成一致意见。
多余的时间都等过来了。
也不差那一时半刻。
盛世官商
虽然大家都很累,都奄奄一息了。
但有丹药相助之下,他们还是回复很快。
内心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他们甚至在害怕,万一鸿钧没有死透怎么办。
要知道,他们手中的底牌已经打完了。
那六魂幡也没了。
一件上等的天道异宝、至宝,现如今已没有了。
……
就在第六祭拜成功的时候。
朝歌城,江府的那位鸿钧却大手一挥动,一团本源力便被他招来。
这方世界的鸿钧,是真的身死道消了。
他的本源落入洪荒鸿钧的手里,包括在天道那里得那份。
要不然鸿钧早就借助天道的力量重生了。
不过。
也让洪荒鸿钧感到不解,“这些本源力有点少,好想莫名少了一部分……”
他本来想去问问江缺,但江缺早就带着狗子出去溜达了。
整个江府只有他和青莲道人。
“师弟,恭喜你了。”
青莲拱手道:“你也有机会补全自身,待你多补几下,估计就有机会突破到大道级了。”
“希望吧。”
洪荒鸿钧撇撇嘴,“这方世界的那些莲台,还不是落入师兄你手里了。
此前西方二圣送来的功德金莲,也被老师赐予你了。
真叫人羡慕呢。”
事实上。
青莲也没有闲着。
这方世界的莲台尽数落入他手,被他用来补全自身了。
他虽然已经是三十六品造化青莲,但补全本源这种事,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咳咳!”
青莲老脸有些尴尬,“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师弟你,你羡慕什么个劲啊。
你现在活得的本源,还不是师尊帮你谋划的?”
“确实很感激师尊。”
洪荒鸿钧说道:“若非老师的一番算计,我还不知道可以用这种方式补全己身。”
确实需要感谢一番。
要不是有江缺在,估计他们都是两眼一抹黑,很是抓瞎。
三界鸿钧已经身死,准确地说是死在洪荒鸿钧手下的。
但通天他们还不知道,只能继续等待着。
诛仙剑阵不敢撤去,连万佛朝宗大阵和万仙阵也不敢撤去。
他们就怕三界鸿钧没有死透。
那就惨了。
一百年。
很快就过去了。
当六圣联合起来也没有感应到三界鸿钧的任何气息后,也终于暗暗松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这场与虎谋皮的计划,终于完美结束。”
“老师应该是死了。”
“天道都降下血雨,三界生灵共同哀鸣,能不死吗?”
“接下来该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也不知天道的桎梏有没有破掉?”
“去朝歌城江府面见高人吧,他最清楚了。”
“没错,如果桎梏还没有破掉的话,倒是可以请他老人家帮忙一下。”
“……”
休整数月后。
封神量劫不了了之。
四教弟子都有些懵圈了。
他们都还没有打生打死,结果就被宣布整个封神量劫结束了。
从今往后,四教弟子不得相互厮杀。
这是六圣共同下达的法旨。
没有谁敢不听,否则就是灰飞烟灭。
不管是哪一教的弟子,都是一视同仁!
在这种高压政策下,纵然四教弟子间有天大的仇恨也只能压下。
不敢爆发出来。
甚至不敢再有敌意,在六圣联合的压制下,报仇是不可能报仇了。
他们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这点是肯定的。
很艰难,也很痛苦。
但这是他们必须经历的事情。
谁敢不听的话,那面对的就不是对手了。
而是六位圣人。
这一日。
休整得差不多的六位圣人,一起来到朝歌城。
他们隐去身上的气息,一脸忐忑地带着礼物过来,一个个相互望着。
谁都能看到各自眼神里的苦楚之色。
实际上。
他们内心是很郁闷的,又要面见那位高人了。
要知道,他们所要见的那位高人正是江缺。
可六大圣人里,谁都不想再见到江缺,总觉得江缺太过恐怖霸道。
诡异的手段,强悍的修为。
甚至那诡异莫测的样子,都让三界内诸位圣人们感到心惊胆战。
一旦进入其中。
他们就觉得别有洞天,仿佛出现在另一地一样。
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实在是有些惊悚起来。
难解心头滋味。
“走吧。”
通天率先说道:“迟早也是要进去的,无论天道桎梏是否破掉,我们都需要进去询问一番。
有些事高人比我们看得要清楚。
哪怕是棋子,这也是我们心甘情愿的。”
其余人:“……”
虽然他们很不认同通天的话,但最终又不得不承认通天的想法。
认为通天的话很重要。
一个个手持不凡的礼物,开始排队在江府门口。
“砰砰砰!”
通天带头敲响大门。
可这声音仿佛在他们心中响起一样,不禁有点毛骨悚然起来。
有种很莫名的恐惧之感。
内心是复杂的。
并不平静。
实际上。
通天的内心也不平静,他甚至有些害怕见到府邸里面的存在。
“吱呀!”
房门打开了。
开门的依旧是阿黄,一只狗子。
品种是土狗。
但……
当通天他们再次见到阿黄的时候,脸都绿了。
只觉得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
是这些年的修炼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实在太丢人。
原本以为土狗并未成长多少,现在看起来已经修炼到准圣后期了。
这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六位圣人。
每一个见到阿黄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嘴角来。
然后内心深深叹息一句。
人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这实在是以前没有想到的事情,也是从前所不曾有的事情。
相比较起来,他们当初的成长速度都没有阿黄快。
也就是说,他们其实也不如人。
这样的局面着实有些惊人。
“咳咳,狗兄,这是一些丹药。”
每一个圣人都拿出一些丹药来,品质都是上佳的那种。
虽然只是一条普通的土狗。
但跟随高人后,土狗也就不再普通。
与它交好很有必要。
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能抱住高人的大腿呢。
这也是有可能事情。
结交下来,对他们没有坏处。
虽然每一个给的丹药都不多,但积少成多的原则下,还是堆积不少好东西。
每个圣人的心里,实际上都有点肉疼。
毕竟……
谁的丹药都不是大风大浪刮来的,而是一点一滴积攒而来的。
用一点少一点。
也是很心疼,很肉疼的。
江缺正在桌边看书,看到鸿钧身死,六大圣人出现后,他又搜刮一波本源力。
如此一来。
突破到大道级中期的本源能量已经有了。
只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即可。
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时候。
鸿钧和青莲各去巩固自身去了。
没有出现。
这种应酬的事情,他们本就不喜欢,自然把装的机会让给江缺。
作为弟子不能和师尊抢。
他们分得非常清楚。
“拜见前辈!”
众圣齐齐朝江缺躬身弯腰拜着,并迅速拿出各自准备好的礼物出来。
一番介绍下,才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
他们也不敢落座。
略显紧张地站着,然后整个人都忸怩起来。
体内的力量全无,如同以前进江府一样,他们再度沦为一个个普通人。
江缺倒下六杯茶水,对六人说道:“难得你们过来还带礼物,这六杯茶水算是我的回馈之礼,且喝了吧。”
众圣自然要喝,也不敢不喝。
实际上。
在江缺面前,他们只是普通人。
这一杯茶水本以为有问题,可最后发现什么问题都没有。
反而还把他们此前所受的伤都治好了。
倒是好东西。
不过,他们送给江缺的也是好东西。
宛如那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就让江缺非常满意,汲取到相当于一个圣人来一次的本源力了。
真是不错啊。
因此。
他也没有吝啬,一高兴下,就直接给每一位圣人都倒上一杯茶水。
许多道韵流转其中,看起来就极为不凡。
众圣一起饮下。
这才发现他们心中的那一点芥蒂之意,其实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
在人家高人的眼里,这压根就不算什么。
一杯茶而已。
“前辈,我们想问一问,那天道桎梏是否被打破?”
通天代表众圣问道:“还有那鸿钧是否真的已经死了?”
闻言。
江缺面色古怪地看了通天一眼,旋即解释道:“鸿钧身死,桎梏自然解除,圣路重启,现在鸿钧已经陨落了。
至少,他在这方世界里是陨落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前辈,您是什么意思?”
众人齐齐惊掉下巴,一脸骇然起来。
仿佛听到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一样,着实惊呆了。
好像是某些辛秘啊。
可江缺只是神秘一笑,平静地对六圣说道:“字面意思而已。”
实际上。
有不少都是他的猜测!

9di3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第1735章 衆聖雲集玉虛宮(求訂閱)-llne4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接引和准提走后,阿黄才一脸意犹未尽的感觉,“没机会施展我的大威天狗子了,差评。”
接引、准提:“……”
还没来得及走远的两人自然是听到了。
不由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扑个狗吃泥。
堂堂圣人之尊,竟落得这般下场,他们都快怀疑,这世道是不是真的变了。
简直太陌生了。
“师兄,其实……”
准提沉吟片刻,但他觉得还是应该告诉接引真相,“上一次我来的时候,那狗兄只是大罗金仙罢了。”
而现在,狗子是准圣。
才过去短短数月的时间。
竟成长得如此之快。
修行是吃饭吗?
还是说,修行是喝水?
实在是让他感到目瞪口呆不已。
接引:“……”
闻言后的接引也是大惊失色,一时竟愣在原地了。
有些惊诧起来,“师弟,你确定上一次他才大罗金仙吗?”
“不会有错的。”
准提说道:“我记得清清楚楚,上一次他就是大罗金仙,可现在居然是准圣了。”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他都觉得眼花缭乱,觉得这只土狗的狗生到达的巅峰。
简直就是狗族中的典范。
狗生理想模范。
暮色神纪:黄昏 镜天琉璃
接引:“……”
接引再一次无言以对,并且面皮也开始无情地抽搐起来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与准提所收的那些弟子,都是一群废物,一群顽石。
并且是难堪重任的那种。
简直丢人现眼。
和高人的狗子比起来都不一样。
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许多人活得还不如人家的一条狗。”
准提也酸溜溜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没有达到巅峰。
至少,和这条狗子比起来。
差太远了。
这种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还不是一点两点。
简直令他备受打击。
门口处。
劍破仙驚
阿黄:“……”
少女的靈魂 雅櫻蕓夢
青春的壹道杠 學員十八歲
接引和准提二位圣人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
并且还听得清清楚楚。
一脸冷然。
啥叫狗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我阿黄的狗生还早得很。
才准圣罢了。
“我阿黄虽然身为一只土狗,但经过主人和两位小主人的照顾,体质大有改善。”
阿黄暗暗想着,“我阿黄可是要证天道级的狗子,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走上狗生巅峰。”
现在这算什么。
见得那接引和准提羡慕不已,阿黄忍不住吐槽一句,“你们两个在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呢?
小心本座一招‘大威天狗子’送你们去西天!”
接引、准提:“……”
虽然他们两位都住在西天灵山上。
但他们同样清楚西天代表着什么意思,也明白何为去西天。
但总觉得怪怪的。
堂堂圣人之尊,居然被一位准圣威胁了。
生子醜妻:薄情總裁的烙痕
还是一位土狗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的心情很凌乱不堪。
好像……
活得还不如一只狗子。
这真真是有点难以平复他们的心情。
这日子,没法过了。
“咳咳,师弟我们先离开吧。”
接引干咳一声,说道:“在高人门口议论总归是不好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免得惹高人不愉快。
准提闻言后,倒也没有多想其他。
点头应下。
但接下来他们得去一趟昆仑山,无论如何现在都要和三清合作了。
毕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貌似高手在异界
三清蹦跶,他们也会蹦跶。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一旦紫霄宫里的那位发现异常,必然会怀疑所有的圣人。
断然不会只怀疑一两个。
所以,对接引、准提他们来讲。
其实并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也没有啥其他可选择的东西。
这是事实问题。
纵然接引和准提再心不甘情不愿,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实在是觉得苦恼无比啊。
人生大概已经走到一个死角。
“师弟,不要想太多了。”
接引说道:“咱们还是去昆仑山找三清商量一下吧。”
虽然知道解决的办法了。
但……
他们的内心其实也很迷茫,以他们这些圣人的实力和手段,真的可以对付那位凌驾于圣人之上的道祖吗。
掌心洪荒 谈笑风云变
反正西方二圣心里都没底。
总觉得没有把握。
圣人以天地众生为蝼蚁。
而鸿钧呢。
總會死的
却代天而牧天地,圣人也只不过是他眼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所谓的紫霄宫中讲道,所谓的师徒之恩,都不过是人家算计的手段罢了。
接引和准提自然明白。
他们的内心并不平静,犹如洪荒乱流一般冲击着。
江府门口。
阿黄目视着远方,喃喃道:“路主人已经给你们指明,但能不能成功就难说了。”
他还是有些遗憾,没能施展大威天狗子。
这一招,可是他从主人的‘大威天龙’里面领悟出来的。
拥有不凡的力量。
当初那姜尚就深有体会。
后来呢。
姜尚再也不敢提什么斩妖除魔的事情了。
再提就要翻脸。
江府内。
接引和准提离开后,鸿钧就出现了。
不过,此鸿钧非彼鸿钧。
“师尊,您让这三界内的圣人去对付此界的鸿钧,不知是什么意思?”
誘捕女仆 酒觴歌壹曲
他一直未曾明白。
莫非这里面还有一些算计不成。
谁知,江缺淡淡地看了鸿钧一眼,然后说道:“你也叫鸿钧,此界那位也叫鸿钧。
只要他身死道消,他的本源就会被你吸收。
从而补全自身,获得更多的好处。
青莲有各种金莲补全,你便只能靠这种方法补全了。
更何况,我也没骗他们。
只要此界的鸿钧死去,天道对他们的枷锁桎梏就会被打碎。
然后破裂!
这便是他们证道的希望。”
实际上。
这里面有很多层次的算计,算是一举多得吧。
可以帮助三界圣人们突破。
当然,也可以让他的弟子鸿钧获得此界鸿钧的本源,从而补全自身。
还可以破开这方世界天道的防御,趁机偷取更多的世界本源力。
也不让凡人生灵沦为算计的工具。
这些都是因素。
并且都在里面有所体现。
鸿钧:“……”
听完自家师尊的话后,来自洪荒世界的鸿钧不由一阵哭笑不得。
他暗道:“原来如此,敢情师尊是为我好,这么说来我误会他了。”
倒是很可惜。
从一开始的不解。
到现在勉力明白其中的道道,他便也知道事情始末了。
种种神通下。
鸿钧也仿佛看清楚江缺的算计一样,竟有些惊讶起来,好不骇然啊。
心里不禁在暗道一声,“果真是厉害得紧,也果真是霸道。”
这一次。
自家师尊布下局,紫霄宫中的那位怕是浑然不知情吧。
昆仑山中。
三清圣人皆是一脸笑容满面。
“如此一来,西方二圣也被拉入阵营了。”
原始笑意十足,他算是看清楚了。
经过自家三弟的一番谋划后,那西方二圣终于进入毂中,被拉入阵营来。
此前,西方二圣去朝歌城的事情,他们自然也知道了。
“三弟,你说西方二圣会全心全力相助我们吗?”原始问道。
也颇为好奇。
闻言。
通天淡定地说道:“大兄、二哥,你们不用担心这点。
其实,他们是帮助我们,但又何尝不是在帮助自己呢。
他们与我们一样,其实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都不能自由选择什么!”
老子和原始听懂了。
只有相互帮助,他们这些圣人才能创出一片天地。
否则,永生永世都只能在天道的笼罩下生存了。
在天道的眼里,他们同样是蝼蚁。
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这种大点的蝼蚁,其实就是天道,或者是紫霄宫中的那位鸿钧道祖布局天下的一枚枚棋子罢了。
不外乎是如此。
几日后。
接引和准提慢慢地赶到昆仑山。
在南极仙翁的带领下,缓缓赶到那玉虚宫里。
这一次天地间的六大圣人,一下子就齐聚玉虚宫中。
自有阐教弟子端茶送水。
一番招待。
通天作为三清的代言人,自然是好好照顾起来。
一时间。
他俨然成为三清对外的门面。
这让接引诧异不已,不由深深地打量通天一眼,但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果然如同准提师弟说的一样。”
接引暗道一声,“这通天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特别。”
主要是,他觉得通天变化挺大的。
这种种变化下,让他感觉到很陌生。
现在的通天教主,和以前接引印象中的通天教主很不一样。
但他见三清都没有说什么。
也就不好多言及其他了。
不好说。
也说不得。
——毕竟,这是人家三清内部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即使有关系也不重要。
“接引道友,准提道友,快请坐吧。”
通天招呼着,“等我们庆祝一番后,便开启大阵,再商议大事。”
说话间,一些灵果仙酿便出现。
那正是一些好东西。
都是三清的家底,用来招待西方二圣也合适。
接引和准提倒也不客气。
反正他们和三清已经是一条绳索上的蚂蚱了。
要蹦跶就一起蹦跶。
都是一样一样的,情况差不多。
没什么区别。
正是由于这种缘故。
才让接引和准提二位都觉得不那么隔阂了。
他们没有纠结通天的问题。
而是按照其安排,先是庆祝聚集在此。
然后三清才联手开启阵法,免得他们接下来要商议的事情比紫霄宫里那位听见。
“三位道兄,高人我师兄弟二人已经见过了。”
接引率先开口道:“此前,我准提师弟代表我二人过来与你们商议合作的事情。
不知三位道兄可有想清楚,具体该如何合作法,该如何除掉紫霄宫中的那位呢?”
接引的话很直接,也很明了。
压根就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也没有其他想法。
就是要杀鸿钧,破开天道枷锁和桎梏,然后借此机会证道。
闻言。
三清皆是一怔。
老子和原始把目光转向通天,后者思索片刻,便说道:“接引道友,准提道友,事情已经摆在面前,我们只能面对。
不过……
两位应该也知道,要打杀紫霄宫中的那位应该很难,所以……
我们想布下一个大局……”
通天的话很凝重,也没有多少把握。
只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把几率无限放大。
異界穿越 不屑壹笑
这样一来把握就大了。
接引眉头一挑,直接问道:“咳咳,通天道兄,你直接说吧。
你们三清有什么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又需要我与师弟做什么?
还有这个计划如果由我们五个圣人联合施行的话,又有多大的把握性呢?”
通天:“……”

p7n9m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34章 殺鴻鈞,可破天道桎梏(求訂閱)推薦-0huqx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三件先天灵宝,以及一些混沌灵液。
这是西方二圣省吃俭用才节省下来的。
很肉疼。
但再疼也得拿去交易,不然他们连如何突破都不知道。
何其困难?
西方贫瘠,他们西方二圣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实在是苦啊。
两人相顾无言,均有些凝重的感觉来。
他们师兄弟二人,为凑齐这些东西,可谓是把这些年积攒的家底都掏光了。
除此外。
连他们二位的证道之宝都搭进去,更别说其他的。
“师兄,这是我们全部的家当了吧?”
准提沉吟着目光问道,脸上却是有些难过的意味涌现着。
他内心突然有些茫然。
这样做是否值得呢。
如果什么也不管,他们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天道圣人,依然是凌驾于众生灵之上。
最多就是成为天道的工具人罢了。
但……
以前他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自然不会有其他想法。
那样完全没有意义。
“师弟,莫要想太多。”
见准提那模样,接引如何不知他的想法,赶紧劝说道:“等他日后,我们跨入天道级后,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师兄,我明白。”
准提点点头,解释道:“就是有些不甘心罢了,内心无比复杂,所以……”
他们二人积攒多年的家底,就这般没了。
胭脂劫 司马翎
心里要是能好过才怪呢。
没有骂出口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现在的情况却有些……
艰难!
接引又说道:“既然都走上这条道了,我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走吧,我们去一趟朝歌城。
顺便为兄也见见你口中的那位前辈高人。”
悍妃难驯 吃心独醉
“是!”
点头应下,准提自然往前带路。
正如接引所言那般,既然他们都已经准备走这条路了。
那就不要多想,免得坏自己的道心。
几日后。
朝歌城里。
接引和准提一脸平静地走着,但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激动起来。
还有些许的紧张。
特别是准提,一想到里面的那位前辈存在。
他就觉得有些惊骇,冷汗直流。
官路淘 元宝
突然间,准提竟生出一种不想进去的冲动。
里面实在是太恐怖了。
“师弟,你怎么了?”
接引眉头一皱,不由得询问起来。
她失了心疯 拥抱飞鱼
准提的这种表情,怎么给他一种害怕的表情呢。
莫非这师弟害怕了?
若真是害怕的话,那他就郁闷了。
“无事。”
闻言,准提才回过神来。
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走火入魔了。
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
只不过。
他内心依旧茫然几分起来,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甚至是壮胆子。
“师兄,走吧。”
末了后。
准提率先朝着江府的大门而去。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踢门了,生怕被江缺拿住而再要赔偿。
小心翼翼地敲响大门,准提的内心却已经七上八下起来。
隐隐间,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心里不禁在想:“这一次,就为师兄勉为其难的在进一次吧。”
否则,他就没有未来了。
身为圣人,一辈子做圣人的事,他准提可不想做。
“吱呀!”
开门的依旧是阿黄,一只土狗。
以准提圣人的修为自然能看得出来,阿黄乃是一只绝世大妖。
“等等。”
准提望着阿黄突然愣住了,“这只土狗不是大罗金仙吗?
什么时候突破成为准圣了?”
一时间。
准提嘴角抽搐起来。
这才过去多久,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吧。
区区一只土狗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是准提身为圣人,本来就见多识广,但此刻也是懵圈的。
难以置信起来。
“咳咳,狗兄你好,不知前辈可在家?”
准提连忙问道,以此遮掩自己脸上的尴尬之色。
阿黄自然不会搭理准提。
他可是一只土狗,一只凡狗。
不是那种修行的大妖。
至少,阿黄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见其不搭理自己,准提把早就准备好的灵丹妙药送到阿黄面前。
也不管其他了。
带着一脸迷茫的接引走进江府。
只是,猜跨入江府的接引也被里面的境况给吓傻。
里面全是绝世大妖。
当然,每一处地方都充满着道韵。
那可是他们这些圣人都想要的道韵啊。
居然就这般出现了。
“来了?”
一道声音淡淡地响起,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江缺。
准提见此,连忙凑上前去,“前辈您好,晚辈准提前来拜访前辈了。
这是我师兄接引,此番前来特意为前辈您带来一些礼物,还望前辈收下。”
说话间,准提便已经拿出三件先天灵宝来。
其中就有接引的十二品功德金莲。
除此外。
还有一瓶混沌灵液。
礼物倒是丰盛。
江缺很满意地收下了。
接引也急忙行礼,口称道:“接引拜见前辈。”
在他的眼里,江缺就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
但在这种充满道韵的地方住着,而且一点也不害怕他们的样子。
加上他们身上的力量,也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他自然想起准提所说的事情来。
这应该就是超越圣人的力量吧。
这是前辈的手段,自然不能反抗,也反抗不了。
“这就是前辈高人啊。”
果然是不凡,看得接引不由一阵眼热,如果自己能早些遇到就好了。
“嗯,不必多礼。”
江缺又收获一波世界本源力。
从灵宝上,从这两位圣人身上。
关键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实在是让他觉得舒坦不已。
这样的好事平常可不会有。
“这一次,你们想要问点什么?”
江缺知道接引和准提过来,绝对不仅仅是拜访他,估计是有事。
因此,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反正本源力他都获得了。
“回前辈话,晚辈们想获知如何才能突破到天道级和大道级。”
准提小心翼翼地回答起来。
也生怕江缺生气。
闻言,江缺倒也不生气。
愛若初見 煜煜小七
不过……
他好奇地看了准提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心大。
如此有野心。
居然还想着天道级和大道级。
即便是三清,也只问了天道级啊。
有意思。
想了想,江缺便说道:“你等乃是天道圣人,与别人不一样。
因此,你们想要突破到天道级,也不一样。
总结起来,有二法。
其一,乃是抛弃鸿蒙紫气,重新修行证天道级。
其二,便是打杀紫霄宫里的鸿钧道祖,打开天道的枷锁桎梏,强行突破证天道级。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办法可供你们施行。”
接引、准提:“……”
什么?
舍弃鸿蒙紫气?
那不就等于抛弃现有的圣人所有吗。
不行的。
另一种就是打杀鸿钧道祖,破开天道的枷锁桎梏。
这种办法听起来很有效果,也不用他们抛弃现在的身份地位。
可这种办法太过危险了。
打杀道祖鸿钧啊。
他们哪里行?
“嘶!”
一时间,接引和准提都倒吸一口凉气来。
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去。
接引又问道:“前辈,不知那三清是否选择其二之法了?”
他想知道三清是怎么选的。
闻言,江缺点点头,“自然是其二,不然他们和好做什么?”
“果然如此。”
接引和准提两人虽然都已经猜测到了。
但亲耳听到江缺的话后,他们还是忍不住骇然起来。
原来,三清早就作出选择了。
他们早就明白,鸿钧道祖执掌天道后,天道便有枷锁在三界中。
我的絕色夫君們
哪怕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圣人,也处于枷锁内。
不杀鸿钧,他们就无法打破枷锁。
就无法突破证天道级。
一瞬间。
接引和准提都想明白了。
只是,他们同样非常清楚一点。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要施行起来却很有难度。
冷情将军丑颜妻 爱心果冻
“怪不得三清会同意我们的合作要求。”
这时候,接引和准提也更加明白了。
三清早有打算呢。
作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别无他法。
虽然这样的情况让两人都有些觉得郁闷,但也不好有其他想法了。
——主要是已经踏上一条不归路了。
两人对视一眼后。
都看出各自眼神里的那一丝无奈。
以及最终所呈现出来的坚定。
“前辈,不知您来自何处?”
准提犹豫半响,终于还是询问起来。
他内心好奇江缺的来历,像这样一位大佬级别的存在,他肯定知道更多东西。
按照准提内的猜想,江缺多半如同当初的杨眉老祖一样。
是混沌魔神得道。
但是又和杨眉老祖不一样。
大概是知道更多的内幕消息,知道更多的东西吧。
听到准提的询问后,江缺倒是很诧异地望了准提一眼,“你倒是第一个开口问的人,但这件事不是你现在能知道的。
如果没有其他疑问的话,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准提:“……”
虽然他本来就没打算抱有希望。
但还是忍不住诧异起来。
没想到这位前辈高人真的没有说,也不知是何等来历呢。
“前辈,那我与师弟就先告辞了。”
接引见此,连忙朝江缺一拱手行礼起来。
借机准备离开。
他可不想继续在这地方待下去了。
太难过不说。
还让他感觉到不妙,有种蝼蚁的既视感。
加上准提一个劲地在作死的边缘来回盘旋,每一次准提开口他都把心眼提到嗓子了。
生怕这位师弟一不小心就搞出幺蛾子来。
那自己可就惨了。
得不偿失啊。
是万万不可以的事情。
若被打杀,接引有理由相信他们身为圣人也会死,也会很惨。
不死不灭的说法,可能也只是相对来说的。
“去吧。”
江缺摆摆手,随即对地上贪睡的阿黄吩咐一声,“阿黄,替我送送他们。”
“汪汪!”
阿黄回应着,算是答应了。
接引赶忙拉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准提,迅速往外而去。
不要再多待片刻。
仿佛有大恐怖,有大危机一样。
他的内心是彷徨的,也是很惊悚的,“恐怖,真的恐怖啊。”
这地方,他接引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出得江府的大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接引才松一口气,正打算离开时,却听阿黄突然开口,“你们最好不要询问主人的来历。
主人的来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也不是你们能问的。
这一次,要不是主人没有生气,估计你们都走不出来了。
滚吧!
可别让本座施展那招大威天狗子,哼!”
接引、准提:“……”
两人再次迷茫起来。
这江府诡异啊。
冥王心 绯色尘埃
居然连一条土狗都这般恐怖吗!